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影视游戏市场火热,配乐创作有何门道?

李禾子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4-25 12:19 点击:
【字体: 】   评论(

音乐越来越成为影视和游戏当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份。

近年来,国内影视和游戏市场开始快速增长,作为当中重要组份的音乐,也逐渐迎来了新的发展机会。

根据《2017年中国音乐产业报告》,2016年,我国影视剧、游戏、动漫音乐的总产值约6.64亿元,同比增长17,7%。其中游戏音乐收入在约1.3亿元,动漫音乐收入约1.4亿元,影视剧音乐产业总值约为3.94亿元,同比增长34%。VR、AR等新科技给游戏、动漫产业注入新的活力,而影游联动、游娱联动和动娱联动创新模式的不断涌现,也给产业联动发展带来了广阔空间。

在4月13日举办的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中,知名音乐人窦鹏、上海网络游戏行业协会秘书长韩帅、小旭音乐副总裁兼音乐总监陈斐、小旭音乐CEO卢小旭就“影视音乐配乐”的议题展开了讨论。关于影视游戏配乐的现状和方法论问题,本文嘉宾认为:

一、当前影视和游戏制作方对音乐品质要求越来越高、越来越精细化,同时在配乐方面也有了巨大需求;

二、配乐虽然可以生产线式工作,但依然是文艺创作的过程,创作者需要有极大的耐心做好重复修改的准备,同时也要专注于自己的创作。

窦鹏,知名音乐人。曾凭电影音乐作品《杀生》获第11届长春电影节最佳音乐奖;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获第29届金鸡奖最佳原创音乐提名,主题歌《致青春》获第50届金马奖最佳原创歌曲提名;电影《一步之遥》获第4届澳门国际电影节最佳音乐提名;电影《老炮儿》获2016中英电影节最佳音乐奖,电影原声大碟获2017唱工委最佳影视原声唱片奖,并获2017第三十一届金鸡奖最佳电影音乐提名。曾参与音乐创作的影视作品还包括《孔雀》《落叶归根》《立春》《庐山恋2010》《杀生》《云之锦》《大鱼海棠》《盲道》等等。

陈斐,小旭音乐副总裁、音乐总监,音乐制作人,从事多年游戏、动漫、影视音乐制作工作。代表作品有《轩辕剑6》、《我叫mt》、《十万个冷笑话》等游戏音乐,《血色苍穹》、《生死回放》、《画江湖之不良人》等动漫音乐,《青云志》、《古剑奇谭2》等影视音乐等。

韩帅,上海市网络游戏行业协会秘书长。上海市网络游戏行业协会目前拥有百余家上海游戏行业的会员单位,企业类型涵盖游戏研发,游戏运营,游戏周边服务等,协会致力于服务全体游戏人,发展和繁荣行业。

卢小旭,小旭音乐CEO,国内最大的游戏动漫音乐公司创始人,代表作包括《QQ斗地主》、《古剑奇谭》、《诛仙》、《天龙八部》等数千部,被誉为中国二次元ACG音乐第一品牌。成立十年,小旭音乐已成长为110人规模、总部在北京,分部在上海、广州、成都的大型音乐公司,在动漫游戏音乐会、虚拟偶像、二次元艺人歌手、音乐发行和整合营销等领域也有建树。2014和2016完成两轮上市公司四千万的融资,是国内规模和影响力名列前茅的音乐品牌。

卢小旭(主持人):现在精品网剧的投资越来越大,先问一下窦鹏老师,跟您之前做的《老炮儿》等传统院线电影相比,精品网剧或者动漫在创作上有什么不同?

窦鹏:我现在正在做一部网剧和一部轻喜剧,最近马上要上的是《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也给这部剧做了主题歌。我感觉这两年网剧的品质、制作水准,包括制片方对成片的要求都越来越高,大家都想往电影制作的水准上去靠,拍摄也都是实景去拍,全是大场面,耗费了很多人力、资金。在音乐制作方面,他们也会很认真地去完成。

我前段时间跟光线合作了两部动画片,这两部动画片让我特别吃惊。除了我小时候看过的那些特别经典的动画片,比如《大闹天宫》,我觉得国内动画片后来高水准的越来越少了。但最近几年的动画片让我特别吃惊,水准特别高,动画制作团队都在非常用心地去做,非常精采,让我特别有感觉。

△窦鹏

卢小旭:每一个导演的喜好和审美都不一样,您这些年也跟很多知名导演合作了很多片子,您跟他们合作有什么心得?

