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互联网时代的“曲库”就是纸媒时代的“音乐杂志”

赵凯茜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4-20 11:41 点击:
【字体: 】   评论(

从纸媒到互联网,音乐媒体环境这些年都经历了哪些变化?

2017年中国移动音乐市场研究报告显示,移动音乐市场规模从2013年的31.2亿元、占数字音乐市场规模的7%,发展为2017年的112亿元,在数字音乐市场规模上的占比达到20%,预计到2018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规模将超过600亿元。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使得大众消费音乐的途径相较从前的音乐杂志、磁带CD等有了更加快捷便利的选择。

在付费浪潮、版权规范的推动下,各大移动音乐APP也在白热化的竞争中不断提升用户的音乐体验;除此之外,在如今的自媒体时代,音乐与图片和文字相结合在乐迷中广泛传播。从纸媒到互联网,可以说音乐媒体环境这些年经历了很大的变化。

在4月13日举办的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上,在“聊聊音乐媒体环境这些年的变化”这一议题中,我们请到了Dragon Group Aaia(DAG)首席运营官莫丽玲,摩登天空数字传媒内容总监、坏蛋调频联合创始人伍叁伍伍,日谈公园创始人李志明,以及南方都市报记者、着调主笔老丁就这一话题展开了讨论。

Dragon Group Aaia首席运营官莫丽玲,2007年至今先后在国内享有广泛读者声誉的欧美音乐杂志《Hit轻音乐》及知名独立电子音乐网站及电台Udance担任执行主编;随后转入音乐演出领域,在知名独立演出主办机构Split Works先后担任市场部及客户项目负责人;现任中美市场营销公关公司Dragon Group Asia(DGA)首席运营。

摩登天空数字传媒内容总监、坏蛋调频联合创始人伍叁伍伍,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拥有多年记者及商业演出企划经验,2011年联合创办的播客“坏蛋调频”成为苹果Podcast平台上有史以来第一个年度最佳中文播客。目前也是《摩登天空》杂志主编。

日谈公园创始人李志明,媒体人出身,《新京报》创刊记者,曾开发独立音乐票务APP “Pogo看演出”,获得摩登天空投资。2016年创办音频播客“日谈公园”,上线一年半时间,节目总播放量近亿次。

南方都市报记者、着调主笔老丁,先后就职于《Hit轻音乐》、信息时报和南方都市报,从事音乐新闻采编过十年。2016年参与创办和运营“着调”公众号,负责内容策划和人物采写。

主持人:请介绍一下各自在音乐行业的媒体相关从业经历,以及目前的方向吧。

李志明:之前做记者,每天工作采访歌手音乐人,参加发布会,差不多过了那么几年之后在传媒公司、演出公司做了一段时间,现在在做电台“日谈公园”。

△李志明

伍叁伍伍:我2002年到2005年做过三年的记者,传统媒体——《北京青年报》。从2005年到大概2015年,我在《北京青年报》下面的一个文化公司做商业演出做了10年,这里面有音乐会、舞蹈演唱会。2015年之后我短暂创业一年多,走了一些弯路,去年加盟摩登天空。同时2011年开始我跟我的朋友王硕一起做了一个播客叫“坏蛋调频”至今。

老丁:我叫老丁,现在在南方都市报当记者。曾经在《Hit轻音乐》做过,后来去广州信息时报做了差不多八年,现在做音乐编辑和音乐记者。前年开始到南都,还是做音乐记者,同时在做“着调”公号做到现在。

莫丽玲:大家好,我是莫莫,相比各位嘉宾我是最浅的。老丁老师提过我们俩曾经在一个杂志,可惜没有共事过,我进去之后老丁已经离开了。我经历的头十年跟音乐有关,后来去了独立电子音乐电台,做了四年多的内容之后想做一些跟人和活动有关的事。我从市场和项目管理角度参与了音乐节、音乐艺术节包括其他大小型的巡演还有商业演出这一类活动。去年开始在主打中美市场营销的公关公司工作,现在担任运营管理的职务。

主持人:随着数字媒体日益发达,纸媒尤其是传统音乐杂志逐渐在消亡,在这个趋势下,中国还会有音乐杂志吗?

