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音乐20年,这名制作人说:“中国市场喜欢Future Bass” | 专访

编辑部爱的使者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0-13 11:08 点击:
【字体: 】   评论(

事实上,一个好的厨师并不需要最好的厨具或者食材来烹饪,而是需要自己有创意。


△ Laidback Luke在上海风暴电音节

文 | 编辑部爱的使者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宋子轩

谁是Laidback Luke?

出生于1976年的DJ Laidback Luke原名Lucas Cornelis van Scheppingen,是荷兰与菲律宾混血,从小在荷兰长大,他在1992年左右开始接触电子音乐制作,并在几年后成为DJ,与David Guetta、Steve Angello、Sebastian Ingrosso、Axwell、Example和Junior Sanchez等音乐人有过合作。

有趣的是,Laidback Luke还是一位武术家,曾经在2013年代表荷兰到中国参加武术锦标赛,他也曾在有关Steve Aoki的纪录片中出镜,这部影片获得了2016年格莱美提名。

虽然Laidback Luke在国内的大众知名度不高,但却在电子音乐圈中非常出名。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因为他在数十年间经常在YouTube等平台发布电子音乐制作与DJ教程,国内不少寻路无门的年轻电子音乐人从他那里得到了不少知识;第二是因为其创始的厂牌Mixmash签约了中国年轻DJ Unity——随着中国电子音乐市场越来越多收到国际注视,中国电子音乐人也有不少被海外厂牌挖掘,例如Curtis和Carta就签约了Spinnin’ Records,Chace则签约了Barong Family等。

今年的IMS峰会邀请Laidback Luke在首日进行有关电子音乐二十多年变迁的主题演讲,以及在第二天的Workshop环节为电子音乐爱好者进行基础的DJ知识讲解和演示,他也带着包括Unity在内的Mixmash厂牌旗下的几位年轻电子音乐人参与了厂牌东西方文化融合的现场讨论。在活动间隙,音乐财经和Luke聊了聊他的从业经历和音乐生涯发展

以下根据音乐财经与Laidback Luke对话资料整理:

你在IMS峰会上发表了针对主题“数字风暴”的演讲,主要总结了电子音乐二十多年来的发展。很少有艺人对此发表演说,为什么IMS选择你来对这个主题进行阐述?

Luke:实际上这是IMS与我相互选择的结果。我很喜欢这种进行阐述的角色,就像我平时在 YouTube和Twitter等社交媒体上做的一样,给人们一些指导或者分享经验。虽然对我来说在这么多人面前进行演讲还是有点困难,因为我平时都是在播放或者制作音乐,但是他们(IMS)真的很好,给了我这次机会发声。


△IMS峰会现场主题演讲

结合这次演说,二十多年来电子音乐的发展对你有什么影响?

Luke:我一开始是一名制作人。1992年,我发现可以在电脑上制作音乐,那时候MIDI正处于发展的过程中,人们开始用它制作音乐,这对我来说是一场革命——虽然我来自一个音乐家庭,但是大家都是演奏乐器,所以当我开始“制作”(Programming)音乐时,这对我来说是一件新奇而美妙的事。

我制作了五年的音乐,第一首歌在1995年诞生,之后我开始做DJ,第二年就有了演出。我认为我做DJ的方式是制作人做DJ的方式,我用各种元素和节奏“控制”音乐,像当制作人时一样,让音乐变成我想要的样子。所以我DJ时用的工具(制作人和DJ)二者兼有。这是很长的一段过程,让我测试并寻找到了自己的风格和品味,我对自己现在的状态感到非常舒适。

你提到用制作人的方式做DJ,现在也有很多DJ不是制作人。

Luke:这里有一个很大的误区,就是大家认为DJ应该也是一个制作人,这就好像要求一个烘焙师也必须是一个厨师一样。虽然二者经常融合在一起,但是却是属于不同类别的。出色的制作人也不一定代表他是一个优秀的DJ,他们可能并不知道真正的DJ是什么样的,上台演出也需要专业DJ们的指导——可能制作人知道怎样制作专辑,却不明白什么是EQ(均衡器)。

你现在喜欢做什么样风格的音乐?

Luke:我对任何类型的音乐其实都保持开放态度。严格来说,我最开始是一名Techno DJ,这让我觉得自己在音乐上的能力非常受限。在那个时候我遇上了困难,所以就停止了音乐制作和DJ,决定给自己更多自由去体验更多的事,比如唱歌、弹吉他、在歌曲中加入一些流行的元素等,当我拓展到所有的音乐类型中,我感到自己的局限被打破了。

这些年我作为艺术家遇到了很多挑战,有很多人给我建议说你应该做这个或者那个,但是我认为,为什么不都做呢?

电子音乐的热度已经传递到亚洲,对于现在已经变成商业术语的EDM,你有什么看法?

Luke :EDM是一个电子音乐兴起时从美国那边流传出来的术语。对我来说,这个术语代表的是舞曲,毕竟舞曲大部分都是电子的,所以二者十分相近。最近十几年,EDM成为了一个商业术语,专业上来讲现在Deep house,Break beats等,都是EDM。

现在在亚洲和中国发生的事更像是美国在2000年左右发生的(与电子音乐有关的)事,任何术语都是崭新的,音乐节也都是崭新的。讽刺的是,那些我们EDM Sets中的商业元素其实现在只在西方国家有听众,在中国没有那么为人所知。

你认为中国电子音乐的趋势怎样?现在也有很多华语歌手与海外知名DJ、制作人合作。

Luke :我主要在美国和欧洲演出,这些年也在中国演出过很多次。从我第一次到中国演出至今,我看到了很多(电子音乐市场的)增长。我第一次演出的时候在俱乐部场地里看到很多桌子、椅子,和现在的音乐演出场地有很大不同。最近的话,我对南京的某个小俱乐部印象深刻,大家都挤在一起,气氛很好。

我能很肯定的说中国市场喜欢Future Bass,我能看到。这和美国正在发生的事类似,但是(中国音乐人)用Future Bass做了很多令人兴奋的新的东西,当然不只是Future Bass,而是Future本身,我觉得这就是中国未来的趋势。非常新的东西正在发生,这会把这件事(电子音乐)带到新的高度。

另外,我认为在Trap等流行风格中加入中国Vocal是非常聪明的,因为现在几乎所有流行都是英语,但是为什么不在中国做大家都知道的、有根的东西呢?

你对现在年轻的电子音乐人有什么建议?另外有什么硬件或者软件的推荐吗?

Luke :创意是流动的。很多时候人们却被“科技的东西”缠住了:“我想要这种效果”、“这个必须是一种混响”、“我需要用均衡让这个Kick Drum持续至少三个小时”......然后在某一个时刻,你就失去了所有的热情,所有事情都变成了重复,而不是去想你在演出中感受到了什么。所以,保持创意,让你的Session保持越短越好,另外在闲暇时间休息好,然后随时完成你的音轨。

DJ设备的话,我是Denon(天龙)的大粉丝,我帮他们开发了一些设备,DJ们能从中获益。软件我用得都很基础,比如我会用Ableton Live进行创作,还有很多基础的插件。事实上,一个好的厨师并不需要最好的厨具或者食材来烹饪,而是需要自己有创意。

听说你参加过武术大赛(The World Championship),蔡李佛拳打得不错,还拿过奖。功夫对你的音乐有帮助吗?

Luke:其实没有。武术更多是为了精神与物理上的健康。DJ经常要巡演,很多DJ会常常喝酒、开Party,这些都不太健康,武术让我更加健康和有活力。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电子音乐, 中国市场, Laidback Luke, Future Bass, 专访,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