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会 | 三年来,EDM电子音乐节市场到底经历了什么?

杨舒钠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4-19 14:28 点击:
【字体: 】   评论(

EDM电子音乐节市场在近三年来的发展和经历,以及更多关于电子音乐现场运营方面的经验。

在4月,音乐财经曾发表过一篇近年来中国电音节市场趋势和困境的文章,在这里,我们邀请到几位电子音乐节合作运营相关公司的创始人为与我们探讨一下EDM电子音乐节市场在近三年来的发展和经历,以及更多关于电子音乐现场运营方面的经验。首先是丛林文化创始人周搏一先生,RICK OCEAN娱乐创始人王翱翔先生、娱乐总经理韩晔先生,以及深圳市兄弟时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黄麒先生。

主持人:最近三年,国际知名DJ的驻华演出开始逐渐增多了,电子音乐节在中国处于爆发状态,电音迷已经成为现在音乐节一大主力群体,有人说,电子音乐最大市场会是在中国,您们是如何看待的呢?

△王翱翔与韩晔

韩晔:关于音乐节这个问题,最近这几年大家也知道从参与的人数包括音乐节的场次越来越多,2016年、2017年、2018年,今年数量更多了,包括大的品牌,全部都进入到中国。未来发展其实是一个往二线甚至三线城市下沉的一个发展趋势,尤其是在今年我们以前认为不太会去参与的地方,像潮汕,包括今年三亚也都开始做音乐节了,我们认为在二、三线市场其实会有一个更大的发展区间。如果这些人口基数爆发的话,中国一定是全世界最大的一个市场。

王翱翔:我是2010年的时候开始进入音乐这个行业,2010年我在成都成立的电音节目是整个四川首档、也是唯一一档电子音乐栏目,在2015年开始投资并参与风暴成都站落地和执行。关于现在电子音乐的中国市场,去年在国际音乐峰会上我曾与韩晔讨论过,未来大家很看好亚太地区的发展和人口基数。现在美国整个电子音乐市场是发达的,90后的年轻人收听电子音乐比例是25:1,而在中国这个基数很小。但是中国人口基数却很大,所以有一天我们做到美国这个比例的话,可以算一算这个数字之庞大,所以说中国未来的发展潜力非常的大。

周搏一:我们办的丛林,做活动也跟电音相关。电音这个东西不是说听就听的,美国有两、三亿人,他们大部分听流行音乐,而对跳舞这一件事的理解也比我们强很多。中国有十几亿人,但是这种一线城市及周边城市能辐射到的所谓时尚青年或者潮流年轻人听电子音乐,其实并没那么多。要做好这件事的潜力很大,但是大家一块先把电子音乐文化做起来,才能把产品做起来。

黄麒:我特别认同周搏一说的这句话,因为我们公司有一个股东是个知名的短视频平台,所以拿到他一些数据后,我们看待做电音这件事蛮复杂的,它需要一些比较懂专业电音、又要理解所谓的中国社会摇的人去做一些转变。因为其实在我们看来,在做下沉这件事情上,我们一直想去做探索,在中国三四五六七线城市里那些小孩,年轻人里面,他们其实有在接触所谓的类似电子音乐,但是他们对这种音乐的理解就是社会摇,或者只听说叫DJ。但是我觉得如果我们认识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去做这个转变的工作,如果我们做的好,中国的市场非常大。

主持人:黄先生也办过以及了解过电音节市场,电子音乐节现场已经越来越不限定于只是音乐这种形式了,国外很多大型电子音乐节开始走向多元化,一些艺术装置、游乐设施慢慢在呈现和发展,您觉得怎样呈现才能给电音迷带来更好的体验呢?

△黄麒

黄麒:这个是跟中国电音市场的真正电音爱好者的数量增长、电音迷怎么理解音乐节、政府的一些行政报批、不同地方不同场地的不同限制等,都是相关的。比如奶油田刚刚在广州站比较地标性的建筑做了一场音乐节,那里其实限制非常多,所有的摊位还要抗台风,其实我觉得中国还需要演出商去配合政府做出一些标准,才能慢慢打开市场。

主持人:之前丛林也办过电音节,当然也有请过很多国内外的知名艺人,现在有一个问题,世界上电音节都是以国际知名DJ为头牌,如何能够在营销国际DJ的同时更好的把国内优秀DJ带进电音节市场呢?

