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办音乐节赔几百万到融资千万元,这支90后团队如何在一年内杀入电音市场?

宋子轩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12-20 17:29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们之所以要做这些,就是希望让国内的年轻人意识到,他们的生活中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让他们意识到自己也是可以嗨起来的;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完全可以成为真正的你自己。

文丨宋子轩

校对丨李日晴

编辑丨董露茜

12月4日中午1点6分,地点成都,天气霾,从33楼的落地窗向外看去,能见度不足500米。

坐在记者对面的周搏一脸色疲惫,看上去应该是刚起,从说话声听得出他有点感冒。他略表歉意后点了杯美式咖啡,紧接着拿起手机给同事黄诗骋发了一连串语音。喝了口咖啡后,周搏一面带尴尬:”真不好意思,我这哥们还没起……”

“没关系,昨晚你们肯定是去哪嗨了吧?”

“保利大厦!”说起昨晚的经历,周搏一瞬间提起了精神。“昨晚真是太嗨了,这是我第一次去那,20多层的写字楼里遍布各种风格的Club,连走廊通道里都是玩得特别嗨的人。”

其实玩归玩,周搏一这次来成都的目的,除了应邀参加音乐产业国际论坛外,更重要的目的还是为了探一探成都的市场。他们很早就想到成都来看看了,西南地区地下音乐文化相对浓厚,身边很多朋友都向他们推荐。不过,由于来成都的机会不多,参会期间,他和黄诗骋都尽可能的去跑跑成都的各个场地。

周搏一向音乐财经透露,明年丛林电音或许会考虑在深圳以外的其他城市举办MadHouse活动,虽然不急于扩张,但他们已经在认真考量包括成都、上海在内的几座城市。“要么不做,做就做到爆”,除了音乐节,丛林电音今年在深圳一共做了5场MadHouse,全都是Sold Out Show。


其实2015年7月份周搏一才刚刚回国,能做出这样的成绩,团队在运营丛林电音微信公众号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2014年,还在美国留学的周搏一开始通过写微信公众号与朋友分享电子音乐。无论是介绍DJ、分享好听的电子音乐、还是推送一些活动的行动指南,丛林电音公众号始终把平台内容锁定在电音领域。而正是这样的决定,让丛林电音收获了一批精准的海外留学生粉丝,即使当时更新速度并不快,但几乎没有取关的。

在慢慢积累了一些人气后,周搏一为他的公众号建立起了“社群平台”。“北美的电音活动其实特别多,后来不管我们自己参加与否,都会以公众号的平台拉一些活动的微信群,方便大家交流、结交朋友、互帮互助。无论是购票、交通、住宿还是餐饮,任何与活动相关的问题,只要在群里喊一声,就会有人提供帮助。”

从100、200人的小群发展到像参加EDC音乐节的1000人大群,丛林电音通过为粉丝提供交流分享的渠道,逐渐成为了拥有较强社交属性的平台和电音粉丝的聚集地。周搏一回忆道:“留学的时候课业也比较忙,后来粉丝越来越多,微信群也越来越多,几乎课外所有的时间都扑在了上面,最后觉得要么就干这个吧。”

在周搏一看来,运营公众号更为重要的作用就是可以去引导粉丝,教育粉丝。“我们现场之所以气氛都特别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大家在阅读我们文章的同时,了解到了很多活动的玩法,通过微信群,很多粉丝也都互相认识了。所以无论是粉丝、品牌商、合作方都会被我们的现场感染到。”

据周搏一透露,目前丛林电音的用户数量达到了4万人,其中北美、英国和欧洲的留学生用户占到了总体的一半左右,另一半国内的用户,大多集中在广东地区,其他用户也大多分布在像北京、上海、成都这样的大城市。依托公众号,丛林电音聚集了大批粘性极强的粉丝。周搏一说:“大概有2万左右的用户都去过音乐节,现在我们做一场两三千人的活动,都不用打广告,在公号里说一声就OK。”

去年10月,周搏一、黄诗骋和其他3名同事的5人团队在深圳宝安体育中心体育场举办了丛林电音的第一场电子音乐节,而这距离他们回国的日期仅仅才过去3个月。

不过,刚刚回国的周博一根本不知道办音乐节在国内的流程,长期待在国外的缘故,没有让他觉得办一场音乐节有多难。“中国的娱乐方式又那么单一,虽然这个不一定能挣很多钱,但是我们相信它是能带来回报的。”

显然,当时的周搏一和团队有些过于乐观了,尽管音乐节当天去了7-8千人,但由于经验不足,准备过于仓促,外加当天下暴雨,音乐节被迫提前结束。虽然还没有出场的大牌DJ转到了After party,但还有相当一部分乐迷非常不满,甚至把周搏一和他的同事围堵在场地门口要求退票。

周搏一叹了一口气说道:“当时我就在门口跟大家好说歹说,愿意接受赔偿的,请留下联系方式,第二年可以免费参加丛林的音乐节,不愿意的我们退钱。后来那张纸就一直留着,所以今年大家还都挺意外的,认为我们是说话算数的,还给了大家一场。”

“那一次对你们的打击有多大?”

