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CMA:新设儿童音乐奖,坚持做最干净、最专业的行业音乐奖

安西西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5-02 11:26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们对音乐的认知、音乐行业的认知,越来越有标准。

今年年初,中国音像暨数字出版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发布官方消息,宣布 “唱工委音乐奖CMIC MUSIC AWARDS”正式启动第二届(2017年度)各奖项申报工作,并同期公布新修订的评选总则、细则及奖项设置,各大奖项评选的最终结果预计将于本月中旬在北京举办的CMA音乐盛典2018上揭晓。

对此,音乐财经曾在《三个星期,“徐毅宋柯们”做出来的这一场“CMA行业盛典”能改变什么?》一文中,报道过首届CMA行业盛典落地的种种,而今年这一行业盛典又有哪些变化?对此,在2018小鹿角 · 音乐财经博览会上,我们邀请到了太合音乐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徐毅,音乐企划人、经理人詹华以及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一同来和我们分享今年CMA行业盛典的情况。

徐毅,CMA唱工委音乐奖评审委员会主席。徐毅是内地非常资深的音乐业界人士,1992年,进入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公司,之后受英国著名的EMI百代唱片公司之邀,开展中国业务。从早年的唱片进口到版权贸易、词曲推广、产品行销、巡回演出、艺人经纪、战略规划等,几乎经历了全产业各领域之发展阶段,乃至成为内地第一人出任跨国音乐娱乐集团Sony音乐娱乐集团大中华区主席暨CEO等职。同时,徐毅亦为中国音像与数字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第四届副主席委员,并于2017年当选CMA唱工委音乐大奖创办届评审委员会主席,与大华语音乐界的同仁成功开创了第一个立足内地的行业性音乐大奖。

詹华,中国著名音乐企划人、经理人,从业时间超过二十年,先后就职于多家海内外知名唱片公司和音乐厂牌,历任红星生产社企宣部经理、麒麟童文化企宣部经理、百代唱片中国代表处西洋部经理、京文音像子厂牌水晶唱片总经理、太合麦田企划总监、副总裁和首席执行官。 

王毅,知名评论人、品牌策划人,音乐行业整合营销操盘手,一米观察创始人,首届CMA音乐奖媒体负责人。

徐毅:大家早上好,我是徐毅,很开心跟大家分享一些我们看待音乐行业的一些想法。

詹华:大家好,我是詹华,我在唱片行业做了很久,经历了这个行业(所有)的血雨腥风。正好王毅也参与了去年的CMA音乐奖,所以我们三个都参与了CMA音乐奖。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些我们关于内地创办华语音乐音乐奖项的心得。

王毅(主持人):大家好,我是王毅,今天我们会分享CMA音乐奖从去年到今年的一些新变化。从徐总开始吧,我记得在去年这个时候,您在采访里面有提到说CMA音乐奖的概念,能谈一下为什么当时提出这样一个态度和概念?第二个就是告诉大家CMA是什么,CMA的音乐态度(到底)是什么?

徐毅:我先跳一下题。我很喜欢上一个论坛的主题(流行音乐教育),当做了爸爸有小孩以后,就发现音乐跟自己原来喜欢的音乐认知角度非常不同。我的小孩现在12岁,之前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一个特别大的触动,可以说是很心痛的感觉,我送小孩去幼儿园的时候,幼儿园里面放的是《健康歌》,一首儿童歌曲全部都是舞曲,甚至韩国(风)一些。当时我就在想我做音乐这个行业,做唱片公司怎么会没有给小孩做过一首(属于)他们的(歌曲)?所以那个时候触动很大。(可是)我们没有这个驱动力,后来经过这些年努力观察和期望,发现这30多年没有改变,这个就是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观察后发现的一个问题。

△(图中)徐毅

今年CMA的音乐奖新设立了“儿童音乐奖”,我们也许没有很快的方法做到很周全,但是我会鼓励在儿童音乐方面做出努力的,或者是有进步的作品,我们要给他音乐行业的一个鼓励,而且要让大家看到这是值得推广跟表彰的一件事情。所以今年的CMA我们设立了一些新的奖项,在奖项的归类里面做了一些调整,基于去年的经验,我们不是在模仿金曲奖,我们一定要找到自己创办和评选CMA音乐奖的方向,这个原因是(音乐)这个市场其实跟其他市场规范一样,我们觉得今年CMA方向在去年设立了这个奖,到今年我们会找到自己更清晰的标准,这个不是一届可以做出来的,我们在慢慢推进这个事情。

