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摇滚上市”——梁龙

音乐财经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5-07 11:30 点击:
【字体: 】   评论(

对于我来讲我能做的,就是在一个不太适合造梦的时代坚持造梦。

他们很多人从小就梦想成为音乐家,本能地热爱着音乐并为此不断奋斗;他们观察力惊人、勤勉坦诚、内心充盈;他们不断突破边界,挑战并超越自我;他们对音乐行业发展具有独特的感知力,他们在音乐人生路上收获了太多的感悟。

作为中国摇滚乐史上一支特立独行的乐队,二手玫瑰自出道以来便像万花筒一样的变幻,他们将中国传统民乐与摇滚乐契合在一起,开创出独特的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4月12日,二手玫瑰主唱梁龙和我们解读了他的“摇滚上市”!

梁龙,音乐人、艺术家。1999年成立二手玫瑰乐队至今,曾签约艺之栈、大国文化、摩登天空等公司,2015年乐队正式独立运营。2014年,于北京798AAW画廊策划举办“为摇滚服务”首届两岸三地华人摇滚展,和同名专场纪念演出;2015年成立“为摇滚服务”工作室,同年启动首创乐队联盟式巡演项目“摇滚运动会”;2016年策划举办了国内第一次针对音乐人的多媒介艺术交互展《允许部分艺术家先富起来》;2017年正式全面开启跨领域合作公共项目“艺术唱片”,先后邀请了宋陈、郑路、赵晓佳、齐星等艺术家与音乐人谢天笑、郝云、李志、凤凰传奇进行了交互跨界合作的尝试。“音乐通过艺术走进当代,艺术通过音乐走进公共”,为了更好的整合优质项目资源,投资创办A.M(Art&Music)Lab交互艺术实验室,拓展深更概念与技术的研发。2017-2018年筹划“摇滚上市”平台活动至今。

以下整理自乐二手玫瑰乐队主唱梁龙于2018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的演讲内容:

大家好,我是二手玫瑰乐队主唱梁龙,我今天讲的这个主题叫做“摇滚上市”,可能大家听起来有点“不伦不类”。摇滚乐可能更像是一个精神层面的,而上市又是特别市场。

先来往下讲,我认为二手玫瑰作为音乐人身份,可能能给各位提供的只是音乐人种子性的想法,那么好与赖,大家更关注的是我们的经营模式,我给不了太多的借鉴,现在的艺人可能思考的东西,只是做一个小小的分享而已。

今天的主题叫做“摇滚上市”,其实我之前也想做特别多的准备,也让工作室的朋友做了些简单的PPT,但实际上从内容来讲我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随行就市地往下捋一下。

为什么我们形成了一个“摇滚上市”的名字?我给自己的第一个定位是哪儿来个挂羊头卖狗肉的事儿。刚才说了,摇滚音乐是精神层面的一个东西,把它叫成一个上市,这些故事是从何而来的?为什么有这么一个过程?后来我发现我想多了,因为今天咱们的主题叫音乐财经,音乐也能和财经在一块儿,摇滚也能和上市在一块儿。

如果说“摇滚上市”这个名字大家可能还不太理解的话,下面我大概说一下这个名字形成的过程。到去年,(二手玫瑰)大概有三四年没做过全国巡演了,我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了解摇滚乐常态生活的人。是这样,一般的乐队每年都会做一个路面巡演,也就是大家提到的Livehouse,国外也一样,红辣椒这些大牌乐队,也都会在每年做一个非商业性或者没有那么商业味道的路面巡演。

因为二手玫瑰前两年养得比较肥了,所以说一直没有做过路面巡演。直到去年我们又开始做了一个路面巡演。但是一想老大不小一个中年乐队了,如果只是一站一站的在全国去演还有什么实际意义?你是真的要增加粉丝吗?还是因为这个事你觉得自己很地下、很摇滚吗?我们给自己添了很多问号。你做巡演的意义是什么,你要干吗?

