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iMe CEO周嘉海:一家演出公司,最重要是品牌、团队、资源

李禾子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5-04 11:36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中国的演出市场是一个朝阳产业。”

嘉宾简介:周嘉海,iMe娱乐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具有25年娱乐行业从业经验。iMe娱乐是以文化艺术交流、演出经纪为主营业务的集团化公司,由马来西亚华人周嘉海先生创立于2006年,是中国三大大中型演出机构之一。

作为亚太地区演唱会行业的领导者,iMe娱乐专注于服务优秀艺人和演出团体的现场演出,以促进文化交流和传播为己任,致力于推动全球音乐营销模式发展创新,完善泛娱乐生态布局。经过12年的稳健发展,iMe娱乐已成功举办大中型演唱会500余场,在境内外12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分支机构,业务覆盖亚太地区50多个主要城市,是亚洲同行业中业务辐射区域最广、成功案例最多的企业之一,也是亚洲本土唯一能够承办全地区巡演的演出商。

以下整理自iMe娱乐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周嘉海先生于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的演讲内容:

大家好,我是iMe CEO周嘉海。今天我的演讲主要分成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简单介绍一下iMe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我们正在做一些什么东西;第二个部分就是分享一下我个人对中国目前演出市场的一些看法。

我今年入行应该已经是第25年了,iMe应该这么说,它属于一个传统老牌的演出商。我本身是马来西亚人,2004年来到了中国,在中国开始了iMe娱乐。所以刚才在介绍的时候,为什么说“创业12年”?其实就是我在中国的12年。我们iMe目前总共在亚洲有11个分公司,除了中国北京的总部以外,我们在台湾、香港、菲律宾、雅加达、曼谷、马来西亚、新加坡、澳大利亚、韩国、日本、越南总共有11个分部。iMe现在的体量应该是一年170场中大型演唱会,这是整个亚太地区,不是只有中国。

iMe在过去五年里面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韩国,包括制作Bigbang、防弹少年团的演唱会,在亚太国家都是我们在参与。但是在中国,自从去年限韩以后,我们在中国的(韩国艺人演唱会)数量急剧下降,不过在海外其他国家,我们其实是上升了。去年的170多场演出中,中国就不到10场,其他160多场都在海外。

我觉得一个演出公司,最重要的应该就是三样东西:

第一是品牌。这也是我比较在意的,怎么把iMe打造成一个有服务质量、有价值、经纪公司都能够相信我们的品牌?

第二是团队。因为大家都知道,演出是一个轻资产行业,我们没有技术,也没有生产线,有的只是团队。我们在这几年里面,因为要拓展海外的十几个分部,用的都是当地的团队,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其实也下了一定的工夫去培养这些当地的团队。

第三是资源。每一个演出公司都有自己比较强的资源,对于我们来说,刚才我提到的韩国项目,就属于iMe比较有实力、比较强的一个板块。

这些是目前iMe的现状。

其实我个人觉得,现在的中国演出行业还处于一个混乱的状态,为什么这么说呢?很多数据都表明了中国在演出这方面还处于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我们2016年做的BigBang,中国20多场的售票总数是近45万张,而日本一个不到2亿人口的国家,Bigbang只做了8场总售票数就有85万张,中间的差距在哪里呢?

对我而言,这个差距就是消费习惯的养成。其实在中国,2016年Bigbang的项目能做20多场对我来说也满足了,2015年的时候还只是做了8个城市。这些数据很明白地体现出这个市场是在不断增长的,原因就是民众消费习惯的不断养成。以前如果是饭都还没吃饱,你让他们花两千块钱买一张门票,这个不太可能。现在中国经济好了,大家有饭吃了,就可以提升到文化消费、精神消费上来。所以在我看来,中国的演出市场是一个朝阳产业,现在还在迅速发展。

如果按照2016年中国中大型演唱会大概800多场的量来看的话,现在的增速每一年大约是在20%到30%之间,而且我觉得这个增长速度在未来三年可能会变得更快。

为什么这么说呢?

