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音乐教育的初衷到底是什么?

李斌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4-29 12:42 点击:
【字体: 】   评论(

“激发学生的兴趣是最主要的一件事情。”

4月12日,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在北京富力万丽酒店举行。在“因材施教还是由浅入深?流行音乐教育资源引进、建设与规范化”议题中,我们邀请了北京迷笛艺术传播有限公司CEO刘欢、牛班联合创始人汤佩弦、知名乐评人邓柯、中国艺术管理教育学会理事颜聪等嘉宾一起讨论。

嘉宾们普遍认为,在音乐教育上,激发学生的兴趣是最主要的一件事情;在师资问题上,缺乏理论和实操经验双重实力的师资队伍,是中国音乐教育的一大问题;考级制度背离了学音乐的初衷。

刘欢,北京迷笛艺术传播有限公司CEO,中国摇滚迷笛奖秘书长。2004年入职北京迷笛音乐学校,2006年就任北京迷笛演出公司执行副总,拥有丰富的教育及大型活动的行业经验。2016年正式运营“迷笛全国音乐教育与考级认证”项目,并致力于搭建互联网+音乐教育&认证平台,让孩子们更便于学习并演奏丰富多彩的现代音乐,从小培养对音乐艺术的感知力和创造力,使“敏于审美、快乐人生”成为可能。

汤佩弦,牛班联合创始人。2003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音乐音响导演专业,上海魅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2012年7月在北美成立分公司MX Events Inc。汤佩弦曾担任中国达人秀、声动亚洲、中国梦之声、中国好歌曲音乐执行总监。公司策划参与制作、投资、运营如胡彦斌、Shila Amzah、Avril Lavigne、林志炫、张镐哲、品冠、黄龄、动力火车等演唱会、歌友会、跨年演唱会等项目。2014年7月作为上海纽班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全身心投入流行音乐教育行业。

邓柯,知名乐评人,先后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央音乐学院电子音乐中心,现为中央电视台录音师,中国传媒大学客座业界导师。长期撰写流行音乐评论,曾担任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蒙面歌王、超级女声、中国有嘻哈等音乐节目的评委及点评嘉宾,长期担任QQ音乐、虾米音乐等平台的特约撰稿人。

颜聪,现任教于上海音乐学院艺术管理系,中国艺术管理教育学会理事、青年艺管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艺术学理论学会艺术管理专业委员会理事,法国埃夫里大学音乐与舞台艺术管理专业硕士。个人专长于文化产业园区战略规划,艺术展演空间规划及营运,国际展演制作营销,艺术节策划与执行,表演艺术经纪,艺术企业品牌策略等领域的研究与实践。主持并完成国家艺术基金、山东省社科规划项目、山东省艺术科学重点课题等国家、省部级科研项目多项,在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出版专著一部。主持参与策划多项政府文化艺术活动与项目,在多家文化及演艺企业从事相关咨询顾问工作。指导学生在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创青春”大学生创业计划竞赛、全国艺术管理学生创意策划竞赛等国内重大文化艺术管理类与大学生创新创业类竞赛中屡获佳绩。

主持人:最近几年音乐产业发展的非常快,音乐财经作为音乐产业的一个媒体,我们也深感音乐产业的人才非常缺乏,在座的各位其实都是在一线接触音乐产业人才的工作,先问一下刘总,说到迷笛大家印象最深的是摇滚乐,迷笛为现代音乐输送了大量的人才,可以系统的介绍一下这两年音乐教育的变化?

刘欢:迷笛是1993年成立,中国第一所现代音乐学校,到现在已经有25年的历程了。到2000年的时候,迷笛学校当时已经培养出很多音乐人才、专业乐队,但却没有他们可以展示的平台,所以我们在迷笛学校校园里着手做了中国第一个音乐节:“迷笛音乐节”,到现在已经做了40多届。

后来音乐节全国各地都在做的时候,我们发现其实很多乐队和乐手缺乏专业知识,而且缺少年轻血液的补充,有些年各个音乐节舞台上一直都是比较固定的老牌乐队在演出,所以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回归于素质教育的普及,培养更多的年轻音乐人和乐队,提高他们的专业知识和素质。从2007年我们组织了51位国内外顶级的音乐家组成了迷笛考级编委会,用了七年时间编撰录制完成了“迷笛全国音乐考级曲谱”。当我们送审到国家音乐考级评审小组时,当时评审老师一致通过并说:感谢迷笛为中国做了这套现代音乐标准。
2016年我们除了迷笛音乐学校专业音乐教育之外,成立了北京迷笛艺术传播公司专注于迷笛全国音乐考级标准的推广,以及儿童和青少年的音乐素质教育,提高孩子们的审美能力和创造力,其实审美能力就是获取幸福感的一种能力。我们希望让学员在学习音乐的时候不仅限于练习一门乐器,而是可以和小伙伴一起玩乐队,甚至登上孩迷舞台。迷笛考级是检验教育的一个方法和标准,这将非常有助于家长和机构对于教学成果的评估和管理。其实目前中国现代音乐教育的瓶颈主要还是在于师资缺乏,水平也是参差不齐,我们要做的是把中国大部分老师的教学水平拉到七十分以上,用标准的教学内容和检验方法帮助老师们快速提高,迷笛全国音乐考级认证就是让热爱现代音乐的孩子,享受优质、平等、有价值的音乐教育。 

