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太合音乐演出管理中心总经理杨浩宇:消费端如何倒逼票务与演唱会市场升级

李昌丰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4-28 16:55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中国的演出市场在继续蓬勃增长。

中国的演出市场在继续蓬勃增长。太合音乐显然看到了这个市场的潜力。

作为国内最大的综合型音乐公司之一,太合音乐近几年在全国各地砸钱开出了多家Livehouse,占据了国内市场80%以上的份额。与此同时,作为太合旗下票务平台的秀动网则凭借线下场馆+线上流量的联合出击,赢下了不少份额。

去年10月,太合音乐集团演出管理中心总经理杨浩宇对外透露,秀动每个月的票房流水已过千万。“预计全年将突破过亿元的票务量。”他同时还预测,随着中国整体演出市场的发展,Livehouse的演出规模很快能达到数亿元。不过,在杨浩宇看来,秀动网要做的不仅仅是票务平台,他更想让秀动成为一个面向音乐人的服务平台。此外,杨浩宇还认为,除开头部艺人的独立音乐人市场未来更有可能成为取之不尽的宝藏,而在大数据和其他资源的加持下,秀动网未来还将帮助更多独立音乐人完成他们事业的大跃进。

在2018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上,活动行创始人谢耀辉和杨浩宇对谈了中国演出行业的前景、秀动在此发展过程中需要扮演的角色,以及最重要的,消费端的升级是怎么倒逼票务和演唱会的市场升级的。

杨浩宇,太合音乐集团演出管理中心总经理,毕业于北京大学,美国迈阿密大学物理学博士。曾任华友世纪创始人、华谊兄弟音乐董事长、盛大有你CEO,2015年加入太合音乐集团,担任太合音乐集团演出管理中心总经理。

谢耀辉(John Sie),活动行创始人。1981年出生于台湾台北、现居北京。台湾科大计算机专业,曾任Foxconn软件研发工程师,取得多项美国、中国发明专利。2013年于北京创办“活动行”平台,获选进驻北京微软加速器,并由高通(Qualcomm)、软银赛富(SAIF)、DCM世界顶级VC投资Pre-A轮、A轮数千万,2017年完成A+轮融资,有Recruit、腾讯、优客工场参与,估值超过三亿。目前活动行已成为国内活动SaaS平台行业标竿,持续深度耕耘两岸三地线下活动产业。

谢耀辉:非常荣幸能够邀请到太合集团杨总给我们现场做一些分享。首先今天的主角是杨总,所以简单的请杨总先用几分钟时间介绍一下你自己以及太合音乐。

杨浩宇:我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我叫杨浩宇。我在太合音乐是负责演出中心,演出中心分有几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一些大型的演唱会项目,同时我们还有大量的小型巡演也在做,专门去扶植原创音乐人的计划。总的来讲,这就是我在太合音乐负责的范围。

就太合音乐本身来讲的话,很多人也知道,太合音乐的前身是太合麦田,之后收购了新加坡的海蝶,以及台湾的亚神,我们共有五个唱片厂牌。此外,百度音乐也是太合音乐完全拥有的资产。同时我们还有版权业务,我们的版权收入应该在中国内地音乐公司里面是最高的一家。

△杨浩宇

谢耀辉:据不完全统计,在国内十万多组的独立音乐人中,很多都已经入驻了秀动。在您看来,秀动有什么样的潜力爆发点,以及目前面临着那些挑战?

杨浩宇:我先说一下潜力吧,我们看到中国的Livehouse由原来几家到现在,在全国各地都在茁壮成长。从整个文化生态上来讲,最近几年还是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对于秀动来讲,票务是一方面,但对秀动最终的规划上,票务只是一个入口。我们真正想要做的是为音乐人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做好音乐人的服务,同时也做好为场地提供多样化服务。比如说我们正在开发一款场地预定系统,以便音乐人能更好地进行巡演。刚才说到数据,今年我估计在秀动上卖票的场次差不多有两万场,音乐人差不多应该有五千组。

谢耀辉:刚才杨总也讲了,想要围绕独立音乐这块去延伸,然后在场地和周边,以及众筹等板块去推动这件事情的执行,这种布局的考量是什么?

杨浩宇:我觉得中国音乐需要的很多东西,都是需要基础设施的。正是由于有这样的场地的存在,使得很多独立音乐人得以生存下去,得以能够有更多时间去演出。对于绝大多数的独立音乐人来说,他们能获得的版权收入是微乎其微的,而如果要生存的话,演出则是他挣钱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只有当音乐人能够靠音乐获得收入,他才能通过音乐养活自己,才能有更多更优质的音乐人出现。

所以演出是一个让音乐人获得收入的重要方式。另外,刚才讲周边的话,对好多演出来说周边商品的售卖也是不错的,周边收入有可能达到票房收入的百分之二十或三十。这给音乐人创造了额外收入。众筹的话也是这样,从去年到现在的话众筹为音乐人创造了至少上百万的收入。

谢耀辉:另外我想问一下杨总对于二级票务市场或者票务平台的看法,您是怎么看待这个行业的发展的?

