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人类不会飞行”——秦四风

音乐财经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5-07 11:03 点击:
【字体: 】   评论(

做一些看起来不太可能,不叫好的事情,可能就是音乐家存在的意义。

他们很多人从小就梦想成为音乐家,本能地热爱着音乐并为此不断奋斗;他们观察力惊人、勤勉坦诚、内心充盈;他们不断突破边界,挑战并超越自我;他们对音乐行业发展具有独特的感知力,他们在音乐人生路上收获了太多的感悟。

“人类不会飞行”?4月12日,在金曲奖连夺三项大奖的作曲家、演奏家、制作人、导演秦四风以此主题,通过演讲的形式向大家讲述了他与音乐创作间的持续“飞行”与真实“降落”。

秦四风是中国当代最知名的爵士与摇滚音乐的键盘手之一,曾组建或加入GYQ爵士乐队、团结湖爵士乐队、汪峰乐队等,现已出版四张个人专辑。作为多面手,他所穿梭的领域不仅涵盖了古典、爵士及摇滚乐的录音制作与音乐会,还包括一些电影的导演及其他艺术性创作工作等。

2017年第28届台湾金曲奖颁奖典礼,秦四风首次入围便凭借专辑《SEDAR》获得四项提名,并包揽了 “演奏类最佳作曲人”、“演奏类最佳专辑”、“最佳演奏录音专辑” 三项大奖,成为了有史以来金曲奖演奏类奖项的最大赢家。

以下整理自作曲家、演奏家、制作人及导演秦四风于2018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的演讲内容:

我叫秦四风,是一个标准的音乐工作者、音乐学习者。从事音乐工作和学习已25年左右。在这25年当中,有很多丰富的经验和动人的故事,但最重要的只有一件——就是我坚持了做这些音乐。

我想跟大家讨论,对于看起来不太可能的事情之看法。所有人肯定都会有那么一到两件事,是你非常喜欢和希望做到的,但从未尝试。比如说去想飞起来,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像疯了一样。但我还是要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人类在医学上的名字叫智人,Human,大概有20万(年的历史),20万年间一直在行走,而不是在飞行。所以在古代,总会有人向往飞行,这些人是疯子一样的。有一些书籍中可以证明这样的事情,比如《西游记》,大部分人看到的是他们励志成长、坚持不懈地去取经。但是它有一个隐藏的事值得被我们注意,那里有很多人会飞,这是古人对飞行的一些向往,(他们)肯定不会飞,但作者坚持把想要飞的故事写出来,并融入在丰富的情节当中。

我想讲一下关于我飞的故事,最终肯定是没有飞起来,这是一定的,但我要讲两件如何努力想飞这件事。

第一件事是关于我工作学习中的一个长时间的故事,在90年代中期左右,有一个特别有趣的东西出现了,就是打口的磁带和CD。那时候是没有网络的,我们听到的音乐也是有限的,弹到的乐谱也是有限的。我受到了巨大的震动,出于我本人的角度,发现有很多唱片是没有唱的,只有音乐,这个非常奇怪,因为以往我能够在我们国家听到的音乐和能买到的唱片,基本全是带演唱的。所以我觉得为什么可以这样呢?为什么会有很多人做这样的音乐呢?特别吸引我的声音,我以后一定要做这样的事情。

但当时有一种观点却没有形成,就是每张唱片有制作和制作人,我不知道一张唱片做完需要一个制作人。所以在我的眼里是非常简单的一个现象,就是唱片要么是有唱的,要么就是没有唱的。从本人的经历来说,我并不是学习演唱的,所以我想能不能做那种没有演唱的唱片的艺术家。

那个时候我大概不到20岁,理想基本上建立了,我想做一个那样的人,做一个出音乐种类唱片的一个艺术家、一个音乐家。那时我就默默地把所有的行为开始转化为实现目标。第一个动作就是我辞去工作,然后努力地考音乐学院。当然我的第一个目标实现了,考上了沈阳音乐学院,并顺利的毕业了。毕业了之后来了一个问题,我的很多老师、家长以及我身边的很多同学对我提出了一个非常重大重要的一个建议,就是你学得很好,你很有实际经验,应该留校。这个事情对于一般的音乐学生来说,是一个非常好,值得考虑的事情,我也深深的动摇了一下,是不是需要留校去继续教其他人?