老丁:如果讲音乐杂志的话,有做独立和商业运行的杂志,这是十年前情况。大概从我离开音乐杂志之后,我还给一些杂志写稿,基本上也算是看着这些杂志发展的。那时候做一个媒体记者对音乐杂志还是非常有感觉的。我也说不好从什么时候开始,音乐杂志变得屈指可数。从我自身来说,我做音乐杂志做了一年,做报纸做了差不多十年。

顺便说一下报纸情况,我刚才也在想,目前来说整个中国的我大致估算单纯在跑音乐的记者可能都不超过10个人。大部分原来的音乐记者都跑综艺去了,或者跑影视去了。音乐记者都没了,音乐杂志或者音乐媒体的这些源头就没了。我觉得李叔他们当年可能一个报纸还有两个音乐记者,如果算上古典的话不止两个。现在音乐记者很少不算是一个很稀罕的事情了,包括《我是歌手》,其实都是综艺记者在跑,并不是音乐记者在跑。

△老丁

莫丽玲:我进入这个圈子的时间相比各位老师算比较晚,是从2007年开始从事音乐平面媒体工作。那会儿其实还算是一个相对活跃但是已经能预料到有点日薄西山的趋势了。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时候我们的音乐杂志需要借助很多外媒刊物参考,这也算是音乐行业从业者的福利,大概每个月订阅十多本国外刊物,当时第一本停刊的美国音乐杂志是《Splender》,由线下全面转为仅有线上订阅;随后陆陆续续又有许多音乐刊物缩减发行量或改变发行方式,这在当时已经是一个预警了。2009年我们还特别兴奋地为“Hit”做了个十周年特刊,当时大家还一起展望15年20年庆,很遗憾到2014年这本杂志没有再继续做下去。

与其说音乐杂志消亡了,其实我想的更多是我们还需不需要音乐杂志?因为现在音乐是触手可及的,获得的渠道很多,大家也能够在这么多平台通过多种不同的方式来发出自己的声音和见解,还能不能有一个具有前瞻性的刊物来引导大家,或者提出这方面的见解。我知道摩登天空伍叁伍伍这边去年恢复了摩登自己的杂志,我觉得伍老师这边可以讲一下。 

伍叁伍伍:摩登天空杂志恢复跟我没什么关系,这个决定是老沈做的,因为他一直有杂志情结。上个世纪的90年代末的时候摩登天空刚刚发展起来,他们曾经自信心膨胀办了一本杂志,这个杂志第一期印了五千本,卖得特别好,第二期印了一万本也全卖掉了,第三期印一万五,到后面印两万,到杂志出了第十期,因为赔钱太多了,压了好多货就停了。也是因为没经验,当时他们确实没经验,我相信90年代末的时候很多杂志都是那样,他们并没有一个期刊的刊号,他们拿的是音像出版物的板块,那个叫有声音乐杂志。

2016年老沈又重新做了一个决定,因为他一直有这个情结,想把摩登天空这本杂志重新做了,他为了这个事,其实也不是光为了这个事,成立了摩登天空数字传媒这样一个公司,专门做传媒这一类的项目,其中比较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复活摩登天空杂志,复活之后摩登天空杂志现在大概是每季出一本。在这本纸刊之外,我们还有线上的部分,包括所谓的新媒体,微信订阅号,就是双微。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比方说豆瓣、流媒体音乐平台上的这种图文推送,包括一些视频,大概是这样。

接着莫莫的话我们不妨思考一下,我们还需不需要音乐杂志?其实我想说的是可以往回推一下,我们从前为什么需要音乐杂志。首先是资讯,第二是引领指引。在我们缺乏资讯和资源的情况下,听什么是特别重要的事,所以大家需要乐评人,需要音乐杂志在纸质出版物上写文章,因为当时互联网还没有这么发达。尤其是有声音乐杂志更加满足了大家看到也能听到关于某一个乐队的东西,我看到这个乐队的介绍,他们有一些什么事,同时能从这本杂志附赠的有声的光盘或者磁带当中听到他们的音乐,这是特别立体的感觉。某种程度上,后来的互联网替代了音乐杂志的功能,因为大家都能在中国免费听几乎所有的音乐,当然现在这个现状正在改变,听音乐的同时我们免费从网络上获取各种各样的资讯。现在有很多人在写关于音乐的一些评论和介绍。