后来我们有了一个小想法,给自己定一个项目,一个目标,一个目标达成计划。我们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摇滚上市”,那么“摇滚上市”的目标是什么?我们当时的计划是在最后形成一场免费的万人演唱会。那很多人问了,你免费那谁投钱呢?这个我们也没有结论。但是我们发行了一种东西叫做“股权卡”,其实很开玩笑的一个东西,意味着你买一张二手玫瑰巡演的门票,这张门票就套着给你一张卡片,这个卡片我们定义为“股权卡”。

现场演到一半,我们把观众都调动起来的时候,中场会有简单的脱口秀(环节)来解释这张“股权卡”的意义。他们很多人就疑问卡有什么用。首先,它可能会让你免费参加二手玫瑰指定的一场万人演唱会;还有可能就是,将来如果说我们拍一个电影或者短片,你也有可能是参与者之一。总的来说这张卡片是具有增值作用的,(我们)以这种方式来跟我们的乐迷交流。

现场(很多人都)感觉很超值,因为他200块钱买了一张巡演的门票,他觉得将来还能蹭你一张免费的万人演唱会,就感觉很超值。所以我们以这种方式,尝试着和我们固有的乐迷进行更深度的一种交流或者说一种文化拓展的可能性,当时是这么一个目的。

但是今天我讲的这个板块,还不是解释“摇滚上市股权卡”,我想解释一个什么呢?是让我尴尬的一个过程,我们三四年没有做巡演,突然发现一个什么问题呢,在Livehouse的人群有两种很明显的变化。

第一种,民谣(音乐的粉丝)也好,嘻哈(音乐的粉丝)也好,(像这些)以前非传统Livehouse文化的粉丝已经走入了Livehouse的生活,这不是我说的,这是地方一些Livehouse的老板说的。以前比如宋冬野没有出名的时候,有一些人群是不来这种环境的,等宋冬野火了之后,带入了一批新的观众来到Livehouse。过了不久之后,他在一个典型的摇滚现场也看到了部分这样的群体,这个是变化之一;第二,我们比较尴尬的状态就是断层,我们三四年没有巡演,然后自信满满,觉得二手玫瑰在这个所谓摇滚乐的环境里面也算是有点小名气。三四年没巡演应该是那种很爆棚式的。当然了,在东北我的老家好像是达到了这一点,创下了所谓的小纪录,当然是很小范围的。但是我们到很多南方城市票就卖不动,甚至卖不了多少票。这我就很奇怪,不对啊,我的乐迷哪里去了?不可能喜欢左小祖咒去啦(笑)。后来我就慢慢找,找出一个什么原因呢,就是三年四年这个时间已经足够让一个群体断层。也就是说我们三四年前自信满满的那一批歌迷他们已经不混Livehouse了。这也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我只能给大家提供一些参考。

这个事儿完了之后,我就想二手玫瑰确实是每年都有巡演的必要,当然我们靠发卡的事,说实话,赚了一点便宜,因为很多人觉得二手玫瑰干了一个跟别人不太一样的事情,像我们“摇滚上市”的过程,和一个Livehouse的体验。

不过我思考一个问题,我有点儿懵圈了,摇滚乐、原创、独立文化在这个社会里还是先锋文化吗?我不知道多少人是早期关注摇滚乐的,我认为早期的独立文化它是先锋文化代言词的一个品牌,那什么是先锋呢?我的理解是,先锋是在潮流之前,也就是先锋文化确实很难理解,但是他是很多潮流文化的始作俑者,也就是所谓今天的流行、潮流,这些东西是在先锋的解体下产生的一些元素。但是如果这种文化不具备先锋性了,那你的意义还在哪里?

像我20年前听摇滚乐的时候,我认为它是一个很超前的文化形式。可是这些年我所看到的音乐节、Livehouse的巡演,包括我们这些媒体传媒对摇滚乐的态度,让我越来越感觉独立文化的先锋性在哪里?这是我这次巡演给自己提的一个问题,也是困惑我很长时间的问题。

举个例子吧,当年我们很抱怨一件事情,说版权没有,写的歌你换不到钱。然后我们就期待有一天我们的版权能值钱,我们的CD能卖钱,但是我们还没有实现这个伟大梦想的时候,MP3传奇地出现了,国外人都懵逼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说很多梦想还没有实现的时候就过气了。那么摇滚乐在今天这个文化属性里面他应该做什么?这是我们长久的问题,三四年非常困惑我的一个问题。

那么(后来)我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所谓的出口,就是个人理想和公共理想之间的关系。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摇滚上市”最早我们的目的是实现一场免费的万人演唱会,那么后来因为巡演这段时间自我的一个思考,后来我形成了一个概念,从个人理想的万人演唱会到公共理想的小目标。什么意思呢?我认为能解决我的精神良药就是我的个人理想时代结束了,一个乐队的个体理想时代结束了,一个二手玫瑰的高与低、好与坏解决不了什么问题,那么我们这个文化层面,集体层面能去做什么样一个相对有公共感的事情呢?这个可能是我们下一步,或者说音乐人也好,包括各位行业精英共同探讨的这样一个文化,一个独立的音乐人是造就不了什么梦想的,应该是一个群体,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结构,能让这种文化有一个更健康的延续,这是我个人特别想去尝试的一个事情。