杨浩宇:二级票务在海外蛮成熟的,发展到现在的市场量已经达到了一级市场的50%。据我了解,现在国内的二手票务平台(除淘宝外),虽然还没像海外市场50%的数据那样夸张,但我估计应该也在10%左右。

谢耀辉:您对二级票务市场的价格问题怎么看?

杨浩宇:我觉得价格浮动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其实由供需关系造成的,而且其实是很难去回避的一个事情,因为它属于市场行为。以我们自己的票务平台来说,去年在卖薛之谦门票的时候,有很多人在刷票,因此我们采取了多重措施去限制,包括这些票必须通过本地人的身份证和本地电话号码购买,而且需要到现场取。但是,这样的限制只能在非常有限的情况下去实现。但尽管有很多技术手段,但是没有办法完全去防止黄牛刷票。比如,黄牛会通过加价的方式去雇人帮他买。简单来说,只要有合理的供需关系,这个市场就还会继续存在,而我们不该用非常计划经济的看法去看待这个事情。

△谢耀辉

谢耀辉:杨总这边操盘过很多演唱会,您怎么看待这波消费升级,包括演唱会会不会升级?

杨浩宇:我认为未来演唱会发展的话,应该会很快,但是也会面临着其他问题。一旦资本进来,那么市场集中度便会迅速提高。过去可能有几十家上百家,未来十家可能都多说了,也许就只有三五家真正能控制头部资源。市场发展中消费也跟着升级,而其一定会发展的越来越好。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就是真正拥有巨大市场号召力的艺人其实并不多,比如说现在稳赚不赔的项目非常屈指可数,一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

所以我认为,整个音乐行业的问题,不仅仅是现在的头部,更重要是这些草根,而这些长尾的东西有很大的潜力去被挖掘。我们想做的,不是拿到最头部的东西,虽然这些收入可以很多,但是确实也很苦。对于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去不断地建立音乐人向上的阶梯,让他从最开始在30名观众前演到300人、500人、1000人甚至5000人,而这个阶梯是我更想做的事情。

比如做巡演的话,这将是一个可以复制的模式。一方面有这样的团队,在非常认真的给音乐人提供服务。另外因为我们有数据,而这些数据能够甄别出什么样的音乐人更有潜力,同时我们也有一些热爱音乐、懂音乐的专家可以一起进行合作,去寻找最好的音乐人,帮助他们成长。

谢耀辉:您所看到的,比如说国外已经非常成熟的,但国内欠缺的东西是什么?就国内来讲,市场这一块您觉得还有哪些方面可以获得发挥。

杨浩宇:我对秀动的定义始终都不是一个票务平台。如果我们把它看成是一个票务平台的话就太小了,我们更愿意将它看成是音乐人服务平台。和这些传统的票务平台相比,我们更愿意将太合看作是一家内容公司。所以我们做的一些东西,包括奖项也好,包括我们对音乐人的扶植也好,都是在围绕着内容去做。票务平台是一个甄选内容的很好的方式,也是让音乐人不断积累的平台。比如说在秀动,我们就加入了关注和群聊的功能,而这是让音乐人积累乐迷的很好方式。通过这种体系的建立,我们会帮助合作伙伴,比如场地方,去探索一些新的创收方式,帮助它们更好的利用闲置时段。我觉得我们做的更像是一个产业,为不管是乐迷也好,或者音乐人也好,提供全方位的服务,而不仅仅将自己局限于做一个票务平台。

谢耀辉:让我们展望一下,未来秀动想要达到怎么样的成绩或目标?

杨浩宇:我想基本目标的话,至少每年翻番是肯定要做到的,因为之前就已经不止翻番了。从收入上看,应该是每年翻五番的这种规模。虽然我们现在已经具有比较大的基础了,但因为市场并没有那么大,估计翻五番做不到。所以,希望通过我们、还有所有合作伙伴的努力,让这个市场每年的收入翻番,这是我的一个小目标。当然还有一些其他想法。鉴于中国已经基本停滞在了一个阶段,而作为一家受尊敬的企业,下一步应该都去考虑国际化的问题。对于我来说,如果秀动有一个更长远的目标,那么我希望它不仅仅是为中国乐迷服务,也能为全球乐迷服务。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太合音乐, 杨浩宇, 谢耀辉,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