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音乐人与唱片公司:“内容与服务”的升级

李斌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4-30 11:32 点击:
【字体: 】   评论(

做更好的内容,做未来的服务。

4月13日,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在北京富力万丽酒店举行。在“从投资唱片到音乐经纪服务,唱片公司与音乐人关系正在发生怎样的变化?”议题中,我们邀请了风华秋实CEO唐正一,摩登天空副总裁乌莉雅素,米漫传媒联合创始人万亚捷(为了狮子头),歌手、词曲创作人、制作人、月球唱片创始人丁世光等嘉宾一起讨论了这个议题。

几位嘉宾的观点是,投资唱片应该是与艺人一起合作打造一张好的专辑,这个初心是不变的,而不是用投资人方式,艺人公司和艺人要建立一个关系,不只是钱的关系,而是做更好的内容,做未来的服务,做方方面面细节服务,这可能是音乐公司跟艺人要建立的关系。

此外,从前是公司与艺人共患难,从特别悲惨的时代到现在又进到了另外一个层面的“患难与共”,大家都会面临经纪行业人员质素问题,大家都很喜欢摇滚乐,对独立音乐特别热爱,但这些从业人员怎么能升级?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唐正一,风华秋实CEO。风华秋实创办于2010年,是一家原创品牌演出领袖级服务商,中国音乐行业领先的360度全产业链音乐公司。旗下拥有“怒放”、“树与花”、“新花怒放”、“存在”等原创演出品牌,同时是鹿晗《Reloaded》、黑豹乐队《我们是谁》、汪峰《生无所求》、《生来彷徨》等唱片出品方,鹿晗Reloaded巡回演唱会、汪峰存在超级巡演、树与花系列音乐现场、新花怒放系列演唱会等主办方。

乌莉雅素,摩登天空副总裁,2000年入行,17年的音乐行业从业经历,前10年实习,后7年在摩登天空得以实践,从担任制作人张亚东以及民谣唱作人叶蓓、曹方的经纪人,再到力促摩登天空签约张曼玉、宋冬野、马頔、尧十三、万能青年旅店……从主持唱片、版权、经纪业务,到拓展演唱会、音乐节……始终在以积极的探索和实践,开掘中国音乐市场的潜能。

万亚捷(为了狮子头),米漫传媒联合创始人,国风文化推广人、墨明棋妙制作人、词作。代表作《心时纪》、鸟巢国风音乐盛典、《天涯三唱》、《不负时光》。

丁世光,歌手、词曲创作人、制作人。身兼作词、作曲、编曲与演唱多角,包括录音、后期甚至母带处理都作为制作人亲自主理。擅长R&B、Soul等现代音乐曲风,作品曾获多次作曲类奖项与提名。在两岸华语市场发表了大量作品,包括为陶喆、林宥嘉、周笔畅、SHE、温岚等歌手创制热门歌曲,如:《心酸》、《肋骨》、《亲爱的树洞》、《不枉》、《Catherine》等等。 2017年12月推出首张个人全创作/全制作专辑《神经志(The Journal)》。

主持人:在如今的时代,唱片公司业务发展与音乐人之间的关系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唐正一:移动互联网是一个传播的渠道,我们公司从去年黑豹乐队单曲、专辑,鹿晗的数字专辑发行,很多东西变得非常快,小鹿(指鹿晗)的数字专辑5块钱一个包大概卖了1000多万张,但即使卖了1000多万张,我们今天上午卖实体专辑,又把京东服务器弄坏了,3分钟卖1万多张。

对于投资唱片这件事情,我其实不是很同意,因为我觉得应该是与艺人一起合作打造一张好的专辑,这个初心是不变的,而不是用投资人方式。到底是为了有一张专辑?还是你一起跟他把专辑做好、艺人公司和艺人要建立一个关系?其实(艺人和艺人公司)不只是钱的关系,而是做更好的内容,做未来的服务,这可能是音乐公司跟艺人要建立的关系。

△唐正一

乌莉雅素:摩登最近建了一个特别豪华的录音棚,我们投资做录音棚主要也是服务音乐人。摩登现在升级到服务关系,我们一直秉承的还是尊重音乐人的创作,我们投资做唱片,录音棚能保证音乐人出唱片的质量,甚至在体验部分、技术层面部分都会做很大的质量提升。