詹华:CMA是唱片行业内部的一个奖项,基本上是由所有唱片公司和音乐工作室的会员投选出我们行业这一年度里,以专业标准和艺术标准来判断的最好的一些作品。这个奖跟之前的一些奖项不太一样,创立这个奖也是因为市场缺乏专业的奖项,这是我们面对自己的行业奖。去年第一届,今年第二届,我们希望把CMA音乐奖做成中国对音乐行业在“内容方面”有一个非常好的指标性的奖项。(当然)难度很大,因为我们基本上完全摒弃了以前不好的一些现象,比如出于赞助商要求和流量的一些要求,这是一个最干净的、最代表这个行业看法、不受外界和其他因素影响的奖,也希望我们能够坚持下来,把这个奖做下去。

徐毅:回到去年唱工委的宋柯他来找我的时候,说我们要办一个真正的有标准的(音乐)奖,那个时候其实我们从提出来到再把这个奖做成是行业里面很多人都很期待的(一件事)。之前我负责索尼音乐(大中华区CEO)的时候,看到很多咱们内地的艺人都来跟各区域(拥有)发声机会的唱片公司谈合作,其实并不是他们没有得到音乐本身的帮助,(而是)他们觉得能够得到台湾金曲奖的肯定的话,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这个大家都能够感受到。所以(内地)这么大的市场,在这么大的内地音乐的发展机会里面,我们却没有一个能让自己的音乐人愿意参与,期望得到肯定的奖,我觉得这是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很巨大的责任,也是一个呼声,所以在去年,我们就立志把这个事情做成。

但这个过程里面,有两件特别好玩的事情,我跟宋柯也好,主要的筹备人也好,(讨论)“能不能得奖,不得奖不来”的(问题),我们也邀请所有获得提名的音乐人来现场,像奥斯卡那样,(有这样的声音),“我们不要来坐,一定要有奖才会来”。所以唱工委的颁奖盛典很有意思,(基本上)很少有获得相关奖项的艺人(来到现场),来的都是唱片公司经纪公司的老板或者负责人,但我们很开心,因为这是一个行业新的开始。

行业标准出来后,大家就更加关注,我也坚信这件事情。今年第二届,我相信会有很大的改观。我记得去年很多得奖的音乐人在事后跟我们讲非常感谢我们的认可,这是行业的肯定,这不是一个交换,是一个有着清晰评定原则的奖。所以,今年我相信会有更加乐观的进度,这来源于去年绝不妥协、绝不交易的(底线)。

去年我们(唱工委)从30多家会员单位扩大到华语区所有的唱片公司、音乐公司、经纪公司,包括很多独立音乐人以个人名义加入。我们没有把(会员)开放给(音乐领域)其他的行业。我们选出来9个评审,9个评审每个人后面是10个人,再加上我一共是100个人,以及我们的评审主席团首席顾问李宗盛。我们的终审是101人。去年也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有一家公司有99首作品,(一首)轻音乐却报名“最佳女歌手”……把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累得半死,输入完表格后才发现太多的东西是乱来的,还有很多公司报MV奖的时候没有提供视频素材......总之,这些现象在今年会有改观,虽然有时候工作量会变得更大,但得到的认同也更多了。

△王毅

王毅:刚才徐总也有谈到其实我们去年在首届CMA音乐奖举办后,大家对于这个奖有了更深度的了解,在这个过程中,对于我们音乐行业作品的认定、定义、好作品制作等,是属于音乐行业自己的一个奖项。同时,我想问两位,对于CMA音乐奖,对于行业的审美和价值有什么期望?

徐毅:我们对音乐的认知、音乐行业的认知,越来越有标准。我们今年在颁奖现场,在每一个奖项上,会先发布提名看VCR,我们会在(结果)出来之前公布今年评选的标准,我们认定什么样的标准可以获得最佳女歌手,之后提出提名,最后才宣布得奖的是谁。所以,我们不是宣布得了奖以后你这个奖好在哪儿,而是今年整个评审主席团认定说这样的标准是最好的,这五个提名公布以后它符合这个标准。其实有一定的行业导向,另外,这样其实就是在慢慢建立一个标准,让大家从标准里面观察。我们用什么角度看一个作品,评判一个作品的表现力?