△刘欢

主持人:汤总,我们知道牛班的产品去年发展的非常迅速,目前在北京、上海、南京、深圳等地都开办了学校,在教育理念上牛班和传统音乐教育是有很大区别的,你认为牛班音乐教育解决的根本问题是什么?

汤佩弦:2014年我们几个创始人一起做了牛班这个产品,最开始是希望通过互联网的传播来传播。但从国外看,很多孩子在车库放几个乐器乐队就成立了,所以一切是基于兴趣,是在玩的基础上建立的。回到教育,我们觉得激发学生的兴趣是最主要的一件事情。我自己就是从四岁开始学钢琴,我跟颜聪老师是校友,之后上附中考了作曲系,到了音乐学院数理化这些课程全都没有了。第一件事就做了乐队,我弹贝斯,之后又组自己的乐队,后来又开始攒乐器,成立公司,做演出、投演出。

我的老师到底是谁?我的专业素养老师可能是U2,专业老师可能是我在五星酒店每天晚上和老K的演出,身边不同的人都是我的老师。发现兴趣还是最重要的。所以牛班也是基于兴趣出发,在线上积攒了几十万用户,直到2016年7月我们因为用户需求,从线上转到了线下。2016年7月成立第一所学校,到目前全国有六所学校,有100多名教师,有六种课程,3000名学生。

我们的用户什么人都有,比如110指挥中心的队长,每周警服一换开始来学校学吉他,中欧商学院的五个CEO、COO组了个团来,两年以后的汇报演出可以同台唱一首歌,等等。一切基于不同的兴趣,有的想打比赛,有的想上舞台,变成了一种生活态度。还有一对夫妻为了挽回婚姻,协商找一个共同的兴趣爱好,男生学过钢琴,女生完全没学过,就一起过来学,一年后汇报演出两人以四首连弹的形式表演,有合声一起唱。所以我们是在这样的状态下推进音乐教育。

但是也会面临很多问题,比如学生没时间上课,师资力量不足等。传统音乐学院专业毕业的学生或老师,可能会缺乏实践经验,尤其是在实操上。但从社会上招的一些酒吧乐手,他们又缺乏传统院校的理论知识和基础。只有结合这两方面的人,才能有更好的教学状态。老师需要观察学生的任何行为状态,给一个及时的反馈,让大家知道学音乐这件事是不是从内心发起的,一切是基于由内而外,从兴趣出发。

△汤佩弦

主持人:其实音乐教育是非常碎片化的,很难产生一些很大的公司,像新东方这样的教育机构可以上市,为什么音乐教育行业不行?

邓柯:前两位嘉宾提到一个非常关键的事实就是缺乏师资,很简单没有老师,没有能够达到我们教学要求的老师,这个培训自然做不大。我们现在有互联网的技术解决方案,可以通过互联网教这些孩子。但整个音乐教育的体量非常大,也可以有非常多的商业模式,包括学而思,大家想想中国是一个多么重视数理化的国家,从恢复高考以来,培养了多少数学人才。迎春杯,我小时候开始考,现在的佼佼者有多少?这些人过去教小学生奥数,其实能力是绝对OK的,但有多少人能在音乐上成为一个合格的教师。

传统音乐学院受过系统训练的人,毕业后是首选,成为体制内的教师。这些人通常都被各种各样的音乐培训制作公司所吸引,现在大家学音乐的需求越来越多,互联网教育的逻辑在那里,我们要把整个教学标准化,所以需要很棒的老师做课件。现在所有的教育都变成课件式,一个老师带很多学生学习,这个模式应用于英语、数学包括其他科目都没有问题,但应用于音乐上有非常大的问题。

音乐教学的内容是可以标准化的,音乐是一个非常需要实时去纠正问题的,或者练习当中会出现问题的一个学科。比如我教一个学生,高音教完了,节奏教完了,他唱的不对,这个时候必须需要老师纠正他。知道他唱的不准在哪,分解或放慢。但现在绝大部分老师达不到这样的需求,达到需求的老师都去写课件了。剩下的只有一些整体水平稍微差一些的老师,他们必须借助辅助课件完成教训,他们的教学方式就是给孩子一遍一遍的播这首歌,孩子偷拍的地方永远偷拍,最后这首歌也能顺下来,高音也不准,节奏感也不准。

