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音乐短视频如何成为青年文化新的社交名片?

宋子轩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5-02 11:40 点击:
【字体: 】   评论(

如何利用对平台内容的运营,将短视频的社交属性发挥到最大化,也是各个短视频产品近期考虑的核心命题之一。

短视频行业在迎来热潮的同时,也受到了“监管风暴”,一方面,由内容驱动的各短视频将更加注重内容本身的价值和管控,另一方面,如何利用对平台内容的运营,将短视频的社交属性发挥到最大化,也是各个短视频产品近期考虑的核心命题之一。音乐作为短视频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在青年文化中又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4月22日,动次APP刚刚发布了3.0版本,主要从短视频内容裂变玩法出发对头部内容生产者进行了一次聚合。此外,动次还通过主动引导发起各类音乐主题活动,鼓励平台用户创作更多原创视频。对此,在2018小鹿角 · 音乐财经博览会上,我们也邀请到了动次APP创始人兼CEO杨宝成,以及音乐产业资深操盘手李宇,和明睿资本投资总监/HIFIVE首席策略官张昭轶一同就以上问题进行讨论,并为我们分享他们各自对于当下音乐短视频行业的看法。

杨宝成,动次音乐短视频APP创始人/CEO,资深互联网音乐平台运营官,前阿里巴巴数字娱乐事业群综合渠道中心总经理、虾米音乐副总裁、天天动听副总裁,前酷狗音乐副总裁。

李宇,音乐产业资深操盘手。原音贝网联合创办人兼COO、优酷土豆音乐中心总经理。在优土集团成功推出了《小苹果》《我的滑板鞋》《平凡之路》等音乐营销经典案例。

张昭轶,明睿资本投资总监、HIFIVE首席策略官,跨界互联网产品与科技圈的自媒体人、乐评人、唱片企划人,原奇大音乐联合创始人,前乐视音乐战略部高级总监。

张昭轶:提到短视频对社交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抖音、快手等等平台的都是以音乐为主旋律在推动,音乐内容在其中起到了很强的社交纽带,那这个纽带是怎么形成的,音乐究竟发挥了什么作用?李宇和我们分享下吧。

李宇:这个话题我们应该先抛开互联网,其实如果抛开视频的话,无非就是短内容,短视频只是产品的形态,短内容才是核心价值。

我们在消费场景,像电影、偶像剧,再短一些的像音乐资讯,随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人们消费内容的时候碎片化时间越多,短内容越有价值,什么产品让短内容更有价值,那就是视频。

所以我们通过这个方向就很容易判断,其实短视频+音乐它的核心本质是短内容,所以未来的消费趋势是围绕短内容产生的,而短视频,这个视频的形态只是很符合短内容的表达方式,这是第一。

第二,我们说音乐搭的视频非常好,为什么?音乐本身就是短视频,它就是一个短内容,不管多好的歌,或者多破的歌都不会超过五分钟。2013年优酷推出《小苹果》的时候,火遍全球为什么?和现在抖音推出的《我们不一样》完全没有区别。所以内容形态没有变,是营销的方式,内容展现的形态,和用户的消费方式有了一些变化。所以第二个事情就是短视频给这个产业带来了三个场景的升级。

第一个升级对于音乐产业来说,升级了整个音乐产业的音乐营销方式,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对于互联网产业,音乐短视频其实升级的是整个产品的应用场景。第三个升级关于用户,提升用户消费的场景,所以短视频+音乐他提升了应用场景、营销场景和消费场景。所以它的整体趋势,就走到了今天。

△李宇

所谓音乐短视频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觉得现在的直播就是明天的短视频,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互联网永远是潮流的,一代接一代,可能未来的发展趋势会有超短视频,五秒、三四秒也说不定。所以基于这个趋势,以后短视频会变成所有的一线平台产品的标配,会变成常态化,跟现在直播一样,现在你说哪个平台没有个直播产品呢。

未来短视频也都会,在产品上是没有门槛的,所有公司都是一样的,面对的用户也都是一样的,它的门槛在于他的市场消费方式,他的产生方式和他的内容壁垒,这个是比较核心的,很多公司在说我们公司不一样,到底哪儿不一样,这个问题还是要回归于内容的本质。

