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小柯崔恕董冬冬畅谈幕后制作及版权:“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安西西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5-07 11:55 点击:
【字体: 】   评论(

音乐人要怎么样拥有话语权?如果行业不能给你,就自己给自己,能让品质过得了自己这一关。

如何保护自己的版权,如何一步步在职业发展上成长起来?知名音乐人/创作者小柯、崔恕、董冬冬和卢小旭在对话中谈到:创作者保护好自己的词曲版权,权益比利益更重要,当然,你也需要一位靠谱的版权助手帮你去管理和运营;年轻的时候,多用时间换来音乐的技巧和经验,当你有经验去创造的时候,你的技术已经完全打好基础;音乐人要怎么样拥有话语权?如果行业不能给你,就自己给自己,能让品质过得了自己这一关。

在2018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上,我们邀请了歌手/作词家/作曲家/制作人小柯,歌手/音乐制作人崔恕,作曲家/影视音乐人董冬冬以及小旭音乐CEO卢小旭和我们分享当代流行音乐制作。

小柯,中国内地男歌手、作词家、作曲家、制作人。在1995年签约北京红星音乐生产社,成为该音乐公司歌手和创作人。同年为香港电视剧《神雕侠侣》创作主题歌曲、片头曲——《归去来》。1996年,发行个人首张演唱专辑《小柯》,同年创作的歌曲《生命之风》由那英演唱,并获第四届东方风云榜中国十大金曲奖。2008年,小柯为北京奥运倒计时100天歌曲《北京欢迎你》作曲。后成立北京乐之昂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办“小柯音乐学校”,旨在全方位培养歌唱艺人及振兴内地的原创音乐。

崔恕,著名作词家,音乐制作人。作词代表作包括《甄嬛传》主题歌《红颜劫》,《幸福像花儿一样》主题歌《爱如空气》,《太子妃升职记》主题歌《可念不可说》,电影《英伦对决》主题歌《普通人》等等,合作艺人包括成龙、谭咏麟、陈奕迅、莫文蔚、杨坤等,他包办词曲创作的作品《我的中国梦》《父子》曾两度登陆央视春晚。

董冬冬,知名作曲家、影视音乐人,从2003年至今为上百部电视剧及20多部电影配乐,并与作词陈曦一起创作200多首影视歌曲。配乐代表作《无人区》《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咱们结婚吧》《人民的名义》《军师联盟》。歌曲代表作《时间都去哪儿了》《终于等到你》《一次就好》《咖喱咖喱》。电影《无人区》被提名第51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创音乐奖;凭借《时间都去哪儿了》获得第十届中国金唱片奖综合类最佳音乐制作人奖。

卢小旭,小旭音乐CEO,国内最大的游戏动漫音乐公司创始人,代表作包括《QQ斗地主》、《古剑奇谭》、《诛仙》、《天龙八部》等数千部,被誉为中国二次元ACG音乐第一品牌。2014和2016完成两轮上市公司四千万的融资,是国内规模和影响力名列前茅的音乐品牌。

卢小旭:各位下午好,非常高兴参加音乐财经的小鹿角博览会。我是小旭音乐的创始人,我们今年承办了博览会的“音乐制作人高峰论坛”板块。第一个问题,请几位先介绍一下去年以及今年大家在做的项目以及一些新的作品。

董冬冬:大家好,我是董冬冬,很高兴参加这个博览会,去年我做的《人民的名义》、《欢乐颂2》,是时间用得比较多的戏。今年有《创业时代》、《归去来》。我每个题材都做,都市剧、古装剧、现代题材的,各式各样的(剧)。我很喜欢挑战,每个题材都尝试去做,我特别特别的喜欢小柯老师,为什么?因为我们真的是听着小柯老师那时候做的很多很多影视剧成长起来的,小柯老师不管是写歌还是配乐,给了我们很多东西。

我本来是下一场的嘉宾,影视音乐。这一场说制作人,其实我们每一个影视音乐人都是每一首歌的制作人。我们从词到曲,到找谁唱,怎么样跟导演沟通,要什么样的风格,到最后出来,这套制作也是影视制作人。

崔恕:因为去年大部分都在为影视服务,今天聊到流行音乐制作。我们现在的流行音乐制作几乎已经被影视引导着走,反正什么现象都有好有坏。我以前每年都做很多唱片的企划,写很多唱片的词,去年正式写唱片的词只有一首,就是关喆的主打歌专辑《念旧》,大部分还是影视主题歌和插曲,还有一些节目的歌。我也是听小柯老师作品长大的,目前我手上在做的两部剧,非常荣幸有一部剧里面还改编了小柯老师的经典作品——《日子》。