周搏一:首先国外电子音乐发展了那么多年,国内才发展这么几年,国外电音确实好,咱们有差距。从艺人角度来说,首先他的作品上的艺术核心以及创作本身要提高。作为主办方,或者制作方,我们能帮他做什么。外国艺人请一个大牌过来,对方视频做的真的很好,人家有专门的灯光师,带专门的调音师,所有的团队带过来之后,给观众呈现一场特别好的体验之后,观众才愿意买票,他就有票房。如果我们中国艺人有这一套制作团队去帮他实现这些东西,让他的演出有上百平米屏幕呈现,有这些很好的配套的东西,制作非常精良,通过灯光也好、视频也罢,去加强他音乐作品的表达。可能有些人听不懂你的东西,但是看这个图象的时候可以帮我理解这个作品,把语音的障碍割除,这样才能更好的发展。我们希望去捧自己国内的艺人,我们一直有这样去做,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我们会努力。

主持人:处于一个发展中的过程,我们目前还不是那么成熟。

周搏一:好多人都在做且做的很好,未来还会更好的。

主持人:下面请问王先生,国际品牌音乐节纷纷落地是好事,乐迷会关注到国外电子音乐,如何借助市场趋势带动华语电音发展呢?

王翱翔:国际电音品牌进入中国有好多年了,我们今年也在和EDC进行深入的合作,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带动整个中国电子音乐发展和电音节的发展,光靠音乐节是不够的,我们要注重一个核心的平台是教育,以前是没有电子音乐学科的。我是两周前和四川音乐学院教授聊天,他们是去年开设班教电子音乐,仅仅只是非常初级的,还没有涉及到制作阶段,就是简单的一些电音知识。教育我认为以后要改变,中国的电子音乐市场,教育是核心关键。

第二个要寻求多方面的合作。品牌、音乐节、或者是艺人歌手及制作人之间的合作。现在新生代的一些艺人,比如吴亦凡、张靓颖,他们也在和一些电子音乐制作人合作,可能一些艺人合作的次数不多,但他们愿意去尝试。昨天我和杨坤聊天,他说看中国流行音乐的天花板,他认为中国流行音乐再怎么做也差不多,他也愿意和电子音乐的艺人进行尝试,在下一步他会发一张以电子音乐为主的专辑,现在也在寻求牵线与制作人进行合作,所以说合作和教育才是未来推动和改变整个中国市场电子音乐的核心。

主持人:之前我们了解过,韩先生也举办过一些电音节和派对这样活动,请问您认为发展本土化电音节的文化与商业壁垒在哪里?阵容、营销,亦或存在哪些根本性问题?

△韩晔

韩晔:这两年越来越多人开始进入电子音乐这个领域,成立自己的本土品牌。坦白说国人喜欢跟风,大家觉得电音市场很好,像上海风暴一年能做成每天2-3万人一场,包括请到DJ,感觉这些事好像很容易,找一个做明星演唱会的团队就能把这个舞台做起来。但是实际上并非如此简单。从根源来讲,如果你想做一个音乐节,你要想清楚你的品牌定位到底是什么,到底想做什么样风格的音乐节,受众以及目标群体到底是谁。还有一个最核心的问题是,你的音乐节品牌有没有文化根源存在,你是否能跟你的目标、客户和粉丝建立一个联系,而不是说仅仅请一帮特别好的DJ去搭一个舞台,最后结果做完就没有延续了,或者没有把这个品牌建立起来。

所以我的建议是,如果真的要去做自己的品牌,一定要想清楚到底想做什么,你的目标是什么,这个我认为是非常关键的。当然这些都想好之后,请艺人也好、看预算多少也罢,你能什么样标准,灯光舞美制作什么程度,是不是最终留住真正花钱来你现场这些人,因为我们去年在北京做的时候,第一场的时候我们花很多钱请艺人,做到第二场第三场时候,艺人级别没有那么高的时候,我们发现用户重复度到40%以上,大家会因为感觉来你这儿是一个很放松很嗨的状态,而不再完全为你的艺人,为你的证来的时候,这个其实才慢慢建立。

主持人:接着您的话题,我们可以看到目前电音节90后和00后是目前电音节的主要消费群体,他们帮助电音市场继续扩大和推广,同时他们也是对于现场体验有很多见解的新一代,你认为中国电音节市场面对到底是怎样的受众群体呢?未来会不会有哪些变化?

韩晔:我们在看电音的主流用户,80后、90后、00后,这些90后00后会是一个主力部队。但是这三个年龄段的起点是不一样的,80后最早参与电音节还是以本土为主,可能从2013年开始参加,包括后来有风暴、长城等电音节,我们才了解到原来电音节是这样一种形式,出国再看到很多国外音乐节,能够了解到这个市场是怎样的。但是很多90后或者00后,包括一些在海外回来的朋友们,他们一开始去的时候可能是EDC,当他回来时会发现与国内电音节相比有一定差别,即便艺人是一样的,但我们能从中知道中外音乐节在制作方面是有一定的差距。这个时候作为主办方来讲,首先一定要根据用户的需求,以及实际本质以外,在制作上面呈现的更好。因为现在电音市场,其实已经进入到2.0的时代,不再是以当年最早拼艺人的时代,更多可能关注到电音节的现场体验是不是优秀,从制作到舞美、从餐饮甚至到整体服务是不是做到了标准化。这次我们跟热波传媒一起参与到EDC项目时候,我们把米其林一个品牌代入到EDC里面,所有EDC的VIP现场都有米其林二星主厨为其做餐饮,定价也设置得合理,五人的套餐最便宜才688块钱。 

这些90后也好、00后也罢,让他们感受过国外的电音节之后回来再看国内电音节,会发现其实中国也有很好的现场体验,大家都在共同进步中。

主持人:刚才王先生也聊了一下关于电音节市场的看法,很多人觉得我们电音节效仿国际上电音节,您认为如何做出本土化的电音节才更融合大众市场需求呢?