在这个过程里,最核心的就是摩登一定会一直一直去做实体唱片。这可能跟创始人(沈黎晖)有很大关系,因为他是音乐人出身,对于唱片,他是有一个仪式感的。可能很多唱片公司的同仁说,唱片可能就是一个名片,以前我也这么去说,但是我们现在真的很尊重唱片,基于音乐人在市场上评估出来的情况,我们或多或少会考量投资唱片成本,对于摩登签约的这些独立音乐人和乐队,我们目前看起来不是金钱利益的关系,而是大家还是在一个审美统一的情况下,想做好的产品给到市场。

今年是摩登20年发唱片计划最多的一年,今年我们要发73张,唱片肯定不会衰亡,除非有一天大家都不听CD了,我们把它当成周边这是有可能的。我们第一年在西雅图做摩登天空音乐节的时候,去当地的一家独立唱片公司SUB POP参观,我跟沈总还是挺兴奋的,一进到公司,有一面上百上千个跟他们合作的音乐人自己做的涂鸦墙,都是自己写、自己画;再进到办公室里有他的设计部门,有出片打样的部门,包括发行的部门。他们的库存全是黑胶唱片,全年度的唱片会打样,打样的那张海报特别有感觉,除了音乐作品以外还会有艺术创作的层面。

我们每个工作人员都对音乐有各种各样的情结,所以我们没有放弃过实体唱片,即便未来流媒体这部分,都会通过互联网盈利了,但是至少这个部分(实体唱片)是我们跟音乐人之间的特殊纽带。更关键的是,我们从一开始共患难、特别悲惨的时代,到现在又进到了另外一个层面的患难与共,大家都会面临经纪行业人员质素问题,大家都很喜欢摇滚乐,对独立音乐特别热爱,但这些从业人员他们又该怎么升级?

我进入摩登花了八年时间建团队,现在还在建,到今年我才敢跟身边的朋友说,我现在的团队还行,大家一个萝卜一个坑确实自己能担当,去年我尝试了四个月不在国内,全部团队自己解决问题。那四个月我真正感受到我的团队有担当了,以前我是很多工作觉得不能放手,怕出现隐患。因为我们是做艺人经纪管理出来的,但凡艺人有一些情绪问题、需求问题,在一些特殊的阶段不解决,隐患就会非常多,他会说公司各种各样的问题,有可能我们解决不了,更多的是抓细节。

现在这些细节让经纪团队意识到,对于音乐人的服务意识要比以前强,以前在独立音乐的服务意识非常差,大家觉得范儿对、气场合,就一起吃喝玩乐。可是人员素质没提高,最后这一年没有收入。现在我们的经纪团队,至少有意识,如果我们团队里可以给每个经纪人全年定KPI,说明已经进入了模式化的流程,无论是巡演数据、视听数据、市场反馈,都可以定了。

我刚进摩登的时候以为有KPI呢,到现在我才知道,那时候沈总是拍脑袋想的KPI,我说你的KPI怎么定,他说我就想想,最后的结果是我努力做到了。到现在我就不可能拍脑袋再给我的团队定。

我们现在作为唱片公司跟音乐人之间关系的纽带,第一个就是经纪管理服务意识非常强;第二是艺人的需求满足,我们有录音棚,有音乐节的渠道,对于宣发团队的需求,我们都建立的非常完善。

三大(唱片公司)时期,他们的团队也非常完善,甚至在媒介里分电台、报纸,分得非常细。摩登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分得特别细,还是在整合人才的时候。现在我们包括张曼玉、陈冠希在内的70多组音乐人,完全不一样,没法像流水线一样,完全一个案子就是一个创意,一个案子就是一种沟通方式,甚至是一种媒介宣传方式。在这方面,摩登跟音乐人之间的关系会越来越职业,从非职业转化成职业化。