詹华:现在音乐形态变化很大,不论怎么样,音乐的核心价值是品质跟情感。所以我们希望这个奖不论什么时代,怎么变化,CMA能够把这个东西找出来,坚持下去。

徐毅: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时代,我们去想2000年左右的时候音乐行业苦不堪言,大家都转行了,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现在看到因为科技的介入,因为资本的介入,大家都说“你的作品多少首,我可以打一包给你多少钱(版税)”,每个平台都有这个音乐人计划,那个音乐人计划,到处都有对音乐行业看上去非常热情的支持。这个时候我们这个行业在想什么?我们行业在这个好的时机里面建立一个什么标准?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我们老在讲给青少年、给儿童听什么,有没有另外一个角度想它们创作时有没有被人看到?另外一个角度,小孩悄悄在写歌,跟同学做小小乐团和乐队,在学校表演的时候,这个机会一定要帮他们推动,要肯定他们,甚至帮他们形成作品。就像去年宋柯提出来把游戏音乐带进来让大家评论,让游戏音乐领域不是一个被忽略的领域,而是一个重要的音乐作品形态。所以儿童和青少年的创作是他们自由组合出来的新音乐形态,不一定要用西方的模式去界定它,也许这是一种新的定义。

王毅:刚才也说过,其实我们希望CMA对行业本身、对音乐本身的价值有推动和引导的作用。请两位分享一下今年CMA音乐奖的情况?

徐毅:去年收到了8000多件作品,今年是7500件,其实这个数字是非常巨大的。今年我们在评审合规方式上做了一些改变,当然去年因为各种原因发生过唱片公司在作品报选上的不合规,今年的进度是我们已经完成所有作品的合规。我们还有一个官方的网站已经开始做合规后报选作品的试听,之后就是在6月初的时候会公布(初步的提名结果),在7月份的时候,做最终的颁奖典礼。

王毅:詹华你也大致说一下,作为去年的CMA总导演,今年的音乐盛典有什么样不同,和其他盛典相比有什么特色?

詹华:2004年、2005年我做过两届中歌榜颁奖典礼,那是第一次尝试,因为在这之前大家都有机会看到很多国外的颁奖礼,国外的模式颁奖部分和表演部分没有必然联系,表演是由组委会邀请的,为盛典做“秀”,其他的颁奖环节就正常走(与表演环节无关)。我当时觉得这种方式非常国际化,就在2004年在中国歌曲排行榜第一次尝试了这种方式。后来经过这么多年,终于有机会操办一个行业自己的奖项,而且是按照国际颁奖礼概念来做。去年我们也邀请了表演嘉宾,现场颁奖,在颁奖前一刻都没有人知道这个奖的(获奖者)到底是谁,我们严格遵照国际颁奖礼的保密性,采取了一些公正措施。

△(图右)詹华

这个部分在颁奖礼的时候有很多艺人都不知道,不光艺人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关系很好,也没有这个信息,很多艺人没有出席,但是各公司老板都来了。其实我们的奖项去年在操办上得到了很多唱片公司的慷慨解囊,这个奖没有商业的东西,我们也没法拿这个奖冠名。所以就很难,最后各个唱片公司的大佬们慷慨解囊,帮助我们完成了颁奖礼。

去年时间比较紧,希望今年时间更充裕一些,把颁奖礼打造得更精致,让颁奖礼更有看点。但对于我们来讲,这是一个长线的工作,所以我们还是希望有一个跟进,每届进步一点点,资金也好,经济上的一些动力也好,这是我们非常重要的,我也觉得这个责任比较重大。所以我希望今年能够得到各位同仁们的支持,把盛典在去年的基础上能够再提升一点,但我们要保持颁奖礼本身的规则和逻辑。

徐毅:希望在座所有朋友,我相信很多关注这个行业的人都知道,这个奖不是一个商业性的奖。如果有机会的话帮我们继续推动它,推动自己这个行业,或者让大家更多人知道我们在做这个事。

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义工,凭着情怀去做。说得现实一点,其实是我们真的是觉得这个行业需要做这个事。CMA音乐奖今年还是用公平公正的原则做下去,我们一起把它建立得更完善更好。有一天,它一定在规模上、形态上、价值上各方面都能够代表这个产业的价值,这是一件值得努力的事情。

王毅:CMA音乐奖从无到有,一路走来,两位分享了今年一些新的发展,包括今年新设立的“儿童音乐奖”。我们希望CMA音乐奖能够助力行业发展,建立一个属于我们行业,属于我们音乐人的奖项。今天也非常高兴可以和詹华、徐毅两位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什么是CMA音乐奖,以及这个奖的创立和发展,包括CMA对音乐的价值和音乐审美方面的推动。接下来关于CMA更多的信息,包括评选和盛典活动信息会陆续发布出来,希望大家继续保持关注,感谢两位,谢谢大家。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CMA, 儿童音乐奖, 徐毅, 詹华, 王毅,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