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打造让年轻人喜欢的“新”夜店?十三姨:One Third是一个开始 | 对话

编辑部爱的使者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1-10 14:58 点击:
【字体: 】   评论(

工体“不夜城”再添新丁,这次是专门为年轻人打造的夜店文化品牌。

文 | 编辑部爱的使者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李禾子

10月27日晚上10点,朝阳区工体西路One Third俱乐部门口挤满了形形色色的年轻人,大家都在等待这家新夜店试营业开放。

One Third所在地原名Liv,号称“亚洲第一派对空间”,占地3000平米,用老板十三姨的话来说,Liv是“层高又高,空间很好,一根柱子都没有”,特别适合用来做演出秀场,但是同为另一家夜店SirTeen的管理者,十三姨此前一直因两家夜店客群重叠“打架”而困扰,于是她在今年1月关闭了运营四年多的Liv,经过一系列整改,将新店客群定位在年轻群体。

经营夜店品牌十年的十三姨一直是个勤奋且善于创新的人,她认为现在夜店中像SirTeen这样太过“壕”和“奢”的俱乐部让年轻人有距离感,“SirTeen装修走的是Artdeco风格,还掺杂了很多豪奢的元素,我经常会讲,SirTeen就是夜店品牌中的Hermes和Chanel,在服务细节上很多方面都会体现精致和尊贵,虽然SirTeen也做了很多百大DJ的演出,很多年轻人也会追逐这个品牌,SirTeen的命名也是‘先生’和‘青年’的结合,不过SirTeen的客户群主要为90、95前,而One Third的客户群主要是更为年轻的95后。”

而且从去年开始,她观察到中国娱乐环境发生的变化,“10年一个迭代,娱乐产业的迭代期到了,90后95后涌出,成了主流消费和玩家,欧洲电音市场也逐渐进入中国。我觉得产品要改变,而非衍变,才能有生命力。”所以原计划花300万元的整改,变成了最终用6000万元打造成一个全新的One Third品牌,“人生最好的三分之一,这是One Third的品牌Slogan,是希望大家能把三分之一的娱乐时间放在这里,剩下的就是去成就事业,过自己的生活。”

为了让One Third与走高端客群的SirTeen划开,十三姨从设想之初就认定One Third走的是“新工厂”感觉——她将夜店设计比喻为画画,说自己想到如何生发One Third时会像画家一样,提起笔就放不下:“我最早的灵感源于柏林的传奇夜店Berghain,那家店没什么装修,像个地下工厂,但是非常有特色,One Third就想要变成北京的新工厂,有点像把798往二环里搬的感觉。”

另外,在内容方面,One Third也与走主流电音路子的SirTeen不同,会以年轻人的品味为主做一些Future Bass等潮流音乐;在设计方面,则使用可移动式拆装卡座,拆掉座位后室内将完全变成一个最多能容纳1500人、客流量高时能达到3000人的大工厂。

按照十三姨的说法,One Third并非只是一个夜店品牌,而是其新型产品线中的一环,围绕夜店,未来还会做室内音乐节,和成立公司培养本土艺人并把他们推向国际等——事实上,在试营业当天,旗下就已经有一位艺人去到新加坡参加音乐节了。


“我们未来想尝试很多东西,从这次One Third出发,未来去进行跨界的、有意思的尝试,包括音乐节和艺人经纪等,比如我弟弟是在艺人经纪公司工作,他曾经给我说有时有些艺人没有地方排练,得到特别远的地方去,那我就想到可以在下午或者某天晚上,选择登对的合作拍档一起在店里做有意思的演出,比如红磨坊这样的秀,芭蕾舞还有歌剧等,交响乐也是可以做的。”十三姨说。


以下根据音乐财经与十三姨对话资料整理:

“十三姨”这个名字非常有意思,能否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个名称的由来和你之前的从业经历?

十三姨:我的本名叫做刘婷婷,这个名字可能大家会有点陌生,但是提到十三姨的话,很多人其实就会知道。我从2007年进入夜店行业,是加入了搜浩集团,他们旗下有个No.88品牌,2009年在北京开了第一家旗舰店拿铁,我加入时搜浩集团的董事局有12位成员,我是第13位,也是唯一一位女生,年龄也最小,前面12位成员对我都很欣赏,那就开玩笑说那就叫你十三姨吧。这个称呼后来就一直这么叫下去了,很多消费者也都习惯这么叫我。

之后我带着自己的产品和团队与诺亚方舟集团合作开始运营SirTeen。诺亚方舟集团隶属于诺莱仕集团,是亚洲最好的娱乐公司,在全中国共有200多家夜店,上海就有26家,包括MYST、FUSION、MINT、M2和外滩游艇会等,中高端全覆盖,我也很欣赏这个企业,包容度非常高,会把夜店当做事业进行企业化、标准化、流程化和系统化。而在运营SirTeen一年半以后,我担任了北京的总裁,也成立了拾叁集团,除了SirTeen还接管了Liv和楼下的Circle,管理三家店。

作为一个新品牌,One Third有什么不一样?