小柯:我也是听着我自己的歌长大的(笑)。很荣幸,我做的年头比较长,6年了,今天是小柯剧场成立的第6年。6年前的今天在798我开始演我自己的音乐剧。这些年我都觉得我是半离开音乐圈的状态,除了每年写点儿歌之外,而且的确大多数都是影视歌曲,很多电视剧主题歌的插曲是我写的,电影作曲是董冬冬,我们合作过很多次。这两年(我的主要精力)在音乐剧,今年还会想点儿其他的(事情)。但是唱片的确是挺悲哀的,越做越少,单曲越来越少。我也好久不知道这个圈里的事了,今天也来看看,回归一下,熟悉一下,谢谢。

卢小旭:谢谢小柯老师,因为您刚才说6年来都在音乐剧这边,想问一下细分领域你是怎么选择的?我们知道剧场的经营是非常复杂的事,包括票务,演员,怎么能跟流行唱片或者写歌不耽误。在经营这儿是有合伙人还是有什么样的逻辑,能够让小柯剧场成为我们非常成功的案例标杆?

小柯:选择音乐剧这个行业是因为我个人的爱好,我非常喜欢这个题材。关于经营的问题,从根源上来讲我觉得是“内容为王”。一个音乐剧场,一个音乐剧团,首先的目的是做一部好看的音乐剧,这是第一目的。当这个目的完成之后,其他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无论刚才说的卖票的问题、管理的问题、演员去留的问题全都可以迎刃而解。

△小柯

我说一个特别逗的(现象),别的剧组在狂签人,我那儿一个都不签,只是这轮戏跟我签,我们都是自由的关系。我的理念是我不愿意签人,因为你签了人就得对人负责,不能坑人家的青春。一纸合约给人栓住了也不太好。相反,如果他表现得不好,演戏跟不上,你也可以换了他,签了就甩不掉了。当然,他也可以走,有电影和电视剧的机会,我还鼓励他们走。长期以往就达成了一个很默契的合作关系。

但是我用什么留住他们呢?工作量,比如我这儿一年平均268场,除了初一到十五,周一周二每天都在演出,任何一个剧组都不可能比我这儿演得多。我们用工作量、戏剧内容(满足他),你在这儿演出可以得到掌声,得到肯定,我还成立粉丝会。(对艺人来讲)无论是内心的满足,对事业的满足,还是对经济利益的满足,都可以在这里得到。

当然还有酒文化,酒文化很重要。我们团队基本上都喝酒,一周喝好几次。因为你面对的都是艺术人才,艺术人才都是很性情的,和他们交换性情就很好。同时作为经营者还要更多的为他们着想,为他们的前途着想。

△卢小旭

卢小旭:明白,第一品质是最重要的,然后不签约。我们普遍怕的是红了就跑了,但是小柯老师说的我个人觉得复制性没有那么强,因为小柯就是一个品牌。

小柯:我们的学生特逗,现在一出去“我小柯剧场的”,还是有一个品质的(效应)。

卢小旭:第二个问题,还是小柯老师,我们现在制作人幕后都只能靠制作费生存。你有那么多知名的作品,但是我不知道那个时候版权是怎么规定的,现在作品的版权有没有一个打理人或者一个打理机构,包括你现在作品在版权收益方面,是怎么经营的,收入怎么有一个比较好的曲线?

小柯: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也是跟所有音乐人息息相关的问题,我有两张唱片还有一些单曲不超过30首歌在我第一家唱片公司红星音乐,那个版权不在我自己手里。当时小,不懂事,全世界各种买断。

大概从1999年以后,所有的音乐还有我的歌就都在我自己手上了,同时我有一个自己的——不能说版权机构,起码是版权负责人,快十几年了,一直帮我做版权的经营和打理。其实很简单,比如一般来说翻唱董冬冬的歌,怎么翻唱?交点儿钱就可以翻唱了。我个人把我自己的一部分权利拿回来,由我自己这儿做,谁翻唱我的歌,他就找我的机构,这样可以利益最大化。你自己可以掌握的(版权收入)还是应该自己掌握。版权拿到自己手里,另外一个人(版权管理及经营负责人)帮你打理,当然你要分人钱,不能白给你干,把比例分配好了以后应该还是不错的。