但是在我很早以前的埋在心底的那个炸弹,像种子一样在慢慢的发芽。我觉得这可能不是我需要的,所以我并没有让自己留在学校教音乐,而是选择了从沈阳来到北京,这不一定能够成功,但我觉得至少有一定的可能性,能够站在音乐最前沿,跟中国最前沿的一些音乐工作者一起工作,以及了解他们的生活,了解他们的工作方式。所以我并没有选择留校。

来到北京之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那就是生存下去,吃饱穿暖有地住。当时最大的负担是租房子,那个时候,2003年、2004年大概15年前,北京租房差不多是两千块钱,需要每个季度交房租,大概这样的生活有那么两三年或三四年,每天的挣钱、每天的编曲、每天的给人制作音乐,然后存下来钱,自己要吃饭,偶尔还要买一些琴和设备,然后还需要交房租。

这是一个特别无聊和困苦的生活,但是我一直维持着生计,我对这个问题考虑过。自己的音乐如果能够可以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承受生活是必须的一部分,努力的生活着,工作着,我希望它能有一定的转机,同时在给不同的人工作的间隙当中,偶尔还会创造一首自己的作品,可能一年有那么一首两首,永远有一个这样的念想。

生活的转机来了,由于我的努力工作和拼搏,挣的钱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我的存款差不多有十万块了。我的机会来了,是不是应该可以动起来?把作品变成现实,我开始找一些人录音等等,开始想这样的事情。

可另外一个事情出现了,我恋爱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问题来了,是不是需要成个家呢?每个人都应该有这样的想法,到了适应的年龄,遇到了适应的人,不想错过什么。那十万块钱我就结婚了,并没有做音乐,用了十万块钱,我又借了十万块钱,贷款买了房子,我不但连十万块钱都没有了,还欠了十万块钱,音乐梦想算是暂时的破灭了。

把婚姻弄完之后,解决好了之后,我又开始工作。我会用最迅速的时间,拿出对不喜欢的音乐的最大热情,把所有的事情干到最好。在非常快的速度,一年之内,当然我们要知道那个时代的工作并没有现在那么贵,好像十万块钱对现在来说我接了一个单曲就可以十万,钱就还上了,之前不是那样的价格。听说现在的单曲编曲还有十几万的,我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更多带来的是喜悦,原来我们这个行业也可以赚这么多钱了,虽然我不是。结完婚之后我在非常短暂的快速的努力工作下还清了这十万块钱,并且我又开始攒钱,希望能完成自己的音乐理想。

同时我还在创作着自己新的音乐,这样的时间大概又有了两年,差不多又有了十万块钱存款,我觉得这样是不是行了,可以马上开始做和整理自己的音乐。但突然间有一件事,我老婆怀孕了,有了一个小宝宝,我只能把这些钱又准备留给小宝宝的生活,需要买奶粉,长大了需要上幼儿园。那个时候我已经30多岁,但每天看着别人的轶事,看着那些伟大艺术家,莫扎特好像15岁就怎么样了,谁谁谁在19岁就已经形成什么了,我再看我自己已经快35、36岁了。我觉得这个事是不是不成了?然后有好多人就跟我说,别人给你的事情别那么挑剔,这个好不好听也不是你的,你不是得挣钱养家吗,我觉得对对对,说的有道理。你自己的那个作品呢,差不多就行,你那个出了也不会卖什么价钱嘛,没什么大用。我觉得对对对,这个没错。你这个音乐很好,我们大家都知道,出来之后非常的叫好这是一定的,但是会不会卖钱呢,肯定不会嘛。

所以这也是一个非常伤感的话题。那这样的话,是不需要叫好的作品,只需要叫座吗?好作品有什么意义吗?还有一个话题,还有一个理论,所有我们在座的音乐家们,音乐工作者们,打动你的音乐是叫好的作品吗?还是叫座的作品呢?音乐是数据吗?还是说是情感呢?

随着我年龄的增加,有一些在是否能够坚持这个理想的路线上不停地左右动摇,左右动摇,生活在逐渐变得复杂。我坚持的信念在不断的改变,到底做下去还是不做下去呢,我是应该维持我的生活,还是应该改变我的生活呢?我应该坚持我的理想吗?

