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M之王LiveStyle现在怎么样了? | 对话

李禾子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7-08 15:07 点击:
【字体: 】   评论(

来听听Randy Phillips都说什么。

△ LiveStyle CEO Randy Phillips

编译 | 李禾子

校对 | 刘而江

编辑 | 安西西

Electric Zoo、Life In Color等国际知名电子音乐节纷纷进入中国市场,这些IP的拥有者是早些时候陷入破产泥潭的电子音乐巨头公司SFX娱乐(SFX Entertainment,简称SFX)。在重组了高达4亿美元债务后,SFX于2016年11月宣布改名为LiveStyle,前AEG Live董事长Randy Phillips出任CEO。

这家大型现场娱乐公司曾运营有全世界大约100场活动,电音及电音周边在线商店Beatport,以及票务公司Paylogic。重组后的LiveStyle低调许多,向来在媒体面前直言不讳的Phillips如今大多情况下都表现得异常沉默。

在涉足电子音乐之前,SFX在娱乐行业成名已久。20世纪80年代,SFX创始人Robert F.X. Sillerman首先在电台业务领域展现了自己的筹资和整合能力,并在1993年正式成立了SFX Broadcasting公司;90年代,他将目光转向了演唱会主办业务,并在同期成立了SFX娱乐公司,随后成功培育了大量地区性的主办方——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建立了现在世界最大的演唱会推手Live Nation的核心。早期的SFX主要是一个演出主办方,曾在2000年以44亿美元的高价被Clear Channel收购。直到2012年,Sillerman才又以电子音乐节主办方的定位重组了SFX。

2012年开始,SFX走上大肆扩张之路,开始收购电子音乐节的制作方和主办方,并最终于2013年上市,当时的市值达到了10亿美元。 然而,因其在收购方面的支出远远超过了收入,去年2月,SFX终于还是递交了破产申请,Sillerman也不得不面对一系列的法律纠纷,身陷泥潭。而就在上个月月末,又有外媒曝出Sillerman新创办的公司Function(x)正式起诉Sillerman,称他非法盗用公司资产达660万美元。


△ SFX创始人Robert F.X. Sillerman

接任者Randy Phillips的能力是众所周知的。他曾是一名成功的经理人和厂牌高管,并执掌体育和娱乐公司Anschutz Entertainment Group旗下的现场娱乐部门AGE Live长达13年之久。他拥有着选用人才的眼光以及敏锐的风险嗅觉,这也让AEG Live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了世界第二大演出主办方,即便AEG Live现已更名为AEG Presents,也依旧保持着不变的地位。而作为北美音乐节市场最早入局者之一,科切拉音乐节(Coachella)的成功也同样离不开Phillips对于音乐节市场的准确把控,及其对该音乐节创始人Paul Tollett(他同样是AEG Live子公司Goldenvoice的总裁)提供的强大资源支持。 

接管SFX成为新命名公司LiveStyle的CEO之后,Phillips的表现也非常亮眼。今年1月21日,LiveStyle旗下世界著名电子音乐节Tomorrowland的预售门票一经上线,便在5小时之内宣告售罄。

相比AEG Live早期的工作,为刚成立不久的LiveStyle工作要繁复得多,所以尽管都是高管,两者对Phillips的挑战却是不同的。他在LiveStyle遇到的第一个阻碍便是财务问题。“我们一直在埋头处理遗留的问题,给公司未来的发展扫除障碍,”他说,“而且这些基本已经完成了,公司现在就要开始重建。我们已经从破产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没有债务,且资产完整。”

在组建团队和恢复公司架构的过程中,Phillips挖来了前环球音乐集团高管Charles Ciongoli做首席财务官。同时他还努力巩固与董事会及资方代表的关系,后者如Allianz Global Investors的Douglas Forsyth和Axar Capital Management的Andrew Axelrod(他同时也是LiveStyle的董事长)。