张昭轶:我最开始知道杨宝成是酷狗音乐的副总裁,当时最出名的好像是把酷狗日新增用户达到了一百万,之后跟朋友去了阿里音乐,离开了阿里音乐,创办了动次APP。刚才李宇讲到了一点,就是产品的本质差异可能会越来越小,动次APP据我所知产品层面跟现在短视频是有一些差异的,那么跟大家分享一下为什么创业的时候选择音乐短视频,以及动次差异化的点在哪里?

杨宝成:短视频也好,或者之前的直播也好,它其实就是一种产品的功能。我们整个行业为什么把短视频单独抽出来说,跟去年或者跟前年直播(火的)时候的论调是一模一样的。

其实我们做业务的人来看的话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产品功能,或者它是一种形态。我们在做这个产品或者做业务时候更多考虑的是这么几个问题,我们把它叫做“互联网产品三个方法论”,这个产品第一层叫解决问题,第二层叫提升效率,第三层叫创造需求。

看互联网整个产品,我们发现好的产品它的三个功能,或者说三种形态可能都具备,有些只具备一个或者两个,但是无论如何至少要有一个,这是我们的互联网产品的一个方法论。

说回我们动次,第一个为什么拿音乐做切入点,因为我一直觉得音乐带这么几个属性,首先音乐是一个特别好的社交语言,有时候少数民族男生给女生表达爱慕之情唱首山歌,不好意思当面说,就站在山顶上唱首山歌,那边姑娘同意就回一首山歌,不同意也可以回一首山歌,音乐打破了社交里面最核心的点叫破冰,社交里面最难的就是这一块。其次音乐是一个跨语言,跨国界的东西,这个大家都比较好理解,所以我们选择音乐作为切入点,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动次跟其他的短视频平台有什么不一样呢,大部分短视频平台其实都是一个内容的消费平台,大部分来这个平台的都是消费内容,我们动次出发点是什么呢?我们是一个内容生产平台,或者也可以叫音乐玩家社区,我们服务于或者着眼于头部内容创作,上面全是玩音乐的人,有音乐素养的人,或者有音乐技能的人,这个是我们跟其他产品平台不一样的产品观。

我们认为只有这种具备某种专业技能的人才能产生相对比较好的内容,在我们商业化的运作上面,我们认为什么是好的内容?只有可持续的流程化的产生内容,我们才可以说它是有商业价值,才是好的内容。而大众产生好内容有太多偶然性,一个企业不可能把很多的运营规则,放在偶然性上,包括算法这些东西,在我看来暂时这个东西存在一定不确定性这是我们动次的另一个产品观。

△张昭轶

张昭轶:短视频这个风口做实了之后,但是近期先是一类算法公司的产品都被下架,短视频也受波及。面对这个环境的时候,李宇原来是在大平台操盘,您觉得如果作为一个内容的孕育者,在这个阶段应该重视什么呢,是调整算法,还是通过什么方式引导用户能做更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以及更积极向上的内容呢?

李宇:现在我们国家说这个必须要规范,这个是对的。首先从法律和版权意识上这个是没有错的。音乐人辛辛苦苦写了一首歌,放在了某些平台上,你们一顿玩,钱你们挣走了,音乐人还啃馒头呢。互联网产业你的核心价值观,首先是对知识的尊重,所有不尊重知识的公司,总会有人搞你。因为一个国家和一个产业一个社会,当他发展健康的时候,一定是越来越完善。所以我觉得这是好事。

第二,所有问题都发生在你的版权管理和你对风险意识的不规范,所以可能未来我觉得很多公司最重要的一个是你要知道政策,你要懂得法律。第三点,我们在内容消费趋势上面的判断是更重要的,内容产业是人比人气死人的行业,你有本事就上,没本事就死。

所以当这些问题全部产生的时候,会产生很多社会矛盾。所以我刚才说的这三点是目前核心的一个问题。首先内容应该是正向的,第二个当产业产生碰撞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尊重另外一个产业的玩法,当你不尊重的时候会产生很多误区,这是两个最核心的东西。

张昭轶:创立动次APP时候,有两个注意点,第一个面临现在的情况大环境,你如何控制自己的内容风险,另一个你在这个平台中对于内容版权保护者的措施和想法怎么样的?

