博览会 | 电音内容迎来了真正的爆发年?

赵凯茜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5-07 12:28 点击:
【字体: 】   评论(

电子音乐在中国的发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可谓是众多音乐节百花齐放的节日,这其中就包括在近两年势头迅猛的诸多电子音乐节。4月29和30日两天,全球最大的电音节品牌EDC首次落地中国上海,吸引了众多国内电子乐迷的注意。此外,英国最大的电音节Creamfields也宣布2018年将在广州、成都、北京、上海四地举办。音乐人方面,已经签约全球最大电音厂牌Spinnin Records的Curtis冷炫忱,毕业于伯克利音乐学院的制作人&DJ Panta.Q,以及被称为中国风电音代表的徐梦圆等新一代电子音乐人也正不断地收获更多的关注。

如果说2017年是中国嘻哈爆发的元年,那么已有不少人认为2018年将会迎来中国电子音乐的爆发。关于电音内容是否真正在中国达到了爆发阶段,在2018小鹿角·音乐财经博览会上,ROKON滚石电音厂牌创办人叶云甫以及羽角文化首席运营官肖刘婉婧就这一论题展开了讨论。

叶云甫,ROKON滚石电音厂牌创办人,流行音乐产业职人。历经真言社、台湾滚石唱片、艾回唱片、EMI中国等唱片公司,目前担任滚石中国艺人发展部副总经理,并于2016年在滚石唱片旗下创办成立全新电子音乐厂牌ROKON滚石电音。

肖刘婉婧,羽角文化首席运营官,毕业于西南交通大学,2016年12月加入四川羽角文化(PILLZ)传播有限公司至今,为逾30位国内外优秀DJ创造演出机会近120场,并协同管理公司艺人经纪业务,同时在该业务板块为公司创造数百万营收,累计覆盖人群10W+。

主持人:首先请二位做一下自我介绍。

叶云甫:大家好,我是叶云甫,ROKON的中文名字叫滚石电音,是滚石唱片旗下新成立的电音厂牌。我们成立两年了,运作大概是从2017年才开始,应该算是一个小Baby。目前旗下有九组艺人,比如邱比、DJ Mykal、OVDS、女孩與機器人、妮可醬、世外桃源等等,目前主要是台湾地区的艺人,下一階段會開始簽約國內的電音創作人,谢谢。

肖刘婉婧:大家好,我是来自羽角文化的肖刘婉婧,目前我们旗下有10组签约艺人,基本上都是90后,我们在西南地区属于开拓者,做的还挺不错的,谢谢大家。

主持人:二位所在的公司都有大家比较熟知的电音艺人,两位对这几年电音在国内的发展有什么看法?    

叶云甫:电音在中国或者说在全世界应该都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潮流,这个是很确定的。为什么要成立一个厂牌叫ROKON滚石电音,滚石唱片之前其实并没有像这样(比如)成立一个厂牌叫滚石民谣。我们是认为电音作为一个比较独特的类型,在全世界的华人音乐市场都是很有潜力的。其实做电音的音乐内容(的缘由),就像我们最早从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一直到2000年后的比如说五月天等等这些艺人,我们其实是希望透过一个厂牌的力量去引领一个新的潮流。

坦白讲我们最直接关注的艺人就是所谓的华人。不是说我们的野心不大,而是说我们认为在华人这片土地上,应该是可以绽放出一些很独特的,就像过去所有华人的音乐市场里面能够发生的一些新的音乐类型,我们希望能够在电音这块领域上面有一些探索,有一些成绩。我们培养所有艺人的大逻辑都是一样的,也许方法不太一样,类型不太一样,我想我们的概念都还是一模一样的,希望能够培养电音类型的明星。而且是大众所熟知所热爱的,我们认为这个方向是正确的。

肖刘婉婧:我们扎根于四川或者西南地区,其实四川地区在音乐的各方面都有非常深的渊源,不管是流行乐,再到嘻哈或者电音,四川地区一直拥有非常有优势的音乐人。在过去缺乏厂牌运营或者好的市场的时候,许多的音乐人都是默默在创作,或者处于非常地下的状态。这几年电音市场发展非常迅速,我们作为拥有音乐方面专业知识和背景的人,希望通过这种更有可操作性的厂牌化的运营,来扶持和发现一帮真正具有创作实力的电音制作人。

主持人:两位怎么看目前电子音乐内容方面的状态,以及在培养华语电子音乐巨星的方向怎么突破?