我觉得在今天最好最方便的音乐杂志,或者说能替代从前有声音乐杂志的可能是曲库,各种各样的曲库。他们比方说QQ音乐、酷狗,但是我不太了解因为我不是那些平台的用户,还有虾米、网易云等等。我有个非常好的朋友在百度音乐,他的一大爱好就是做曲库。在这些平台上,首先有海量的音乐,可以实时播放,同时还有各种各样的文章和主题,能够让你在上面获取资讯和指引。从前的音乐杂志除了物质形态外其他东西已经全被现在的互联网替代了,我们可以在互联网上实现从前看音乐杂志的功能,除了我们不能真正摸到和翻开。其实没必要为音乐杂志所谓的消亡而难过,现在连唱片都卖不出去了,你还卖什么杂志。

△伍叁伍伍

李志明:杂志消亡不可惜,没什么可惜的。最开始的几个杂志首先是《音乐天堂》,因为那个时候买不到外国那些磁带,那时候还是磁带的时代,还没有互联网,在座很多人都是互联网原住民,一生下来都是互联网。我们那时候想听这些磁带,怎么买是一个问题。我高中在海淀黄庄,经常走路去海淀图书城那边买磁带,突然发现《音乐天堂》连杂志带磁带才十几二十块钱,也太值了,后来才发现他们家没有版权,硬拿过来卖的,但这些杂志还是养育了中国那一代无数想接触国外音乐、特别是摇滚乐的青年们。

但是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挡科技进步的洪流,什么叫音乐杂志,不就是纸嘛,那我们很多年之前就已经不用竹子和羊皮写字了。现在音乐其实就是两个东西,或者音乐媒体就是两个东西,一个是资讯,一个是引领。资讯的部分现在几乎都已经不需要了,因为听歌的地方本身就是一个大的平台,引领的部分自然会有比如说像两微,现在变成两微一抖了,再比如说我们做电台的有很多空间去给大家分享自己对于音乐的审美。像摩登天空这样的杂志是不是有存在价值,当然有。我个人觉得做一个类比的话,有点像黑胶的感觉,现在唱片是卖不掉的,但是可能99.99%的人都在线上听音乐,还有0.01%的人买唱片,这就像有人去买纸质的杂志一样。

莫丽玲:我想补充的一点是关于前面提到的新的传播形式,如果不需要音乐杂志的话需要什么?需要曲库,也就是国内比如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等平台的“歌单”功能,或Spotify及Apple Music上的Playlist。它可以跟播客跟文字跟图文有一个有机的结合,既能代表传播者或者建立者自己的品位和想法,其次它的传播性和可获取度也特别高。

△莫丽玲

主持人:现在像播客或者音频平台这样的媒体形式,在内容上面近几年的趋势大概是怎样的?

伍叁伍伍:其实我觉得不应该从播客的形态上说,因为首先播客这个东西并不是一个新生的媒体,其实苹果的内容部门在中国有分部之前,播客这个东西就已经存在了。我记得2012年还是2013年的时候,苹果在美国播客的总负责人专门飞到北京,把北京这些比较活跃的做播客的人叫到一起跟大家宣讲:我们这个软件最近又推出了什么新功能大家可以用,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我们当时就提问了,因为那时候年轻,总想着商业化,我就问他美国用苹果做播客的人是怎么商业化的?怎么赚钱?苹果平台会不会帮助他们?他的答案是No,我们只负责提供平台,至于找奶吃的事大家自己负责。

我当时对这个事的理解就是把播客打回了为一个网络时代自媒体的原形。如果打回到自媒体的原形,不难理解播客在这个时代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其实就是一个自媒体,不过形态是音频。老丁做着调,其实是图文自媒体,里面也会嵌入一些音乐,其实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喜欢看字的去看微信图文,喜欢听声的,旁边如果放一个声儿让你感觉更舒服的话,你就放播客,反正就我来说播客就是这样一个东西。

李志明:我自己最近一两年老去想自己作为一个媒体人的状态。其实向往那种影响力,觉得我们写点东西让大家看见,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是我老觉得之前在《北京商报》也好,《新京报》也好,那么大的发行量在这,肯定影响千万人,会有那种成就感在里面。但后来也的确遇到一个瓶颈期,觉得我老不知道他们是谁也挺寂寞的。因为媒体是单向的输出,我们不像现在可以留言或者打赏。  

现在做电台,虽然音乐部分的内容没有那么多,但很大的乐趣在于我终于知道他们是谁了,这个挺重要的。很多时候就是大家有一些留言互动,或是关于节目内容的一些沟通交流,会让我们更多地意识到自己做这件事的价值所在。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互联网, 莫丽玲, 伍叁伍伍, 李志明, 老丁,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