我们就是普及性的儿童教育,最大的问题就是没办法标准化,但整个教育产业又被互联网的标准化商业模式所裹挟,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比如把钢琴变成一种手指操,按照他们的指法学。小孩子如果按照这种方法学,或者按照标准的课件学,可能过几年之后会产生恶果。音乐教育水平为什么出现问题,培养是需要时间的,最早学音乐的人,慢慢才转化为老师,这些老师培养更多的人需要时间的。我们从业者或者家长,对这个要有一个理性的判断,不要盲目被快速逻辑所洗脑。

△邓柯

主持人:我本身也是中国音乐学院出来的,身边很多同学也变成老师,但这些老师还没有成为很好的老师,师资问题的确让人担忧。下面颜老师可以从中国音乐专业院校人才培养的痛点等问题上跟大家分享一下。

颜聪:说到痛点我们大家都看到,理工类的院校都有音乐系,很多院校大家在办音乐专业的时候,两个关键问题都没有考虑清楚,第一要培养什么样的人?第二我要怎么培养人?由此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高校培养的音乐人才,跟社会需要的人才是严重脱节的。

高校的音乐教育,不同的专业针对不同学生的特点,市场和产业对于人才有什么需求,很多高校没有去思考,造成的后果就是人才培养到了市场上没用,这是很尴尬的事情。音乐教育的快速发展与社会需求的脱节,是非常值得大家去思考的问题。

一个非常重要的词叫碎片和,为什么没有大型教育企业出现?从另一个角度考虑这个市场,为这些孩子付费的是谁?是孩子家长,他们人物学习英语、奥数这些东西是孩子必须具备的,是刚需必须学。但学习音乐是这样吗?中国考级的初衷已经完全不是一回事了,大家是为了考级而考级。我对考级这个事情持非常大的意见,考级的门槛并不高,我们经常可以见到高校的几位学生毕业后租一个门面,搞一个工作室,考级教材一拿,孩子一招,事业就算起步了。每个城市里各种各样的音乐教育机构,生意还不错,所以碎片化是有它的原因。

总结一句话,我们思考孩子的兴趣,激发的是我们的思考,大家不要忘了价值。因此要激发家长对于音乐素质教育对于兴趣的认同,这是我们需要去思考的问题。我们应该把视角拉一拉,整个音乐教育我建议大家可以从三个纬度去思考,首先是年龄,我们到底是儿童状态还是成人状态?还有一个是目的,到底是从事专业还是从事兴趣?第三就是所谓的传统门店还是流行音乐?

我们找到任何一个切入点,从这三个纬度去考虑会发现很多问题,儿童教育很多就是考级问题,对于家长的忧虑,自己不懂音乐怎么知道孩子学的怎么样?必须靠考级给一个量化的结果,但他们没有明白培养还是是为了搞专业还是搞兴趣。如果只是兴趣干嘛非要纠结考级。

儿童音乐教育绝大部分都是基于古典音乐,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音乐,当他们进入青春期,整个生活中有其他的娱乐,游戏、综艺、社交,他们都是很喜欢炫酷的流行音乐,这个时候再让他们学几百年前的演奏名曲,接受不了。所以把这么多音乐学院出来的毕业生,都投入到古典音乐的教育中,这是对稀缺资源的极大浪费。还有一个问题,家长对于流行音乐的概念有偏差,甚至说偏见,这个不改变,恐怕也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颜聪

汤佩弦:我们就是在培养用户,牛班的学生最小的14岁,最大的58岁,也是在培养家族,每一个学生都是发自内心的,自发的想学,我们甚至向迷笛的老前辈学习,今年开始跟各种平台合作嫁接,让学生们有更多的实践机会,让他们有更多的赚钱机会。

主持人:最后希望针对目前的这些痛点,各位嘉宾有什么值得借鉴的想法?

刘欢:在家长认知这块,现在的父母都是80后90后,他们从小听的音乐就是现代音乐,从认知和审美的理解上没有问题。让考级回归和服务于教育本身,将标准服务化,服务标准化。

汤佩弦:专业院校很大的问题在于教材上还是在于师资上,老师自己没有搞清楚到底有多少技术,他们用一个技术解决流行的问题,这就是最大的问题。院长非常自豪的拿出撰写的两本教材,老师不好意思当面打开,回家偷偷打开,简谱配歌词。我觉得要携手民间组织,做教材这件事很辛苦,又脏又累的活。

邓柯:我觉得从执行层面来讲,让大家尤其让家长,让学习的人认为音乐是正常产业,有专业分布的一个产业,不需要有家里人庇护,只要通过自己努力学习就能够成为我想要的,成为我想成为的人。这样的话才是一个最良性的通道,有了出口,入口才会变的很顺利。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音乐教育, 汤佩弦, 刘欢, 邓柯, 颜聪,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