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经纪人与音乐人的健康关系应该是什么样的?

李斌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5-02 11:08 点击:
【字体: 】   评论(

新时代背景下经纪人已经超越了服务体的角色。

4月13日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在北京富力万丽酒店举行。在“音乐人与经纪人之间的分工与协作”议题中,我们邀请了鹿先森乐队主唱,高校摇滚夜创始人郭倍倍和鹿先森乐队经纪人杨朝嘉。他们认为:音乐人与经纪人之间的合作,第一不要把经纪人作为服务体,尽量把经纪人作为团体的一员,这是一个基础;第二钱一定要算清楚,钱的分配是很重要的,这是一个支撑点。第三找到一个对的人,前两点都不重要,第三点非常重要,大家一定要合。

郭倍倍,鹿先森乐队主唱,高校摇滚夜创始人。2008年创办高校摇滚夜青年文化品牌。曾组织举办数百场校园演出活动,出品发行校园音乐队/音乐人专辑9张,孵化了数位从校园走向职业的优秀音乐人及从业者。2015年8月组建鹿先森乐队,代表作《春风十里》获得广泛传播。2017年随乐队举办首轮全国巡演及北展剧场演唱会,门票场场售罄。

杨朝嘉,鹿先森乐队经纪人,负责统筹乐队音乐创作之外的所有事务。2010年加入高校摇滚夜担任运营总监,负责演出项目及学生票务市场。2014年加入乐童音乐,负责项目开拓及运营。2018年与鹿先森主唱郭倍倍共同创立音乐厂牌果实音乐。

主持人:我们先聊聊二位是怎么结识的?最早怎么开始决定带鹿先森乐队的?

郭倍倍:我们跟乐队的键盘手和贝司都是北京林业大学的校友,上学的时候就认识了,到今年差不多有十三四年了。他是我学弟,我是他学长。我们关系也比较复杂,除了校友关系,这么多年还是同事和室友,现在又变成同事了,一块创业。这个乐队成立也是因为杨朝嘉当时非常鼓励我,最后成立了这个乐队。

主持人:杨朝嘉之前在乐童做过,那些工作经历对你现在带乐队有什么实际的帮助吗?

杨朝嘉:我觉得有非常大的帮助,因为在乐童那两年我主要做的项目就是音乐众筹,还有音乐演出,大大小小的项目。那两年整个行业从底层基础再往上一点都有一个相对全面的接触,也做了成百上千个项目,也看了这些项目的数据,大概能总结出一些方法和经验。确实后来在做鹿先森乐队经纪运营中对我有挺大帮助的。

△杨朝嘉

我跟倍倍是室友,他是从大学的时候就一直在创作写歌,毕业之后陆续也在写。正好那个时候他写了几首新歌,在家里弹给我听,我一听觉得真的还挺好的,就鼓励他发一发,做一个众筹什么的,大概是这样,这帮朋友组成乐队,自然而然成立了。

主持人:组乐队的时候有想过乐队这么火吗?

郭倍倍:没有,也没想过。当时我们几个朋友经常在一块玩,喝酒什么的,干点没用的事情。大家都比较喜欢音乐,经常在一起弹琴,而且每个人擅长的东西还不一样,当时手里有一些作品,杨朝嘉就说发出来吧,犹豫要不要做乐队,之前做乐队时间比较长,从业之后有很长时间不在舞台上。我们应该是很早接触众筹模式的一个乐队,也是比较勇敢的一批人,就把第一首歌给发出来了,之后我们就放在那儿了,没有管。可能是运气好吧。

主持人:二位现在的关系怎么样?是合伙,还是雇佣?

郭倍倍:我们的友情比较深厚,应该算是合伙吧,建立在一个深厚情感基础之上的专业类型的合伙,应该这么讲。常说不要跟好朋友合伙开公司,不要跟丈母娘打麻将,我们确实考虑过这个问题,还是看人。现在整个团队越来越完整,标准越来越专业,我们两个单独出现问题的风险变的极少,反而这样让我们更跳脱在工作以外的事情上,交流一些更纯粹的事。

主持人:乐队发展过程中遇到过什么问题吗?你们是怎么解决?

郭倍倍:这个其实很简单,人和人在一块肯定会有问题,团队是要建立在信任基础之上,这是必须的前提,出现问题之后大家有提意见的空间,可以商量,到最后如果真的达不成统一意见,我们就听这个问题负责人的。比如运营上是杨朝嘉负责,内容是我负责,技术层面几个板块老师说了算,我们知道最后会有一个结果,这个过程就会变的非常温和,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主持人:你们理想中的经纪人跟音乐人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杨朝嘉:我们现在的状态挺理想的,像乐队只负责排练、创作、录音、演出,再加上一些运营的配合。剩下的所有事情,是我们运营团队来做,还有演出制作的团队,音乐制作有我们制作人负责,跟他们一起完成。

郭倍倍:现在的团队分工有三大板块,一个是技术领域,舞台怎么建,还有现场音乐出品和制作部分;二是运营,以杨朝嘉为领衔,还有执行经纪人,有一个小团体,负责所有向外运营这一块;第三就是我们六个人负责内容、创作,整个音乐的部分。这三个领域里,杨朝嘉协同所有的部分,大家就可以更专注的做手里的事。

△郭倍倍

如果一个团队出现很大的问题,流程滞后,很大原因在没有办法专注自己所做的事情,被太多问题所干扰。这几个板块的构成可以让我们各司其职,中间的矛盾就会变得很小。

主持人:你作为高校摇滚夜的创始人,对乐队的推广有很多想法吧?