Phillips还着手重塑了公司的一些品牌形象,例如,他重申了LiveStyle的核心是“EM(电子音乐)”,而不是一直以来所说的“EDM(舞曲音乐)”。

今年5月,一家名为Venues Today的商业媒体对Randy Phillips进行了独家专访,他谈到了新品牌LiveStyle如何推动包括Electric Zoo、Mysteryland、Tomorrowland在内的各种电子音乐节品牌向前发展,并就自身状况、LiveStyle的现状以及未来规划都做出了坦率的回答。

以下为访谈实录:

Venues Today = VT

Randy Phillips = RP


△ 2016 Tomorrowland音乐节

VT:这份工作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RP:LiveStyle吸引我的部分和当初AEG吸引我的部分相同。人们现在把AEG看作是仅次于Live Nation的演出主办方,但是当我刚加入的时候,它正挣扎在存亡边缘,几乎就要成为一个失败者。我喜欢挑战,喜欢一步一步做成一件事的成就感。在你生命的某个时刻,这已经不仅仅是钱的问题。生命太短,做你不想做的事情, 或者和你不喜欢的人打交道,我喜欢这样的挑战。我和董事会成员的相处得非常融洽,他们非常有团队精神,我们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开放透明。因为在这个公司里没有政治,它给了我机会去真正地建立我希望建立的东西。

VT:和你在AEG Live时的情况不同,在LiveStyle,很多方面你都需要从零开始。如此看来,观念的转变对于你来说是否挑战更大呢?

RP: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将SFX改名LiveStyle的原因。每次当我对别人说起“SFX”的时候,我就会看到十字架的标志,就像我是一个需要被驱散的吸血鬼一样。别忘了,11月的时候我们还在谈判,不知道我们能否从破产的阴影里重新振作起来,所以我必须准备好一个新的名字,以便能重新开始。我必须保证在全世界都抹去SFX的痕迹,这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VT:在LiveStyle,你走的是和在AEG Live时完全不同的路,尤其是在AEG Live早期,你需要做许多事来提升它的品牌知名度,但在LiveStyle似乎并不是如此。

RP:是的,这是我必须做出的决定。在AEG,一开始有很多负面的东西,比如关于Phil Anschutz是否负责,他是否会留在公司里,我必须对这些流言进行回击,告诉别人AEG要比之前更加强大。而在LiveStyle,我要做的却恰恰相反,因为Sillerman对于SFX品牌的建立已经做了许多。关于这家公司,之前的媒体已经做了许多相关报道,其中也包括许多不实报道,我要做的,就是拨开迷雾,让大家重新认识LiveStyle这个新公司。


VT:聊一聊其中的过程吧。

RP:当我加入LiveStyle时,我拉上了Chuck Ciongoli和我一起,因为这是一项庞大的工作,一个人是完不成的。很多事情都是从零开始,过程很重要,你必须做到心中有数,否则你将甚至无法做决定。

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在欧洲建立LiveStyle的分部。我们和荷兰的ID&T公司(国际领先的舞曲音乐演出主办方,业务范围涉及全球4大洲的19个国家)合作创办了合资公司,荷兰是世界上最大的音乐节市场,而我们又是这片市场的主要玩家。我去了荷兰,与各种不同音乐节的创办者,比如Wouter Tavecchi,Rocco Veeboer和Jan Lok一起坐下来聊。他们都经历了破产,却因为Sillerman对他们的收购而依旧富有。我需要弄清楚如何才能让他们重新投入工作,并且使他们相信,我将有能力为这些公司、为他们自己创造未来。

我去找他们而不是他们来找我,这点很重要。身为管理团队的一员,Chuck和我从底层做起,而不是坐在管理者的宝座上。在荷兰的时候,我还见到了Tommorrowland音乐节的创办者之一Michiel Beers, Tommorrowland可以说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音乐节。但他们和SFX很疏远,所以我必须和Michiel还有他们的首席运营官Bruno Vanwelsenaers坐下来好好聊聊。尽管开始时气氛很冷,但慢慢地我们变得热络起来。