叶云甫:我个人认为电音的音乐作品在国内是远远不够的,其实国内或者华人来说目前並没有电音的明星,没有电音的艺人。如果我们的标准是李宇春,是汪峰,是周杰伦,是五月天的话,市场上其实是没有电音巨星的。

因为我自己是做流行音乐出身,所以我大概都是从这个角度去思考这个事情的。并不是说我们不尊重或者说不专注在独立音乐人,事实上ROKON滚石电音现在的电音制作人,或者说艺人也都相对比较独立一点。但是我们其实还是觉得要从主流音乐的操作去建立一個产业规模,当然现在是刚开始,但是如果在未来的三年、五年后,国内这个市场并没有办法培养出任何一个所谓的属于电音的成功艺人,不管他是DJ也好,他是歌手也好,是组合或乐队都可以,用电音的形式去操作包装成具有知名度的艺人。如果没有办法成功培养的话,那其实我们现在在谈的事情就等于是一个假议题。

△叶云甫 

其实国內电音是不是面临一个爆发,这个问题实在是很难讲,严格来说我认为根本没有爆发,可能只是在刚起步。但是我觉得电音的音乐节,由国外引进的这些音乐节,还是蛮蓬勃的。讲得简单一点,可能是百大DJ在中国还蛮蓬勃的,但是华人电音不管是音乐内容还是音乐节,目前我都觉得是还在起步摸索的阶段。

主持人:您对刚才叶老师关于培养华语电音巨星有什么看法?

肖刘婉婧:关于叶老师说的培养属于华人自己的电音巨星,这个观点我是非常认同的。首先就电音市场是否爆发来看,电音节或者电音活动确实迎来了一个几乎处于饱和的状态。在音乐人的培养方面,我们一直说我们培养电音巨星,这种观点我觉得是比较片面的,中国的电音巨星需要摸索出一套属于中国市场自有的方式,这一条路我觉得未来的进程会比较久一点。我们作为厂牌,同样也会去探索这个方向的可能性,但是如果真正说电音巨星的创造,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主持人:二位在运营各自厂牌以及经手一些作品的时候,是先判断市场上喜欢什么样的电子音乐还是直接做一些你们自己认为会受到大家喜欢的作品?

叶云甫:以我自己来看,我想我已经没有办法把市场的因素完全丢掉,因为我自己不是创作人,我其实就是采用一个营销和经营厂牌的观点,当然我会有个人喜好,我听喜欢创作人作品的时候我会觉得他“好棒”,这个“好棒”的定义跟内涵其实已经包括了以往对流行音乐所有市场观点的判断。我们现在很难说,我们为了市场去做什么,因为从整个唱片产业和音乐产业来说,我想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确定的知道要如何掌握市场?所以这几年不管是受大家关注的作品,或者是所谓的流行火歌,好像比较少是唱片公司操作出来的。以前滚石的强项是会企划出一首手好歌的,但是现在这10年都很难去做这些事情,当然有一些环境上的因素,但是互联网时代其实你很难精准知道消费者要的是什么,这是这个时代的精彩,也是这个时代的困境。

我还想谈一个事情,电音类型现在当然是属于一个音乐圈的附属状态,大家都在谈电音,好像很火,因为有一些流行艺人也开始做电子音乐,那这个其实就是附属的,要解決的方法是要生产出可以和主流音乐抗衡的音乐內容。成立一个电音品牌,其实要靠的是各个平台相互合作,要有电音资源,建立自身的产业规格和规矩。比如说我想现在应该也还没有一个有公信力的华人电音品牌吧,大众对电音的理解还在一个初期的阶段?电音是蔡依林、李宇春还是尚雯婕?还是都不是?大家现今沒有一个很清楚的概念。所以这其实是要靠各方包括成都的药厂以及很多其他人一起努力,不然会很难发展下去。

主持人:现在电音圈的人喜欢的音乐是不是还没法普及到大众市场?下一步如果要走向大众的话,应该怎么做?还是说你们会用怎样的营销让作品变得更受欢迎?

肖刘婉婧:大众还是小众这个问题是相对的,业内大家知道他的作品非常具有个性的,然后觉得对于电音市场是比较小众一点,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正是因为个人作品风格非常鲜明,所以他的作品反而更受到一些比如说商业的电影配乐,还有一些主流的时尚品牌的青睐。而且在我们签约的厂牌艺人当中,Anti—General的作品跨领域合作最多,它是大众还是小众不能用很单纯的电音业内方式来评判。那什么样的作品是受到市场欢迎的,像药厂在接受音乐人投稿的过程当中,我们会说你的作品很不错,但是我们作为这个行业或者作为音乐内容的推动者,不错是不够的。

有些投稿的人,他会刻意模仿我们签约艺人的风格,他会觉得我做的东西和你们现有的艺人水平差不多,你们该签我,然而并不是这样。我们需要的是更有音乐独特见解和定位的音乐人,这样更有利于我们对这个音乐人进行商业定位,或者对他进行商业包装,更好地让他走向主流市场。所以综合来看,我们目前认为两类音乐作品是我们比较喜欢的,一类是和国际水平高度接轨的,第二类就是自己的个人风格非常明确的。能够符合前者的作品是非常少的,我们对国内广大音乐人的要求就是真实做自己吧。

主持人:ROKON这边会以接受作品投稿方式去筛选自己的艺人,还是说有别的方式呢?你们这边有什么标准?