卢小旭:所以小柯老师在版权问题上先知先觉,20年前收回来。

小柯:那会儿没人管。

卢小旭:但是咱们台下很多年轻人,谈版权的时候没有话语权。

小柯:这个事我们挺替大家想的,一帮音乐老炮,崔健、刘欢、我,香港台湾(音乐人)都有,我们成立了一个版权维护组织(华乐成盟)。但是这个组织成立起来之后也是举步维艰。比如,我们想收很多有价值的版权或者有才华的音乐人加入。别人凭什么加入你,凭你们的大脸能保护我吗?我们还真保护,打赢了好几个官司。

大家的版权意识要觉醒,你一个人肯定干不过人家,但是一帮人,机构对机构就有话说,我们可以请律师。去年董明珠把我的歌(因为爱情)改成卖电饭煲(的配乐),关键是特难听,好听我都不理她。那个事,直接我就让律师告,现在还在朝阳法院(审理),(维权成功)就是一个时间的问题。我觉得咱们音乐人不惹事,但是也别怕事,一步一步去办,音乐是最有说服力的。

你如果遇到那样的东西就不要跟他合作,不要跟他谈。因为你不是正经人,我不跟不是正经人的人合作。这一点都不可惜!你今天可能图了眼前的利益,之后会丧失很多很多的东西。

卢小旭:我们给小柯老师一些掌声,谢谢!下一个问题是崔恕老师,我们知道崔恕老师是著名词人,写了很多词。这几年我对崔恕老师的认识是从幕后转到台前,台前曝光的机会越来越多。我想问一下崔恕老师,音乐人怎么样从幕后往台前走,如何更高的提升自己的价值?太多好的音乐人埋没在纯幕后,也没有版权,就拿一点制作费,几十年如一日的写很多好歌,没有人认识。

崔恕:所谓到台前也不是真正的到台前,我从2007年的时候出了一张专辑,说我不是职业的歌手,做这个东西就是我的爱好,给别人写歌写累了,给自己写点儿卖不出去的歌,自己过瘾吧。包括做评委这件事,我在没有写词之前就写过乐评,那个时候就开始做评委了,但那个时候做评委,只是一个年轻人,对行业比较了解,观察比较细致,那个时候非常容幸,我可以跟小柯老师这样的前辈一起做评委。但是那个时候我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我是行业里面的评论者。后来真正做这行之后,发现其实不是那么好评,因为你不能既写这个东西,又去做评委。一直纠结这个事情,一直到前几年我才真正敢于接一些评委的邀约,觉得我自己在写词这个领域做到了,可以站出来做评委。是相辅相成的,首先先有内容。

△崔恕

包括刚才聊到版权的事情,有几点,最重要一点是运气,碰到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合作伙伴,什么样的老板,给你什么样的空间?第二个是自己的觉悟,有没有版权的意识?这个权益是我的,先不管钱的事,有人说你的词买断给我,给你5万块钱,但你如果留版权只能给你5千块钱。

我觉得先不要把利益放在第一位,权益是很重要的,比利益更重要。因为利益只是短期的,解决一时的问题。我刚开始写词的时候遇到这些老师前辈都对我很好,跟创作人合作就有这个好处。小柯老师说他自己本身就是创作人,他知道创作人需要什么,怎么照顾新的创作人。刚开始合作作曲,李海英老师合作最多的,2005年就跟我签了和约,可以跟我分版税。差不多在2007年的时候我跟高晓松一块儿吃饭说到太合麦田了,不针对太合麦田,就聊,我说《爱如空气》这个歌我大概收了十几万版税了,他说你收这么多,《同桌的你》我到现在就收了几千块钱。

小柯:给大家传递一个重要信息,现在各大运营商都在抢版权,因为他们现在能够卖钱,不管什么歌,大家千万别低价出售。

崔恕:最重要核心的权益,版权要放在自己手里。你可以授权别人使用,授权一个年限,使用范围,但一定不能说买断或者说永久独家终身代理。类似这种,所有这样条款的合约都是不能签的,都是对自己的保护。

我们现在都是在跟索尼版权合作,他们代理我们的作品。国际的版权制度还是规范的,包括我们用小柯老师的歌,版权经理非常知道国际上的版权怎么样操作。我们直接说,我们要用什么歌,直接报价谈好了,直接付钱就可以了,非常方便。也不会说这个歌就是不给你唱,所有的作者,作品最重要的是传播,只是适当的条件和大家对彼此之间的尊重,所有的使用都是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向上使用,这个是对创作人的尊重吧。

卢小旭:下面问一下董冬冬老师,因为现在做的片子都是很大的大IP片子。想问一下,您开始做的时候肯定也是一些小片子。怎么样从小片子一步一步通过成功的作品,做到现在大IP的片子,怎么样在跟导演选电影的时候,包括现在有很多朋友是慕名而来,上次提到说要选择客户,导演每个人的审美区别非常大,我不知道现阶段是怎么样选择,一年要为哪些片子去服务?