大家都知道十几年前,做演唱会一定只会说在北上广,你要做第四、第五、第六个城市出来已经勉为其难。但是最近这几年说做演唱会,除了北上广深,西安、武汉、杭州等等最少能念出十几二十个城市出来。到未来两、三年,甚至五年以后,如果中国能够有30到50个一线演唱会体系,这个体量将会翻好几倍。美国现在演出非常蓬勃、演出市场非常好,但是他们能做演唱会的这些城市,其实没有多少,不到十个。所以中国未来如果能有30个、50个演唱会城市,一定是全球最大的单一演唱会主办国家。

回到刚才的话题,现在的中国演出行业还非常混乱,还处在要改进、规范的一个阶段。现在的中国演出市场,做演唱会都还是停留在钱的年代,就是去拼钱,我今天出10万美金,你出15万美金,他出20万美金,拼谁出的钱多。为什么很多国外艺术家都喜欢在中国演出?当然除了在中国能做更多尝试以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中国的演出费最高,中国的钱最好赚。对于我来说,目前这样的市场是不健康的。

做演唱会其实是一个很苦的行业,我一直都在强调这件事情,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可能投一场演唱会需要1000万、1500万,甚至是2000万,我们作为投资方投资一场演唱会,要保证围绕我们转的所有单位都不会亏钱、没有风险,一定是先收钱后办事。从广告,到场地、安保,再到任何一个工作人员、艺人,只要你数得出来的围绕我们转的所有单位,我们都必须要去支付他们每一个人的费用。所有的投资和压力都在我们身上,当然最近这两年我听到好多项目,是可以赚到50%、60%,甚至70%的,平时的话如果办演出能平均有个20%到25%的回报,我就已经非常高兴了,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所以这个行业并不是一个那么好干的行业,但是唯一让我们觉得这个行业让我们有信心继续去待下去的,就是在中国最近这两三年里,资本开始涌入到演出行业,对我而言它是一个好事。

首先,资本的涌入对于行业的规范化有质的推动作用,iMe已经走上了规范化的道路,因此非常熟悉规范化进程,且已经处于一个比较高的高度。同时iMe呼吁、希望这个行业能够在资本的推动下,摒弃一些行业固有的陋习与偏见,共同发展。这是一个已成规模的集团公司对市场、对行业应有的态度和责任。

其次,如我所言,演出行业是一个尚不够稳定的轻资产行业,却需要大量的前期投入资本进行支撑,且前期的投资随着演出场次的增加会不断增长,这种情况大部分轻资产行业负担起来都很困难。而资本的注入能够帮助更多的演出商成规模、成批量的进行演出承接活动,能够极大地推动行业的整体发展。且规模化、批量化的商业模式也有助于防止某些小规模演出商针对单一或少量场次,以夸张的价格拿到演出举办权。这种扰乱市场、干扰固有价格体系的做法看起来有利可图,实则不断地在撼动行业根基。而资本的助力,最终能够推动行业整体稳定性的增长。

在未来的三到五年里,我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让iMe在这个洗牌的阶段可以最终留下来,成为中国少数的主要演出公司。我全球到处去飞,到处去跟不同国家的同行聊天都是一样的看法,我觉得中国也会是同样的状况:在未来三年里,一定是有5-10家的演出公司操盘着70%的演出项目,这些公司拥有中国演出市场70%的份额,剩下的300多家公司平分剩余的30%市场份额。我们现在不敢说iMe一定能成为留下来的那10家、8家公司,但是放眼整个行业,你应该找不到第二家在整个亚太地区有11个分部、11个团队的演出公司。所以,我们目前在做的是一个差异化的事情,希望我们这个差异化在未来短时间里面,能够体现它的价值。

基本上我今天要说的就是这些,谢谢大家。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iMe, 周嘉海, 演出公司,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