杨宝成:动次目前为止在音乐上的东西,推荐的内容80%以上都是人工推荐的,这个用户数还比较小。再一个我做了十几年互联网行业,对于算法其实研究了很久,可能跟未来的人工智能有点类似,包括这两天大家看新闻都知道,谷歌的几个工程师上书反对关于人工智能相关一些东西的立法。为什么?因为大家对这种完全的机器算法有一种恐惧感。

我们做一个内容的分发平台也好,生产平台也好,推荐的内容一定我觉得你具备某些音乐的技能,所以在我们平台上,我们只会推荐我们认为优质的内容,我们认可这些经过自己刻苦训练和学习,具备了专业技能和知识的人,他的内容应该得到认可,我们尊重这些人的版权、内容和交互等等。

△杨宝成

第二,我们尊重版权这一块,动次大家如果仔细用会发现我们有很多音乐人自己唱自己的歌自己创作的作品,当然也有一些跟别人这种互动的,我们现在跟国内几大版权公司其实都在谈相关的版权合作,我们希望未来动次是一个音乐人和用户之间,用户和用户之间,音乐人跟音乐人之间相互沟通,甚至可以产生交易的平台。

张昭轶:基于现在各种热点而言,大家觉得在经营内容和社交产品的时候,我们还有哪些没有被开发的点?

李宇:首先这事还得抛开互联网,我觉得不能老拿互联网去说一个事,因为我觉得互联网就是一个工具而已,不要把它神化了,互联网现在来说可能只是产业里面的一点点。首先要判断未来年轻人娱乐方式的发展方向,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

比如说当年是摇滚火,摇滚火了民谣火,然后嘻哈火。现在各大平台都在做街舞和嘻哈,为什么?其实每个平台他判断的是什么,是在判断年轻人的文化方式、潮流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发展方向,这三个方向决定了互联网的作用。

所以我觉得未来音乐产业不分上游中游下游,会变成一个融合体。以后可能很多公司既有上游又有下游,所有公司都在玩闭环,每家都是一个闭环。没有上中下游的时候什么最重要,品牌,品牌文化、用户文化、内容价值。这个是以后所有的健康社会的核心发展力,基于这些品牌文化衍生出来的系列产物,周边产品应用、消费场景、衍生品、艺人,那个是自然而然的,所以我们判断哪个平台,或者哪个很厉害的操盘手能判定未来发展趋势,它一定是下一个产业的No.1。每个产品都有创新点,动次加了直播,加几幅图也是创新,微创但是没有用,但是当动次抓住了内容产业,就能活十年、二十年。

张昭轶:杨总您在做动次APP时候肯定找到新的机遇点,比如说内容的上游,能不能抛出几点跟大家分享,那些年没太注意,但是动次以及这个行业需要看到的机遇?

杨宝成:文化有一个最基本的一点,它一定是多元的,而且说不上哪种文化好,哪种文化不好,但有时候有些东西还是需要去规范去引导的。

内容这个点,我一直觉得无论是短视频也好,或者直播也好,长视频也好,动次做的我把它总结叫内容的裂变,比如说某一个明星也好,某一个音乐人也好,某一个平台上放了一条内容,这条内容被点击一万次或者点击一亿次就是一条内容,有没有可能把这个内容变成8条,16条,甚至上亿条,这个有可能性的,我们动次要探索的一个东西。

一条内容不止看作一条内容,看作是素材,所有内容可以进行可编辑,可创作,二次创作或者多次创作,在这种二次创作和多次创作中有可能产生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我觉得这种商业模式有可能会对音乐行业也好,或者其他行业内容生产行业也好,能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改变。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音乐短视频, 杨宝成, 李宇, 张昭轶, 张昭轶, 李宇,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