董冬冬:我从23岁做影视剧到现在14年了,其实这个行业里面是跟师傅的。这个师傅有名,你跟他干几年,然后自己独立。但我确实是自己一步一步干出来的,高中学作曲,大学选了电影学院录音系,结果就因为上了电影学院,认识了很多同届、比你大的导演,第一部戏就来了。那时候喜欢流行音乐,因为喜欢小柯老师,翻唱歌,出去演出。我已经把配戏这些东西都忘了,这部戏是偏主旋律的,怎么办?有三个月时间学,再把原来高中的重温一下。

第一次跟弦乐队的老师接触,怎么写弦乐?你就是一步一步往前走,当然在2003年第一部电影做完了以后没有什么影响。你要养活自己,有一些同学给你介绍动画片、小短片,一步一步的去做,都是磨炼自己。第一次做商业电影是《疯狂的赛车》,真是挺不容易的,里面的录音师介绍说,你要不要试一试?前面几个作曲他都不满意。我说那我试一试做一个商业电影,我经历了一年才把这个戏做完,《疯狂的赛车》挺火的。

之后很多人找我做喜剧电影,永远做一个题材就没意思了,我就拒绝了很多很多,开始做电视剧。我做电视剧12年,从最开始人家只找你配乐,因为你没有名气,要找有名的人去写,一步一步走。《时间都去哪儿》写完了,大家都认可你之后,写歌吧,一步一步往前走。

你一定要知道你要什么,每年50部戏,你要选择,一是老客户,马上要播的戏,18号的《破冰者》,导演我们合作了10多年,这种客户我有四五个。还有很多他跟你合作,你跟他不合适,他又去找别人,有老客户有新客户。比如《羞羞的铁拳》是喜剧,比如说《夏洛特烦恼》我会看话剧,觉得这个话剧真的很好,然后做电影的时候会有信心。

其实所有音乐人关心的都是版权,小柯老师您说的是词曲版权和音乐版权都被他们拿走了吗?

小柯:对。

董冬冬:我从12年前接触电视剧的时候才有歌曲,那个时候就在想影视行业的合同没有音乐产品行业这么规范。那好,我要给自己多争取利益,到现在为止我可能有160-170首歌。词曲版权,比如说《终于等到你》,《时间都去哪儿了》,《咖喱咖喱》,词曲第一次唱是王铮亮唱的,还有很多翻唱。但是谁作词作曲是你握着版权,词曲版权说什么也要归你,法律上不归他们,给你多少钱也不要买断,因为你不知道你的歌曲未来是什么样子。

△董冬冬

中国已经慢慢的很尊重版权了。去年年底的时候,你们大家吃过“鱼头泡饼”吗,他们说我们想在北京的几十家门店里跳舞,每次做操跳舞,在店里播《咖喱咖喱》这首歌,多少钱?“鱼头泡饼”都能让我授权,让我挣版权的钱,我觉得太好了。

录音版权也基本上80%的歌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当然很有名的人去唱的时候你跟他分享版权了,词曲版权归你,你请他来唱,他给你很友情的价格,这个版权就归他们公司了,以后别人再翻唱,归你也行,归别人也行,有无限的产出,你的词曲版权能挣到钱,不知道未来有什么样的收益。我的(影视剧歌曲)签了公播权,影视剧在电视台播出音著协也会分我一些收益。

卢小旭:谢谢董老师,最后想请三位老师对台下年轻的制作人,从商业跟技术或者作品这两个角度,能给年轻的音乐人和幕后的制作人有什么建议?因为我们都是从年轻走过来的。

小柯:我觉得趁着年轻有体力(要多做音乐),做音乐是一个体力活,真的是心态和体力活,我现在好多年不写配乐了。不写配乐最大的原因,是我觉得我没体力,原来我可以一动不动八小时写音乐,现在我坐那儿大概45分钟就得溜达溜达,得休息。

我觉得趁着年轻,音乐还是要多写。年轻的时候,多用时间换来音乐的技巧和经验,当你有经验去创造的时候,你的技术已经完全打好了基础,这个挺重要的。

卢小旭:明白,小柯老师怎么看待独立音乐人,这些音乐人也是在幕后的,通过平台跳过了唱片工业时代,直接在平台上跟用户对接,这块儿您怎么看?