这件事情在我的女儿三岁以后,得到了一定的解决,也就是说我的生活稳定了。我所有该还的钱还是没有还上(笑),但是至少我的每日开销稳定了,我知道我每个月的房贷需要交多少,女儿的学费是多少了,老婆买菜需要花多少钱,我抽烟需要花多少钱。当我得知这些之后,我仍然每天攒钱,每个月做计划。就好像有一种说法,英语是在马桶上学的,好像我们每天坐马桶5分钟然后一年之后能学得相当不错,一天学两个单词,一年学600个单词,听起来是非常惊人的数字。所以我用了这样的理论。我在想一天我要是攒100块钱,那我一个月会攒3000块钱,可以自己干点什么,差不多用这样理论我又开始攒钱,也就是说从女儿出生一直到她上幼儿园,我家庭的一切看起来非常无聊,跟大家分享的这些平平淡淡的一般老百姓人的事情,但我觉得这是最有必要的。当一切稳定了之后,我的钱差不多又有十几万了。

然后我觉得这件事情在心里已经这么多年了,是不是要尝试做一下,我觉得还是应该做一下,然后这个事情就来了,我开始把之前所有的歌,所有的音乐都翻出来准备打算整理一下,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个难题也就是说我当时做的那些音乐,有好多已经打不开了,因为时间太长了,当时用那个软件做的,当时用那个硬件录的,到现在的时候,有很多已经打不开了,好在我有比较好的习惯,当时已经录了很多音频。所以我后来出的专辑的声音的键盘部分有好多就是之前的音频,重新录了别的乐器而已。我打算拿这十万块钱开始把自己多年的理想完成,我觉得我再不完成就没有机会了,再不完成我就40了,我觉得那是不对的事情,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所以当我联系到我所有喜欢的音乐家以及我想要联系的那些人,这个事情又变了,怎么变了呢?我觉得那是我的理想,但是我找到的那些人他不觉得这件事是他的理想。也就是说我找了10个人可能有2个人愿意帮我,这件事情不完蛋了吗?我不能自己去完成所有的事情,因为我必须还是要去录音、去录鼓、录贝斯、录吉他,甚至也可以录键盘等等。所以这件事情已经达到了痛苦的边缘,崩溃的悬崖,就是这样。

在有一次我们聊天的时候,那个时候基本就想放弃了,我觉得费了很大劲,积攒了很多钱,拿着一腔的热血,倒在了人的头上,人家没有什么认可的态度,然后扑了扑走了,这件事情到底要怎么办?我要把我的音乐藏在那儿吗?还是要继续做下去?

有一次我跟我的朋友聊天,他也说,你这些音乐,你的最好的认为的合作者是谁呢?那我说那一定是谁谁谁,那个大师,这个人呐,一定是这样。

他说那你尝试着找一下,问一下呗,我说那不太可能。人家怎么能愿意跟我合作呢?那就试一下,反正现在也什么都没了,基本上都快结束了。结果,我们尝试的第一个,他居然回信了,他回信说,我要听听你的音乐,看看是不是我能合作的对象。我们不多说这样的事情,结局就是我找的所有的人全部愿意跟我合作,特别令人的兴奋。

但是另外一个苦恼出现了,我没有那么多钱,这个事怎么办呢。很快就会把自己十万块钱都花掉,然后又借了十万,借了十万又很快就花掉,然后又借了十万,差不多花了三十万,借了二十万这样。我觉得这个对于一般人来说,就是疯了一样的事情,但是我把它坚持住了,我的第一张专辑很叫好,获了很多奖,但是不卖钱。我的理想就是这样,这是我的第一个关于理想的故事,我做了非常耐心的忍耐的事情坚持了好久,最后做了一个叫好但是不叫座的事情,我的人生的故事基本就是这样。我做了这件事情,花了我20年。我非常犹豫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是不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反正是我做了。

前两年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记忆犹新,我也想跟大家分享一下。2月份的时候,我的大女儿过生日,我跟我太太买了一个蛋糕给她,放在了桌子上,跟一般的小朋友一样她6岁了,我们点了一根蜡烛,把灯关掉了,然后准备唱生日歌,我的女儿问我,爸爸我可以许愿了吗,我说可以啊,她并不像其他人我不想告诉任何人把我的秘密藏起来怎么样,她没过过生日,我们原来不给她过生日,然后她就问我,看电视别人都许愿,我可以许愿吗?我说可以许愿,我可以把我的愿望说出来吗?我说当然可以说出来。她稍微想了一下说我的梦想是飞向天空,这个时候我跟我太太都落泪了,因为一般大家都会觉得一个小女孩的愿望应该是我想获得一个梳妆台,我想获得一个洋娃娃,我想获得一本书,我想得到自己的一个新书包,她的愿望是飞向天空。我跟我太太问她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理想呢?因为我听别人说,人类的理想是不太容易实现的,所以我的理想是飞向天空。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觉得我之前做的那件事情做对了,做一些看起来不太可能,不叫好的事情,这也许可能就是人生的意义,也可能就是音乐家存在的意义。我希望把我的这份非常喜悦的,非常得到被人认可的,但是并不太叫座的专辑的过程和方法分享给大家,谢谢。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人类不会飞行”, 秦四风, 爵士, 键盘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