随后,我又去到德国和i-Motion的同事们见了面(SFX在2013年曾以21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德国演出主办方i-Motion),i-Motion旗下经营着一个叫做Nature One的大型音乐节,办得非常成功,但缺乏关注度。所以我也必须巩固和i-Motion的首席执行官Oliver Vordemvenne的关系,而其中很多事也是我之前所不了解的。

因此,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做了许多事来打破一些僵局,这对我们日后的成功也是至关重要的。以前在SFX没有企业文化,现在我必须着手去创建。

VT:你如何描述你刚加入进来时公司的文化?

RP:公司有很多人很恐惧,不知道第二天还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工作;靠薪水过活的人都想知道公司能否生存下去;还有很多曾经被SFX收购的公司的创办者甚至蠢蠢欲动,想着有没有可能以一个更低的价格把他们的公司买回去。

VT:在AEG Live的时候,你要做的是(从宏观上)让有才华的人做他们应该做的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事无巨细。这是你认为的管理LiveStyle应有的方式吗?

RP:不是,我也不能一直这么做。首先,欧洲远在8000英里之外,如果某个高管的招人工作还需要我去监督,那么这个高管可能就已经招错了。在LiveStyle,高管们都应该能独当一面, 你要做的,就是在物质方面激励他们,在精神方面鼓励他们,然后你就能够为他们的成功开辟一条道路。


△ 2016 Mysteryland音乐节

VT:评价一下你如今的事业吧。

RP:今年将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办的Tomorrowland已经开票,而且票很快就售罄了,比以往任何一届都要厉害。在荷兰,ID&T旗下的各种演出活动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比如Mysteryland、Sensation、Q-Dance、Awakenings、Back2School等等,所有这些都重现了生机,因为创办者们再一次把精力专注在了这些活动上。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德国,所以总体来说,欧洲市场真的很强大。

在Tomorrowland和ID&T等各项演出活动的票务服务方面,公司旗下的票务平台Paylogic做得真的很好,采用的技术非常先进。Paylogic的表现超过了预期,可以说也是沾了这些音乐节和演出活动的光。


Beatport的生意也越来越好,不过我不敢揽功,我并没有做太多。Beatport的大伙儿付出了许多,平台又赚了很多钱,订阅用户的数量也在不断增长。

我们在北美的资产远不如欧洲的强大,所以在这里的表现有好也有坏,例如在芝加哥,今年的Freaky Deaky音乐节和New Year’s Eve show的表现都不是很尽如人意,但Spring Awakening音乐节相较于之前几年却迎来了爆发,这个音乐节一直在不断成长,现在它在芝加哥已经可以说成为了仅次于Lollapalooza音乐节的第二重要音乐活动,这种变化是能感觉到的。

在纽约,我们也遇到了坎儿,但同时也收获了不小的成功。今年劳工节在兰德尔岛举办的Electric Zoo表现就十分强势。细数现在美国的大型电子音乐节,有拉斯维加斯的Electric Daisy,迈阿密的Ultra,然后就是纽约的Electric Zoo。可以说他们将会是美国大型电子音乐节的三大支柱。今年Electric Zoo的规模比以往任何一届都要大。刚才说的“坎儿”则是今年原本计划在纽约Bethel森林举办的Mysteryland音乐节,这个项目是公司还在申请破产的时候得到批准的,当时我还没来,否则我一定不会同意。今年Mysteryland的门票预售很惨淡,演出阵容并没能吸引乐迷。而且举办的场地也不是很合适,虽然这里的景色很美,但住宿却是个难题,某种意义上今年的Mysteryland成了个露营音乐节,但这与Mysteryland本身的定位并不相符。今年的Mysteryland也因为举办条件并不理想,所以我大约在两周之前(今年4月)将其取消了。


VT:为什么EDM让你有了成为一名现场演出制作人的想法?