“可以说是撕心裂肺的痛吧,赔了几百万,真的是一次性把所有该经历的都经历了一遍。不过每当你想起舞台前面玩得最嗨的那一小撮人,你就很难放弃,因为我们自己以前就是那帮人……”

在第一次音乐节之后,周搏一和团队意识到,在美国学到和经历的那一套市场逻辑拿到国内并不适用,两国的平台不一样,人群特征也不一样,要做这样的事,最重要的是进入“圈子”。

“比如要给爱玩的年轻人打广告,那你得知道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才能拿广告包围他们的生活,那你就得跟他们一起玩,看他们喝什么酒,关注什么公众号,都去哪吃饭,最终你得变成他们,你传递的信息他们才会看。”

今年4月份开始,为了进一步了解乐迷,丛林电音从举办电音仓库派对MadHouse“重新出发”。周搏一坦言,今年5场MadHouse的演出其实很多还是实验性质的。“无论是音响、舞台、节目,我们都要看大家的反应是怎样的。当音乐同质化的时候,不同的体验就非常关键,我们要保证乐迷的感官不停地在接受刺激。”

今年5场MadHouse演出很多乐迷甚至抢不到票,活动的火爆程度也让不少赞助商逐渐认可了这个年轻的团队,很明显,即使是这种2000人上下的电音活动,其传播性也足以为赞助品牌注入活力。目前,红牛、乐凯撒榴莲披萨等都与丛林电音达成了合作的协议。

今年5月底,运营丛林电音品牌的公司丛林文化获得青松基金和联想之星近千万的天使融资。

今年11月,丛林电音在深圳大运中心广场举办了第二届丛林电子音乐节,两天共接收了3万2千人左右,艺人部分的投入大概占到了30%-40%,其中国外艺人的投入接近四五百万元。

与第一届最大的区别在于,乐迷可以在音乐节现场享受到包括涂鸦、人体彩绘、纹身、艺术、科技等元素体验区的体验。

此外,今年的音乐节还与全球最大的电音厂牌Spinnin’ Record合作,做了SPINNIN’ SESSIONS舞台,YY、腾讯、熊猫还有乐视四家平台也对今年的音乐节进行了直播。

周搏一透露,虽然今年音乐节的营收距离打平还是有一点差距,但是已经相差不大了。谈到未来的计划,他认真地想了想说:“丛林电音未来肯定会更综合性,只是现在我们是以文化传播为核心,更多的还是专注在活动上。其他业务是否要做,还是要看我们能不能忙得过来,不能一味盲目地去扩张。”

刚回国时,你对于做电音活动这件事有没有过犹豫?毕竟电音在中国还是一个小众的音乐类别?

周搏一:我从来都不觉得在中国电音是没有市场的。其实我自己就是一个特别不会释放自己的人,但是在国外参加电音活动,我也可以被调动得非常嗨。以加州为例,参加活动的常常一半都是亚洲人,他们嗨起来比美国人更放得开。

在国内,大家都生活在各种各样的压力下,其实是需要去发泄真实情绪的。比如你听摇滚乐,可能你认同他,才会跟着一起摇,但是电子音乐其实是一种比较简单的东西,很多音乐是没有歌词的,你听了之后,那一刻无论你是跳也好,晃也好,是感动的流泪还是跟着一起尖叫,那都是你真实情绪的表达。这种没有障碍表达自己的方式给很多的人带来了自由的感觉。

再说了,不做一件事有一万个理由不做,没经验也好,时间准备不充分也好,资源不够也好,但是真正想做一件事哪还会有那么多理由。其实你看行业里的人,不是真正的玩家也在做这件事,那我们更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回想去年,有没有觉得丛林电音从新媒体到音乐节主办的过程发展得过快?

周搏一:有好有坏吧,当然什么事情都是准备的时间越充分越好,但是谁又能真正准备好呢?其实去年做的时机挺好的。以前的活动都集中在北京上海,不过由于2014年底上海发生了严重的踩踏事件,所以去年很多音乐节都没出来,电子的活动就更少了,我们一办全国都就都知道了。其实抢这一下真是抢上了。

如果去年不办,拿到今年再办,这个竞争压力就太大了。急肯定有急的不好,出了很多经验不足的问题,但谁又能保证第二年做就不会碰到同样的事情,错误还是早点犯好,千万别等5万人来看的时候再出问题。

你提到文化传播是你们的核心,那你们传播的是怎样的一种文化?

周搏一:中国人过得太苦了,国外的年轻人都在享受生活,我们在国外玩的东西,国内的人可能玩不到,但是凭什么那些好玩的东西只能存在于国外呢?