△乌莉雅素

主持人:在互联网时代经纪人和艺人之间的关系怎么处理?请万总讲一下最近的体会。

万亚捷:既然讲到互联网,我们还是比较有话语权的。大概从2002年开始互联网的翻唱兴起,那时候有一个网站叫163888,后来改成分贝。大概是这样一个网站,所有所谓的古风音乐都是从网络翻唱开始,出来了一批填词人。

2002年到2007年算是一个初级阶段,2007年我所在的音乐团队叫墨明棋妙,我们在2007年做了一个网络的古风音乐团队。当时我们在一块儿玩,很开心,都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把我们喜欢的曲子和喜欢的音律做一些音乐是很好玩的事情,所以米漫的前身就依托于互联网。对于我们来讲,互联网和经纪、音乐人之间其实是分不开的,包括目前为止我们培养的二次元、国风古风艺人模式,也和线下任何一个经纪公司或经纪人的体系都不太一样。

B站前两天刚在美国上市了,为什么二次元有那么大的能量?我认为所有的二次元,无论是音乐还是什么,大概都是用爱发电。我们现在签下来的艺人,他们都有一个自己的圈子,并不是一个很大圈子,基于自己小众的圈子来做意见领袖。这两年招募的新艺人大概有50多个,我们都想把他们往制作人方面培养,音乐人做到最后一定是做你自己的音乐,不是我给你写一首词,写一首曲,对音乐的感悟,随着一天一天理解加深,一定是想做属于自己风格的东西。

我们把每一个艺人当作自己的制作人来培养,做出来的音乐都是他们喜欢的,能让他们感受到自己的受众在哪里。2015年我们在人民大会堂做国风盛典,第二年在鸟巢,那一年来了四万人,当天下大雨,台上的音响、摄像机都坏了。我当时想从鸟巢上跳下去,所有投资人都在现场,说我们自杀算了。雨下了一个多小时停了,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走,观众全是批着简陋的雨衣坐着看完,投资人跟我说,没有想到你们这样的音乐居然有那么大的能量让大家留下来。我说很正常,因为他们都是自己买票来的,不听完亏了嘛。

去年我们做了一场公益音乐会,在北京居庸关长城,这个是做公益的事情,我们做了那么多年国风音乐,国家花那么大力量推行传统文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我们希望做一场公益音乐会。今年回归到我们公司本地南京,在南京举办一场玄武祭的国风音乐盛典,希望大家都来。

△万亚捷

主持人:谢谢万总的分享,丁世光自从发了专辑我非常喜欢,你很早之前为很多艺人写过歌,制作过歌。现在转化成音乐人,算是创作人的角色,你对厂牌或唱片公司,以及音乐人这个身份之间的转变有什么体会?

丁世光:最开始跟很多音乐人一样,想做自己理想的音乐,我之前帮其他歌手创作制作也是一样的心态,在制作自己专辑的过程中,其实音乐并不是唱片的全部,包含很多其他的环节,是之前做音乐没办法累计到的知识,所以想不断的学习,比方说在视觉、包装印刷等环节,这些合起来才是一张充满了情感跟理想的专辑。所以在这个过程里不断的学习,想要把它做成理想中的样子,就要跟更多的人合作学习。后来发现我们无形当中做了一个厂牌,月球唱片。

我非常幸运的是,跟我一起合作的伙伴们,他们也都喜欢音乐,也都认同我的音乐,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大家有共同的目标,往一个方向做内容,当我花了几年的时间从幕后到幕前,成立厂牌,往回看的时候,希望每个人都用自己的热情跟专业去做好重点的部分,同时间也要知道其他人在做什么,这个非常重要。

△丁世光

主持人:接下来问一下唐总,如何建立与艺人之间的信任关系?