窦鹏:我觉得音乐人一定要理解导演所说的精髓的东西,那个东西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是电影的核心。作为导演来讲,他们看影片的视角还是和音乐人不一样,有时候说不出来,会给你听一些东西,告诉你他想要什么,理解这个东西非常重要。

我认识的这些导演,每次跟他们聊的时候,都会给我特别多东西。导演和作曲者需要信任和磨合,像和顾长卫导演合作《孔雀》的时候,我就住在剧组,跟导演一点点改(音乐);包括《老炮儿》,最后冰场的戏,我们也一直在磨。

卢小旭:陈斐来讲一下游戏音频和影视音乐的区别吧。

陈斐:整体来讲,游戏和影视这两个行业的不同,导致了不管是制作工序还是整个产品特征,都有比较大的区别。

我觉得做游戏和影视(音乐)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工序,一些节奏、音乐密度的把控不一样。游戏有一个最大特点,它的整个场景是固定的,我们在拿到一个游戏的时候,其实会给到我们一个非常详细的需求表,我们会看某一个场景,再去做就够了。但是影视不一样,影视给我们就是一个片子,需要我们跟导演进行充分沟通,包括音频、对白,最终我们听到的是整体的听感效果,这个是密不可分的,最终才能达到比较好的效果。

游戏和影视音乐,从产品角度来讲逻辑也不一样。首先游戏是动态的,玩家在一个场景里面停留的时间是不固定的,他会干什么事情、有什么对话是不固定的;而影视音乐,尤其是电影配乐,会有很明显的时间线性关系,每一个场景、每一个镜头都需要做非常详尽的设计和艺术化考虑。

△陈斐

卢小旭:我们现在看到很多网游会采用一些跨界艺术家,比如像《王者荣耀》找的就都是国际作曲家,《阴阳师》找的也都是日本作曲家。接下来问一下韩总,对于这种现象您有什么见解?

韩帅:现在游戏发展呈现出两个极端化的趋势,一个是重度游戏,这种游戏可能在制作计划、要求上来说会不亚于电影这种艺术形式;另一个就是轻量化(游戏),比如类似前一两个月很火的“旅行青蛙”这样的养成类游戏。主持人说的情况应该属于前者。

现在的游戏公司,制作方对游戏的音乐品质要求越来越高、越来越精细化,甚至他们现在都有了独立的音频策划人。大概是在前两年,法律上有过一个判例,把一个游戏判定为类电影作品,这实际上也是认为游戏是一种类似于拍摄电影的手法来制作的一种艺术产品,并不是单纯的计算机软件,而是附加了很多文化和艺术形式。从我们政府管理的角度上来说,也是把游戏作为一种文化形式来进行监督规范管理。

以前第一代做游戏可能是从韩国、美国、日本引进的,缺乏我们自己的原创,但后来随着国内团队的不断摸索,包括资金的积累、技术的积累、经验的积累,之后开始有了自己独立的想法,也诞生了一大批国产经典游戏,在配乐方面也有了巨大需求。

不过游戏跟影视也有一些区别,因为玩家在某一个场景中停留的过程是不一样的,游戏音乐制作和传统意义上的影视音乐也有比较大的差别。但是就整个游戏音乐市场来说,前景还是非常广阔的,而且随着玩家的欣赏能力和水平不断提高,对游戏音乐的需求也会越来越高。

△韩帅

卢小旭:影视音乐其实和商业密切相关,接下来再问一下窦鹏老师,您怎么做商业跟艺术的取舍?

窦鹏:我以前创作的那些作品,跟导演交流基本上没有考虑过商业。商业的这个东西,基本上是靠演员或者是市场来定位,但是从音乐创作或者剧本创作上来说,考虑得还是比较少。

卢小旭:如果出现跟导演意见不一致的情况该怎么办?

窦鹏:比较少不一致,有时导演觉得我是对的,但大部分我觉得导演是对的,因为他的角度和我不一样。比方说《致青春》里海豚的那段音乐,我当时挺感动的,写了一段很煽情、很浪漫的音乐,特别像美国爱情剧。可是关导(指关锦鹏)、赵导(指赵薇)他们俩都没选择那段音乐,就只是把很淡很淡的钢琴放在那儿,那个情绪更感动。就是这样的一些小细节。

卢小旭:您除了做配乐之外还做大量影视歌曲,比如刚才说的王菲唱的《致青春》,跟大腕歌手合作的时候,首先是先有歌还是会提前交流?

窦鹏:先有歌,《致青春》那个片子很急,21天做完的。当时和《老炮儿》接得非常紧,后面赵薇导演找到我,整个片子看完以后,我也毫不犹豫接了,因为特别喜欢,特别有感觉。我跟赵薇导演就是用微信(沟通),我把钢琴弹的东西发微信给她,她听完给我提意见;后来这个歌发给王菲,王菲也同意了。基本上是先有歌,再找特别好的歌手和艺人,再找宣传公司来策划。

△卢小旭

卢小旭:电音和嘻哈这两年很火,不知道会不会有这方面的融合?