我们之所以要做这些,就是希望让国内的年轻人意识到,他们的生活中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让他们意识到自己也是可以嗨起来的;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完全可以成为真正的你自己。

当你发现这些可能性的时候,就能学着去感受了。其实去玩这个东西,就是一个体验的过程,你听到了不同的音乐,再很简单的用肢体反应出来,慢慢地你就能养成一个自己去感受,去反应的习惯。以后就不会再根据别人怎么对一个事的评价去跟风,而是建立起一个自我的判断。其实国内的人很缺这个东西,没有一个自我判断的习惯。


相较去年,你觉得今年国内电子音乐市场又有了哪些变化?

周搏一:情况肯定是好了很多,最明显地就是涌现出很多新的主办方,去年广东地区12月一个活动都没有,今年不管是夜店做的,场馆做的,还是各种户外的电音节,以及一些和旅游结合的活动,差不多得有15场左右。

活动多了,参与的人群自然也就多了很多 ,而且每个活动看起来也都不算太差,即使是不太了解电子音乐的人在各种活动中也能玩得很嗨。

你觉得目前喜爱不同电音风格的人群之间的“鄙视现象“还明显吗?

周搏一:还是有,但是真的没什么必要。其实什么是EDM这个问题就已经讨论了好几年,也没个什么结果。按字面翻译就是能跳舞的电子音乐,但是对于有些人来说什么歌都能跳舞啊,这个就又分不清了。

在我看来,EDM就是一个简单的统称,其实现在很多DJ也不是很在乎别人如何定义自己的音乐风格。大家只是为了方便把一些声音归类,来起这些名字。

其实我们应该尊重每一个人的喜好。在国外,一个音乐节可能7、8个舞台,甚至十几个舞台放着不同种类的音乐,你玩你的Hardstyle,我玩我的Bass音乐,那边嗨House,这边听Trance……大家都是花同样的钱,享受自己喜欢的。最恨的就是那些又不参加活动,不消费,还天天在网上喷的人。

而且大家对一些现象还是存在误解,比如很多人可能认为Techno不像EDM那么嗨,其实只是玩法不同,可能他的肢体动作就是那么大,电子音乐也不是一味的就是特别激烈的节奏,也有chill一点的,你也可以很放松。

国外艺人资源是否争抢激烈?价格存在虚高现象吗?

周搏一:倒还不至于那么严重,因为这个东西不存在只给你做,不给他做。当然,以后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所以订艺人的话,提前计划是很重要的,如果在很短的时间就想通过一个合理的价格要一个不错的艺人,那就很难了。

国内的确有音乐节和大夜店给海外艺人的Offer价格开得很高,但对于我们来说,其实影响也没那么大,因为哄抬最高的那些艺人反而不一定是性价比最高的,也不一定是我们最喜欢的。

因为我们平时写公众号,也举办一些活动,所以大家对音乐种类的反应,某些文章的阅读量,大家在我们的群里都讨论什么,以及我们做的市场调查都可以给到我们最真实的反馈,然后再去把握一些比较流行的动向,这样就会保险一点。

而且我尤其想说,DJ绝不仅仅是演出唯一重要的因素。很简单的道理,一个普通的音乐在一个非常牛逼的场地里,我也能玩的得很嗨,和100个特别酷的人,无论在哪我也能成为特别酷的人。所以艺人是因素,表演是因素,里面各种各样好玩的环节,参加活动的人群都是同样重要的,我们卖是体验,是每场活动能留给大家的回忆,DJ永远不能决定一切。

你怎么看IP授权模式?

周搏一:我觉得这个事得从两方面来看,首先它肯定是个好事,无论是培养观众对电音的理解,还是给乐迷更多参与电音的机会;无论是推动国内的电音文化,还是对整个国内音乐市场都有一定积极的作用。

不过IP授权这种模式能否发展的起来,关键还是在于对新文化的培养。Coachella之所以是Coachella,EDC之所以是EDC,是因为受到当地人文、历史、流行文化等等各种因素的影响,是那群乐迷在那样的环境氛围中玩的态度,玩的方式才让音乐节变成了那个样子。

所以归根结底,它还是一个文化的东西,而文化的东西又和人是分不开的,所以如何让新的一拨人理解那种文化,如何在国内建立新的文化,就是非常核心的东西了。就好比中国人过圣诞节、万圣节,永远不会像在国外那样,所以主要还是有没有新的东西出来。

未来丛林电音的规划是什么?是否会成立厂牌布局国内DJ经纪业务?

周搏一:丛林电音未来肯定会更综合性,只是现在我们是以文化传播为核心,更多的还是专注在活动上。其他业务是否要做,还是要看我们能不能忙得过来,不能一味盲目地扩张。你看国外Pacha Ibiza这个Club就积累了非常非常多的节目,我们还差得远。

不过国内DJ资源这一块确实是在往好的方向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去做这个,很大一部分可能开始不是DJ,而是流行音乐的制作人,所以你会发现已经有一些不错的音乐人才正在慢慢转型做DJ。海外很多接触电子乐的年轻人也准备回国发展。不过运营一家厂牌也是挺需要精力的一件事,先看看别人做得怎么样吧。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周搏一, 丛林电音, MadHouse, 电子音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