小柯:我觉得是这个时代对于音乐是巨大的礼物,科技互联网给音乐带来了很大的便捷。我跟互联网和音乐的关系(发生的)特别早,中国刚有拨号上网的时候,还没有MP3这种格式,1995年我听说了这事,就和我一个在兰州计算机学院的同学注册了一个公司,我说这是传播音乐最好的方式,一年交一千多块钱运营费,弄了三年没法传,上传的是秘密文件,非常小。MP3格式出来前几个月我们把网站关了。

我一直觉得互联网对音乐的帮助远大于它对音乐的侵略,比如说互联网对音乐版权是它的弊,但是远远大于它的利。我们曾经是接各种小样的人,盼着我们能听一耳朵,由我们的录音棚录出来,刻一张CD。现在根本不用,你在家里弄点儿软件就能把这个事干了,上网一分钱不用花,我觉得这完全是互联网的时代,互联网给音乐馈赠了特别好的礼物,应该珍惜。

(不过)这里面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鱼龙混杂。这个没法聊了,就跟电影一样,电影市场需要教育,大量烂片让别人明白什么是好片,这个也一样,大量不好的音乐,让大家知道了什么是好的音乐,这是一个发展的过程。

卢小旭:谢谢。崔老师,对年轻的创作者讲几句,特别是作词。有的人说作词的门槛很低,但是你跟那么多明星合作,给在作词领域发展的年轻词人一些建议?

崔恕:现在的制作人,接着刚才那个话题聊,制作人都应该成为独立音乐人。我们算是赶上了唱片工业的尾巴,唱片工业有一个行业标准的体系,我们在那个工业里面,制作人是受尊敬的。我觉得现在作为制作人来讲,其实很多东西是很被动的,不管我们身边的客户是企业还是互联网,现在整个行业都已经被互联网主导了,互联网确实是个好东西,但就看怎么样用好它。

从我的角度来讲,音乐制作人到现在还能不能称之为一个行业,包括我现在都感到很无奈。相对来说算专业人士,有的时候面对非专业意见的时候,就很难搞定,必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平衡心态,要不然没法弄了。今天什么歌火了让你照着来一个,或者我要一个什么东西,跟你沟通的人全部都是非专业的人,互联网现在只看数量不看质量,说的可能有点儿夸张,但确实是一个现状。

点击量高的是哪些歌?我觉得这个并不能说成为整个行业的主导,音乐人要怎么样拥有话语权?如果行业不能给你,咱们就自己给自己。就像我当年自己非要出一张专辑这个想法是一样的,最起码我可以决定自己的东西怎么做,前提是我们能做好,能让品质过得了自己这一关,让自己成为一个独立音乐人,如果自己能唱就自己唱,如果自己唱不了你找一个好的声音合作,把你的作品演绎出来,做的过程中,所有话语权都是你的,咱们不用说等着别人给你派活,当然活还得接,咱们得赚钱,让自己活下去,保持一个姿态,另外我们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这个是我作为一个过来人,给大家的一点建议。谢谢。

卢小旭:最后问一下董冬冬老师,大家都知道影视音乐和影视歌曲是流量的制高点,每一个渠道都在抢影视歌曲。您刚才提到的有些东西,是有很多成功作品的时候,我们该去怎么选择?但是对于台下很多新的制作人,怎么样入行,慢慢走起来?也希望您给点儿建议。

董冬冬:其实我觉得现在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为什么呢?因为门槛很低,买一个电脑就可以完成所有一切,我们要买多少个合成器?我们到现在买了70多个了,而且你会发现很多新人,因为现在电影多,不管好片烂片,每年产生好几百部。我们那时候没商业片,不做主旋律做什么呢?如果你是金子,你一定会闪光的,这个并不是套话,《时间都去哪儿了》我是2009年写的,2014年才家喻户晓。

现在很多好的电视剧,作曲都是新人,有的是从国外回来的,有的是一点一点自己起步起来的。虽然我现在站在已经让大家知道的位置上,但是我也是从小动画片(开始的)。彩铃大家觉得多赚钱啊,但是我这些歌火的时候彩铃没了。你既然要接,你嫌它(影视作品)烂就别接,接了就做好,一定有出头之日。而且互联网传播非常高,写一首歌怎么让大家听到,现在这种大的互联网站都在争优质的版权。我觉得这是特别好的时代,这个时代可以出很多很多音乐家,音乐人。

卢小旭:谢谢董冬冬老师,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三位嘉宾参加我们的论坛,台下也有很多人想跟三位认识,希望我们新生代的制作人能有更多的机会,谢谢大家。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卢小旭, 小柯, 崔恕, 董冬冬, 版权,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