郭倍倍:我们擅长的不一样,可能到最终我会找到更感兴趣的方向,杨朝嘉非常理性,他适合做宏观并细致的运营操作,预估评判。所以我们就能够协同作战。

主持人:乐队六个人在创作过程中,会有分歧吗?

郭倍倍:这个其实还是会有的,但是很少,大家很幸运的一点就是我们六个人在一起创作,六个人的性格、价值观、生活环境、对事情的看法都基本上非常一致,这是成事很重要的基础,人是最重要的。所以大部分时候大家知道怎么样规避每个人原则上的问题,怎么样去相处,去接触,去说话。

主持人:三年中有没有经历过哪件事觉得从一开始就不大可能能实现,但是最后还是把它特别漂亮的完成了?

杨朝嘉:我们一直在这个过程当中,最早我们第一张专辑说要众筹10万,因为最少制作费也要这么多,他们说不可能,后来第一张专辑也发了。今年1月20号定的是北展剧场演出,当时觉得心里慌慌的,没想到最后做下来了。其实这些刚开始都不太敢想,但是我们做了这个决定和目标之后,整个团队去努力,中间也克服了很多小的困难,顺利完成了。

主持人:很多乐队都会因为跟经纪人之间产生矛盾最后分开,你们觉得会有哪些可能比较致命的问题,会让你们崩裂?

杨朝嘉:完全不可能,比较根本的原因可能是价值观不一致,不统一,在这一点上我们还蛮合的。在利益的考量上,谁会不会计较多一点少一点这种事情,包括整个团队彼此都会考虑更多一些,都不是那么太计较的人。

主持人:你们给同行跟经纪人合作有什么好的建议吗,让他们规避?

杨朝嘉:最开始把所有的都聊清楚,经纪人跟音乐人的合作,还是有一些基本原则需要明确的,像我们可能一直就很清楚一个共同的目标,这个目标可能不见得是成名,或者是赚多少钱,我们怎样去运营这个乐队,怎样做音乐这个事情。还有我作为经纪人,会考虑音乐人最终是一定要有决定权的,因为我是从经纪的角度服务于音乐,这是我的理解。

主持人:鹿先森乐队2018年还有什么计划吗?

郭倍倍:今年我们正在2018年巡演的路上,会议结束之后就要去机场。年终的时候会发布我们的第二张专辑,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捧场。

杨朝嘉:计划7月份出第二张专辑,巡演分上下半年,上半年还有两场,年底在北京有一个专场,巡演北京站,北京站演出对我们来说更像是一个汇报性的演出,而且在准备上更精制一些,我们的大本营在北京,可能在制作上的标准高一些。大概就是专辑巡演,中间有一些音乐节。

主持人:之前六个人有自己的职业,现在乐队越来越职业化了,有想过放弃工作,职业做乐队吗?

郭倍倍: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答案,目前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打算,因为像我们这些人,工作很长时间了,大家在各自领域里稍微有一些基础,工作转换能让我们在两个不同的身份之间变的非常平和,属于把件事情做到极致,百分之百投入到某一个领域里面,势必会失去平衡点,在某些时候心态可能会崩掉,这样一个身份让时间平均分配下来,才能保持冷静,保持不膨胀,在心里非常明确。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希望紧扣主题,给更多的音乐人和经纪人之间的分工与协作提一些好的意见,从各自的角度,音乐人需要什么样的经纪人?经纪人怎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配合音乐人?

郭倍倍:我觉得事在人为,我们自己的体会,第一不要把经纪人作为服务体,尽量把经纪人作为自己团体的一员。因为经纪人付出劳动跟内容方产出其实是一样的,这是一个基础;第二钱一定要算清楚,钱的分配是很重要的,大家心里都明确,这是一个支撑点。第三找到一个对的人,前两点都不重要,第三点非常重要,一定要跟你合。

杨朝嘉:从经纪人的角度,第一先跟音乐人聊清楚,共同目标到底是什么,是做更好的音乐,还是要更大的市场。其实做更好的音乐更大的市场不是矛盾体,只不过哪个是目标,哪个是手段。第二经纪人其实还是要为音乐人服务,我们确实做的就是把音乐的商业价值最大化,创造更好的条件让音乐人创作出更好的音乐,这是一个循环。

主持人:有想过带更多的乐队吗?

杨朝嘉:现在有在尝试,我跟倍倍一起做一个新的音乐厂牌,去跟一些新的年轻音乐人合作。确实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我跟鹿先森的关系是无法取代的。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经纪人, 郭倍倍, 杨朝嘉,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