然后我们就把万人演唱会这个事pass掉了,因为我当年的野心是想成为中国的平克弗洛依德,不是中国摇滚乐二人转。本山大叔的梦想不是我的梦想(笑)。但是我也想特别艺术,想把自己变得逼格特别高。但是后来我发现,是否有比这个事更有力量的一件事情。我就开始琢磨我身边这些艺术家,这些更不一样的一个社交群体,包括艺术电影,这些群体他们跟我们有什么并联的梦想。

昨天晚上我还跟一个后起之秀的艺术家,号称他将来可以堪比目前的四大天王,就像张晓刚、王广义这些已经头牌的艺术家,这个年轻人的名字我就不提了,不帮他吹嘘了。这个人昨天晚上我俩喝酒的时候他说,美术界我们再癫狂,再装,但是受众非常小。那我就想起一个问题,像我之前做的一个项目叫“艺术唱片”,他说你的艺术唱片梦想是什么?我说很简单,艺术它的公共性非常差,当代艺术,大家会理解为它是798的艺术,它是高高在上的,它是不符合人群的。那么相反过来音乐最大的弊端在哪儿?音乐在中国没有当代性,就是说好的音乐它没有封神,没有给所谓好的音乐一个真正的位置,它只是混杂在所有的音乐门类当中。所以结合这两点,当时我做的“艺术唱片”的概念就是让音乐通过艺术走进当代语言,让艺术通过音乐更合理地走进公共空间,这是当时的一个概念,其实跟这个都是大同小异的。

那么个人万人演唱会不想做了,又不想当中国的平克弗洛依德了,我要干嘛呢?我想通过一些可能性去引导更多的人,关注一些有趣的事情。什么是有趣的事情呢?我大概解释一下,如果说我们找了一万个人看二手玫瑰演出,这个事儿我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可嚼的,但是如果我能引导一万个人去关注一个比较有趣的事情,甚至这一万个人将来作为种子去发展这个有趣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个更牛的事情,是对这个文化更有力量的一个事情。所以我就开始找身边有什么有趣的事情。

我前两天发现一个事,我的一个好朋友叫做顾桃,大家如果关注过这种纪录片或者独立电影、艺术电影会知道这个人,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导演,拍过东北的萨满,包括内蒙的哈德汗。在年前一次聚会中,他说我通过耿军导演看了一个纪录片电影叫做《流浪者之歌》,后来他说不行,我不能在北京呆着了,不能在城市里混下去了,我要去内蒙。他现在在内蒙租了一片地,然后用自己兜里这点儿钱垒了十几个毡房,做了一个他梦想里的流浪者之歌的艺术电影基地,会找一些艺术电影的导演、编剧,包括这些人,会经常做一些实验的交流,然后我就觉得这可能就是我身边,我认为有趣的事情。

前天晚上我还在跟他聊,我说我希望把我的万人演唱会干掉,但是我希望把这个万人演唱会的基因挪到你的艺术电影的乌托邦的地方,我希望更多人能够关注这个地方。那具体的形式,我们怎么去做这个事,其实我们也在实践当中。这就是把万人演唱会改成一个让更多人关注一件有趣的事情。免费的午餐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其实我们这个午餐,先不提免不免费,他不是我创造的,我认为身边很多有趣的事情是发现身边很多有趣的人在做有趣的事情,但是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让更多的人知道,所以我说免费的午餐不是开始,这不是开始是说,这不一定是我创建的,是更多智者来创建的,那不是结束,当然不是结束,我们就是要把这个事情做强做大。

所以我今天为了省点儿时间,最后一分钟总结我今天的想法,我认为摇滚确实是精神层面的,也是一个生活态度,那么上市它就是一个开放的,一个公开的,这就是我理解的“摇滚上市”最后的一个核心表达,所以我们下面的slogen就是让更多的人关注一件有趣的事情。最后,可能大家觉得音乐人是感性的,有梦想的成分,但是这个时代特别不适合造梦,对于我来讲我能做的,就是在一个不太适合造梦的时代坚持造梦,大概就是这意思,谢谢大家,“摇滚上市”!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摇滚上市”, 梁龙, 二手玫瑰乐队,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