叶云甫:我们所有方式都有,投稿也可以,发邮件给我也可以,跟我认识也可以,或者是跟我们DJ艺人认识也可以。我觉得其实不能放弃任何一种可能性,因为这是一种新的音乐类型。去年我去了韩国的Ultra电子音乐节,在首尔的时候去拜访了一个EDM DJ。我去他们的工作室吓了一跳,他的工作室就像我们平常歌手录音的那种最标准配备最齐全的录音室,有各种器材效果器。

我想我们的电子音乐人在目前这个阶段,大部分应该就是一台简单的机器,没有办法有这么多的设备。这个东西当然是需要靠大家或者是靠唱片公司,靠厂牌来配套的,韩国对文创产业投注的心力,在世界上都是数一数二的,这在技术层面就已经赢过了我们。但是我想我们的创意和资源,也不见得会比他们少,我觉得这需要各方整合。     

主持人:叶老师刚才提到徐梦圆就是大流量的电子音乐制作人,他做的很多东西大家称为中国风电音,二位做厂牌的时候,对此有什么看法?

叶云甫:我不觉得他在一开始就已经定位自己是古风电音了,当然我没有求证,我们听到一个创作者的音乐的时候,大概会知道他是属于哪一种类型的,但我们还是不希望把它归类,会做归类的大概都是媒体或者乐评人。坦白说,对我们来说,如果有机会碰到了类似的艺人,我们当然会有兴趣,但这件事还是要回到创作者的才华本身,而不是他是什么类型,我觉得才华是最重要的。

肖刘婉婧:中国风这个东西我觉得是可以宣扬的。我们最新出的一张厂牌合辑,一共有七首歌,每一首歌有不同的中国元素。中国风这个命题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命题,徐梦圆的作品算是有中国元素中的一种,但是中国元素还有中国文化是非常广阔的。在创作这张EP的过程中,我们鼓励艺人多去阅读一些历史书籍,到名胜古迹采景,寻找灵感。

△肖刘婉婧

这张EP出来之后,我们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并且我们对整张EP的定位和每一张单曲的曲名都经过了选择和思考,所以我觉得未来在中国风的创作方面,需要对中国元素有更深入的探索。现在我们考虑给武林这个EP拍摄宣传片,这也花费了我们很多精力,基本上走遍了川渝地区的著名景点,只为选择最能符合中国风精神的场景。

主持人:为什么会想要去做一个类似于武林的企划,当时这个想法是怎么产生的,会受到目前流行古风电音的影响吗?

肖刘婉婧:其实武林这个概念的来源,大前提是基于中国风产生的。因为我们厂牌旗下的艺人风格迥异,想让他们每个人在作品中结合中国元素和自己的特点来创作,就像武林斗争一样。我们想象他们代表古代武林的每个教派,音乐就是他们的武器。

主持人:二位对版权方面有什么看法吗?因为电音这块其实也存在很多版权的问题,比如借鉴引用他人的作品?

叶云甫:比如说我们厂牌的DJ创作的歌曲,在刚开始的時候会有讨论这个是编曲还是作曲。因为电音最重要的一部份是节奏,不见得是弦律,所以流行音乐的词曲创作人在电音范畴中可能不见得这样界定。起初的确有人认为这不是作曲,而是一个编曲,就是一个节奏。

主持人:所以不归版权部?

叶云甫:节奏也是一种作曲的创作,现在流行的EDM,有歌词,有唱,会比较容易理解,这是一首歌。但是如果没有呢?没有旋律,他没有唱,跟一些音色的变幻,这个算什么。我认为这个当然可能要靠更专业的人士来去界定,以我们的立场它当然是一首歌。但也有一些人觉得这不是,这就是用电脑上编排出的一个(东西)。但是以我们专业的电音的立场来说,其实所有的节奏创作者在我们这个行业里是很重要的,也就是所谓的Beat maker,也许这个东西在流行音乐界里面被认为这个就是用电脑设定出来的,这个也许有争议,但也是因为电子音乐的作品不够多,如果够多了,这个浪潮一打来,大家就会想办法解决。

主持人:有没有关于电子音乐使用版权的一些经验?

肖刘婉婧:作为厂牌,在签约艺人之前的话,我们签的艺人说《奔跑吧兄弟》用了我的一首歌,我该怎么去追,问这个问题。后来有艺人告诉我说今日头条有一个热门视频用了我的歌,再到后来有房地产公司用安琪照片做广告等等,这种现象没有百分之百(的方法去)杜绝。我们也在提厂牌版权专业化,厂牌需要越来越专业化的进程,以及团队管理,还有专业人士的协助来保护音乐人在这个方面的权益。

主持人:刚才说照片被用作房地产商的宣传,最后是怎么解决的?

肖刘婉婧:这个是粉丝看见的,我们得知以后联系开发商,要求他们24小时之内必须撤销广告,我们是专业谈判之后,他们同意了我们的要求,就把广告撤下来了。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电音, 叶云甫, 肖刘婉婧,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