唐正一:风华秋实的艺人有黑豹、郝云等等,其实他们都是原创音乐人,原创音乐人需要怎样的服务?不是原创,重点是他需要什么?你提供他什么?让大家一起往前走。像我们公司,对制作人也有投资,我们也在做电子音乐的制作人厂牌,需要不同专业的人。怎样让这些工作人员都能有稳定的收入,稳定的生活,安心的做出好作品?我们想尽办法让大家专心安心的创作,做音乐相关的工作,我们是想打造一个环境,我们一轮融资也没有融过,在做的事情就是如何把作品做好,如何让艺人在每个阶段选择对的方式,如何在对的方式之后,如何上升。

举个例子,黑豹去年巡演的时候,我们做了很多宣传,可是这些宣传有些打动不了人,最后不温不火。我们不断给黑豹乐队安排专访,某次专访的过程中鼓手拿着保温杯出现,然后这个保温杯突然就变成一个话题,中年危机的话题,这是一个意外。我觉得能不能红,能不能成为话题是老天赏不赏饭,命运有没有眷顾你。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尽全力去做,要有耐心,一年做不起来再做第二年,彼此建立信任。

主持人:我们再说一说万总这边,你们都是朋友关系,对于新人的招揽有什么样的方式或渠道把他们统在一起,从而服务他们?你们也是一个服务者,在过程中如何去帮助到他们?

万亚捷:我们做二次元音乐,跟现在游戏公司的做法差不多,比如我签50个人,米漫每年输出的原创歌曲500到1000首,做了四年了,在自有的音乐平台,有我们自己的网站,每个月大概有400首不同风格的音乐,可能各位觉得400首很少,无论是虾米、阿里、网易云、QQ都不如,但是这些歌曲一定是有自我意识的,他们在做自己的原创,他们缺少的是专业的编曲作曲和给指导意见的人,我们都是策划人,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我们从这些人里选出50个人跟公司签约,不用再去拿别人的曲子,我给你曲子,你来做。做火了这个版权我们共享,发现你不火,无非投入的是曲子的钱。

我再告诉大家一个状况,这些曲子的版权还属于我公司,如果这个歌到最后真火了,我们再说分成的事,如果没火再充实到大的版权平台。我们现在所有的版权都是独家,我们一年拿出1200首左右全是独立版权的音乐,可能红一两首,在网上的转发量,无论是B站还是网易云,都会有非常非常大的流量,能不能转化成我们的艺人,能出头就往前走,出不了头,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是一样,前浪一定会拍死在沙滩上,没办法。你不擅长做这行我硬让你往上拔,拔了萝卜两腿都是泥,没什么意思。让大家先自己培养,微信、抖音、微博、火山小视频,这种短视频平台,都是音乐的平台。

我们做国风音乐恰恰打到一个点,无论是短视频还是国风音乐,都是国家希望的,具有优秀传统文化和国风的力量,我们的音乐,无论是民乐还是各种编曲旋律,都是这种走向。我们的传统音乐文化,用年轻人能接受的现代方式表达,这句话很重要,这也是这个行业可以一直生存下去的一个最重要的点。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想问问大家,2018年剩下的时间,有什么计划?

唐正一:演唱会也是我们的主营业务,对于新的艺人,会投入更多,让他们能够在大舞台上有更多的展现。

乌莉雅素:2018年就一个原则别浪费时间,摩登整个生态链大家也都显而易见,我们还是稳定原有的板块,音乐节能稳定下来也不是多大的量,艺人经纪板块希望能从海外到国内有更多的音乐人加入。我们去年做了很多厂牌,整个生态链在2018年能稳步去执行,已经很乐观了,因为市场多变,无论是音乐类型突变,还是各个媒介的变化,我们都在应对,相对比较保守,2018年不会有特别大的突破,唯一的突破就是每一年在各个板块的KPI不会往下降。

万亚捷:2018年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减肥,第一是把国风厂牌继续做下去,我们已经做了四年。第二件事让国风流行起来,扩大这个圈子的影响范围,我们会回归一些本质做IP,所有古风的IP,跟普通的流行歌曲不一样,每一首歌都有自己的IP。今年董事长给了我一个任务,我们要出500首歌,我说做不完,给我50首可以,我想想办法,有一个完整的IP,无论是敦煌,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我都可以做的很优秀,500首不行。大概是做IP吧,做上几十或者十几个IP,看看有没有能出来的。

丁世光:2018年我们会跟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继续做一些纯粹的内容,想在音乐这块儿,先不想其他的,我们还是回到生活里,把自己的表达方式充分的用音乐形式做出来,我们的理想,我们的目标就是这个。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音乐人, 唱片公司, 唐正一, 乌莉雅素, 万亚捷, 丁世光,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