王翱翔:现在国内的制作舞美、整个团队,包括现场的把控,其实很多方面是不输于国外一些音乐节的。主要难点是先找准一个定位,找准一个主题。第二个难点在于中国目前比较成熟的电子音乐团队不多,大部分通过以前做流行音乐转换到了电子音乐领域,大家感觉搭建一个舞台很容易、做这样一个活动很容易。但当真正踏入电音圈子以后再做出来,会发现其实这里面是有很多难点的。为什么国外EDC做的好,它已经有25年的举办经验了,我们和老外在一起交流时发现他们整个环境的控制,包括餐饮、医疗、救援等等,已经有一个成熟的体系。而中国目前的情况还在发展当中。但是我觉得不管丛林也好,风暴也罢,中国电音市场通过这几年的发展局势来看,我们真正办起来的电音节不输于国际上大部分的电音节。

主持人:现在比较流行古风/中国风元素的电子音乐,跟国际电子音乐作品相对比的话,请问周先生,那些国际上的知名DJ做出来的音乐,为什么大众的接受度会更高?

△周搏一

周搏一:因为那是真的。我觉得古风/中国风这个东西,它不是形式上的,它是你对生活的理解,或者对情感的理解,表达的时候用什么表达不重要。用感受再通过艺术家的技术,使得观众得到共鸣,才会认可你的作品,喜欢你的作品甚至演出。所以我觉得不要强调形式太过分,东方的思想理解这个世界、看待这个世界,得到一些感受,再用一些技术手法表达出来属于国人的东西就是好的。

主持人:近三年来,电音节的举办除了遍布一线城市,也开始逐步扩大到二、三线城市,您如何看待电音节市场在今年呈现出的强劲蔓延趋势?

黄麒:我觉得其实这样的蔓延有好有坏,好处当然是大家一起在培育电音市场。首先电音节怎么呈现才是好玩的,当然坏处也有,过分的透支头牌DJ艺人,使得他们价值越来越高,这其实不太健康。我曾经是做演出的,也经历过一波头牌艺人透支情况。其实我们是一直希望去做一个下沉的电音市场,我觉得我们需要去做起来很多中国艺人,无论高端还是低端,没有好和坏之分,从一线大城市甚至五六七线小城市的年轻人,电音节应该带给他们更多的快乐,我觉得这种音乐现场就是有价值的。

周搏一:我还是觉得要先做好电音文化。让大家知道电子音乐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去电音节玩,它如果知道比唱KTV好玩多了,他可能还得抢票去现场玩。但是如果电音市场供给大于需求,就没人去买了。

王翱翔:结合黄先生和周先生说的,这三年我们做电子音乐节,有变化也有没变化,没有变的是门票价格没有变,三年前风暴我们卖380元,现在还是380元,但是艺人的价格却翻了不知多少倍。我们现在想的一个问题是,夜店、酒吧、音乐节上面,不要中间商来赚差价,这个也是一个核心的问题存在,大家可以思考一下,如果一个艺人100万美金,他只打碟一个半小时,那么两个舞台需要多少艺人。这些艺人靠中国市场为生,但是他们每一年价格都涨了很多,很贵。其实很多的音乐台前很光鲜,幕后其实是很辛酸的。

主持人:国内电音节市场这块的DJ报价目前还处于混乱的状态,并没有很清晰明确的定位。

王翱翔:一些公司已经把这个行业做到了一个壁垒,现在我们想把它突破。

韩晔:接着王先生的话题,我们的确会碰到这个问题。中国很多地方政府、主流媒体、各种平台,他们对电音的了解还需要更多的一个提升。很多地方政府并不了解什么叫电音节,电子音乐是什么,DJ是什么。当你需要发展电音市场的时候,必然需要当地政府、媒体等他们对这方面的支持。其实我对电音节市场最大的担心在于,目前为止整个电音行业它并没有获得主流媒体的一份强有力的支持。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今年跨年的时候,地方卫视当时找到我,他说想请一个顶级的艺人上台,到总编室的时候,台领导说他是谁,我没听过,那我为什么要请这个艺人,等等。因为这些原因,你会发现,流媒体平台数据显示去年排第二的DJ艺人,在主流媒体甚至领导阶层这边还是行不通,大家认为电子音乐还是属于小众的事情。其实这些壁垒才是我们应该真正去突破出去的。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更多更好的中国艺人,让更多主流平台、地方政府都对电子音乐有简单了解。要不然的话这个市场只会越做越小。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博览会, EDM电子音乐节, 周搏一, 王翱翔, 韩晔, 黄麒,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