十三姨:其实现在中国夜店市场的竞争是很厉害的,但是目前在我看来中国的夜店都在拼百大(阵容)、拼一个大大的LED和灯光。One Third会做一些跟目前市场上不一样的东西,比如我们会有一些秀,这些秀的引进团队是荷兰阿姆斯特丹做Tomorrowland音乐节视觉秀的团队,让客人在体感服务上感受到差异。

这个品牌的主流客群是年轻群体,我们也有考虑到他们处于刚入世状态下的经济状况,所以门槛会定得比较低,而且在酒水结构方面会针对客群进行调整,不会全是高端酒水,主推野格和伏特加等,年轻人都可以消费得起,让大家能开心享受音乐和声光电。就像我们的slogan,‘人生最好的三分之一。’把人生最好的三分之一放在这里,剩下的就是去成就事业,过自己的生活。


刚才聊到说会做艺人经纪和尝试做很多新的演出,那么One Third目前规划如何?

十三姨:我们会做本土的艺人。One Third现在驻场很少,目前定的是在开业稳定后会尝试做各种演出尝试。比如全球还有很多没有进百大的艺人,但是他们粉丝非常多,现场也很棒。像之前我们请过Roby Ross,她是个网红,但是大家比起百大更喜欢她。之后我们也会想请东南亚的DJ,还有中国本土的艺人,把我们自己的DJ推到舞台上去。


我们的艺人选拔非常严谨,其实这方面我不是特别内行,但是我打造了一个非常专业的团队。前段时间我们做了一个Raver集结令的活动,11月2日,全中国很多地区的Raver都会带着队伍进入北京,我们会集结消费者群体——他们比我们更专业——进行双向选择,比如我们会罗列最近三个月里规划的艺人名单,像问卷调查表一样,让消费者选自己喜欢的DJ。其实现在不管是什么商业炒作或运作,谁也欺骗不了消费者,欺骗不了爱音乐的人。

提到规划,我还说一下产品的吸引力。我经常告诉团队,我们要去引领市场、引导和带动消费者,要做第一个市场上吃螃蟹的人,而不是去迎合市场。其实很多人,他们来的时候或许是通过朋友介绍,不会玩夜店、不会尬舞、不懂音乐的,什么都不会。但是人不懂会看,我们在打造的产品时要去带动这些客群,让他们沉浸在这种享受音乐的环境里,让他们感受到,在这里每个人都很放松,然后他的朋友或工作人员会为他介绍,拉着他的手站起来,把世界抛在脑后一起high,那么下次他就会再来,因为他知道这里能得到心情的释放,毕竟现在工作压力和节奏都非常快,他需要这么一个出口。而且可能他一开始是周末会来,之后平时小周末、朋友有生日局等也会选择过来玩了,这就是一个引导的过程。

传统的夜店都被看成是“销金窟”,现在One Third将门槛降低,会担心盈利吗?

十三姨:其实我们也会有区分,比如在布局和硬件方面会有一些商务座的设置,还有厂长办公室等开合比较私密的空间,一些明星和经济基础相对不错的客群会来。而且现在我们也有很多富二代客群,他们的消费力是很强的,因此未来盈利方面我是不担心的,更注重的是产品本身——我相信音乐本身的魅力会吸引95后和千禧一代,他们的人生观和娱乐态度都和以往不同,他们会花钱追逐Rave和百大DJ演出,所以我有信心One Third能吸引很多喜欢它并且能够承载它的客群。

最近的计划?

十三姨:明年One Third会走出北京,目前我们正在南京选址,准备One Third和SirTeen各开一家,另外还有全国一些娱乐氛围比较好的城市,我们都在找自己的口岸。


为什么是南京?

十三姨:因为南京虽然是个省会城市,有太多优秀的客群和好的消费者,但是目前还没有特别好的娱乐品牌,我觉得我要去解放他们(笑)。

最后来说点夜店里有趣的事吧!

十三姨:说一个“夜店无真爱”的话题吧。

通常大家对夜店男女之间的关系会觉得很暧昧、甚至是不好的状态。但是其实夜店真的有真爱。我在夜店这行做十年了,见过太多太多终成眷属的有情人,其实夜店人和玩夜店的人在我的认知里都是非常性情,很Open,有情有义,喜欢交朋友,很开朗,每个人都特别Nice。而且我们是一个媒介平台,在这里,儿女情仇、开心的不开心的事都会发生。因为凌晨一点以后,面对的所有人都是酒醉或者微醺状态,其实是很好玩的,大家人性的本能都会散发出来。每个人喝完酒的状态不一样,有哭的有闹的有睡觉的还有打架的,去看他们就是在人生,特别有意思,这也是我喜欢夜店这个事业的地方。

(文中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十三姨, One Third, 夜店,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