窦鹏:我没碰到过,但是不排斥,如果有适合的电影就会创作,没有什么限制。

陈斐:其实也想问窦老师一个问题,我们是属于新一代的向影视发展的音乐人,会面临比较现实的一些问题,比如在做片子的时候,很想知道您现在在整个制作过程当中,在自己比较满意的情况下,通常同时有精力去做的片子有几个?

窦鹏:可以说像生孩子,只能下一个再下一个,很难,真正用心做的时候特别难分心。也会有同时的,因为有时候电影档期的问题,但最后做着做着发现,你还得把这个完成以后再做下一个,主要还是需要我们花时间。

陈斐:像我们现在所面临的一些情况是,想往一个领域发展的时候,有时我们难免会进入一个误区,看到一个片子好,另外一个片子也觉得挺好,就会纠结是接还是不接。可接的话可能会导致我们之前的片子受一些影响,不接的话会错过好的案例,还是要做一个平衡。

窦鹏:有很多人的团队,还是可以分工,不过我觉得虽然有的时候会有生产线式的工作,最主要的其实还是核心的人来把控整个电影和导演之间的沟通。另一方面,比方说电影有主题,如果五个人一起来做,主题谁来定呢?到底怎么样分?其实团队也要把这个分得非常清楚。

韩帅:我理解是,这实际上是文艺创作的过程,而不是文化产品生产。如果它是工业产品,加工过程可以是流水线,用电脑操作。音乐更大程度上是依赖于作曲人本身对音乐的感悟、或者内心对于文化艺术的追求。

陈斐:还有一个问题,一般来说我们根据剧情做好音乐库以后,需要有一个人把这些音乐放到片子里去,那么这件事是应该我们自己去做呢、还是应该由片方那边做?因为这个人很关键,他直接决定了整个片子音乐细节的品质。

窦鹏:现在很多剧都是片方团队去做,有的导演非常关注音乐,作曲就能省很多事。之前有的时候,我做了好多音乐拿出去以后,可能会碰到一个不太行的音乐编辑,他会把音乐贴得乱七八糟,最后整个品质都会变低,我没有办法只能自己亲自贴。现在片方团队水平还是提得很多,不过我有时也还是会自己做。

陈斐:假设样片都有的情况下,整个片子您是会粗略看一遍大纲还是一集一集地看?

窦鹏:也看情况,有的时候从最早剧本大纲就有了(音乐),因为电视剧后来也会不停地剪、改。电视剧肯定不可能每一集看再挨着做,量太大了,只会看前面的几集,把自己认为的整个剧需要的点、主线、旋律、主角、主题都定好,然后开始创作。

陈斐:想问一下韩总,现在独立游戏越来越火,而且艺术性越来越高,配乐也做得非常好,您觉得未来整个形态会有什么趋势?

韩帅:独立游戏存在已经很多很多年了,最近比较火,可能是因为我们4G网络和智能机的普及,使得小成本制作的独立游戏也能够更快速、更有效地传播,能够使它的影响面更大。不过我认为独立游戏的发展还是比较举步维艰的,独立游戏的创作人首先要耐得住寂寞,可能会长期没有收入或者要长期用自己的业余时间来完成创作过程。

卢小旭:现在国内的电影和电视剧质量参差不齐,但是市场上的片子比最初肯定多了很多,想再问一下窦鹏老师,在这样的背景下,有没有什么给新人的建议?

窦鹏:我也是和电影导演不断磨合,跟每一个导演都学到了很多东西。电影导演和音乐有点儿不一样,一个电影下来可能有两、三年的周期,导演要有很大的耐心来磨这个作品;音乐(虽然)是其中一个小的部分,但你在里面真的是要一遍一遍、一个音一个音地修,比方说钢琴从左手到右手那几个音,有哪一个音要去掉,那就一点都不能要,去干净才行。至少要有这么一个心态或者态度。

游戏也是,音乐、电影、游戏的结合非常重要,以后会是特别大的市场。而且现在特别多的游戏,都跟电影一样,真的是作品。

我觉得人的一生经历是有限的,如果是创作人,那就尽最大的努力把心思用在创作上,把其他一些事交给专业的团队或者经纪人打理,有更多创作的精力,一个人如果什么都去弄真的不太行。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影视游戏, 配乐, 窦鹏, 陈斐, 韩帅, 卢小旭,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