RP:有人说,“你是现在EDM之王了。”不,我并不是什么EDM之王。我是一家公司的管理者,而这家公司以主办电子音乐节为核心。你们得承认这个。

VT:如此有倾向性地专注于一个特定的音乐类型,会不会太危险?

RP:会的。当我还是AEG Live CEO的时候,读到了Billboard那篇关于Sillerman的报道,就想,“这样肯定不行,你不能只做一种音乐类型,尤其是在现场演出方面。”在一家厂牌可以这么做,但是做演出就行不通了,必须涉猎更广。不过既然我们已经重整旗鼓了,目前各方面的表现都还不错,而且还有很多资本重新注入进来,就是因为股东们都相信我们所做的事能成。下一步我们将彻底打破刚刚那种观念,这也是我们现在在考虑的事。

VT:能否透露你们将如何改革LiveStyle?

RP:没有人比我更尊重你们的问题了,但是抱歉,我还不能把这个秘密告诉你。

VT:那么对于想做的事,你有没有明确的想法?

RP:有。我们的野心很明确,而且我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虽然我曾经是Jay Marciano(AEG Live董事长)整个职业生涯中的忠实拥趸,我所有AEG的前任同事和我依然是很好的朋友,Michael Rapino(Live Nation CEO)和我也是很好的朋友,我非常尊敬他在Live Nation所做的一切。但这些关系依然不能掩盖这个行业的竞争性业,因此我并不十分想让他们知道我现在的想法。


△ 2016 Life in Color音乐节

VT:你有没有想过在LiveStyle加入巡演主办业务?

RP:音乐节的生意很像场地的生意:侧重点不在和艺人之间的交易,通常不参与后端工作,而是从食物、酒水和停车位等方面获得附属的收入,有真正的剩余价值。巡演主办则是在处理一个租赁关系,就类似租一辆车。一旦巡演结束,音乐人和你的“租赁”关系就结束了,除了现金流,并没有真正的剩余价值。巡演是一个高风险的生意,且可拿的利润非常少。

如果非要说巡演领域,我更喜欢做一个巡演制作人,而且我也热爱那份工作。如果某个艺人出于对我眼光和营销能力的新人,真心希望我能帮他们做巡演,我很可能会接受。我们当然有足够财力去做巡演主办这件事,而且我相信董事会也会支持我,但这并不是我们目前的核心业务,我也不打算与Live Nation或是AEG Presents在这方面形成竞争,这不在我们未来的计划之内。不过,就像Justin Bieber的歌名那样:Never Say Never。

VT:你怎样评价Bob Sillerman在建设SFX过程中的贡献?

RP:他是筹集资金的高手。在SFX发展的两个阶段(第一个是做电台的阶段,第二个是做演唱会主办的阶段),他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当SFX到了第三个阶段,当然他也有能力筹到很多钱,但我认为其中的问题在于,这些资金非常分散,他没有能力把这些资金聚合起来从而创造出统一和谐的企业文化。他的努力毋庸置疑,但在“统一”这件事上(也就是成为一个电子音乐节制作方),这些努力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奏效。

VT:你预想过LiveStyle未来某天会被拆分吗?

RP:我并没有一个水晶球来告诉我什么时候我的股东将卖掉它,或者不卖。他们都是私人股本玩家,因而未来某天他们将公司卖给一个更有实力的玩家也说不定。不过确定的是,在下一个三到五年,我们会好好经营这家公司。

VT:如今你掌舵LiveStyle,你希望向行业传达些关于LiveStyle的什么?

RP:我希望不论是经理人还是艺人,尤其是消费者,都能够支持我们,这是非常重要的,就像我在AEG Live时那样。而且我希望这个市场能够有不止一个玩,要有超过两个、三个的玩家,这对从业者来说才是健康的、有益于行业的发展趋势,有竞争才有成功。我希望在我们建设这家公司的过程中,整个行业都可以支持我们。

VT:目前为止是这样吗?

RP:是的。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LiveStyled, RandyPhillips, EDM,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