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刚起,资本如何看待音乐领域的创业项目?

宋子轩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05-03 08:32 点击:
【字体: 】   评论(

2016年,偶像团体、IP、二次元.....越来越多的文化项目赢得了资本的青睐,但是音乐产业与资本的火热期似乎还并没有到来。音乐项目该如何吸引投资?如何进行估值?资本又是如何看待音乐产业的?本次论坛邀请到了多位业内人士,聊了聊他们眼中音乐产业的投资市场。

摄影:刘洋

4月29日,“影响城市之声”-论坛正式举办,音乐财经作为独家战略合作伙伴,全面报道此次论坛。

2016年,偶像团体、IP、二次元.....越来越多的文化项目赢得了资本的青睐,但是音乐产业与资本的火热期似乎还并没有到来。音乐项目该如何吸引投资?如何进行估值?资本又是如何看待音乐产业的?本次论坛邀请到了多位业内人士,聊了聊他们眼中音乐产业的投资市场。

嘉宾介绍

纪顺友 

乐创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

张熠  微影资本,董事总经理

刘献民 娱乐工场,创始合伙人

沈黎晖 摩登天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创始人

如何看文化项目的投资现状?

沈黎晖:摩登看投资这件事并不是一个传统的眼光,我们看上的好多项目投资人都看不上,比如说影响城市之声(笑)。我们投很多项目,包括海外项目,看中的是长期的价值。投资人总看‘我们怎么退出’,可是我们为什么要退出?我们和投资人看项目的角度不太一样,摩登拿到了一部分资源,也不停地在学习,但是我们基本上还是比较任性,要干自己喜欢的事,干我们认为有价值的事,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

纪顺友:资本看文化也不是干巴巴的看退出或者回报,其实文化项目一旦产生了足够大的影响力,对于公众的影响力黏性是不可替代的,周边所延伸出来的现金流的产生无穷无尽,从投资角度就会是非常好的项目。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文化项目是非常好的投资领域,只不过跨界投文化的时候对文化了解不够深入,产生的风险会比较大。文化项目在新媒体或者新的技术平台上能够产生一些创新的商业模式,我们就会比较敢去用资本来推动。

刘献民:我们是从内容角度来看文化项目投资的,目前大家在文化和娱乐方面的消费增长非常快,而且技术发展让文化娱乐消费的门槛越来越低。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希望可以对那些可以不断产生好内容的团队进行投资。

张熠:我觉得看文化产业里的投资,首先要从对文化产业的理解开始。从国家、用户、以及经济结构来看,文化产业所在的大环境有了非常大的改观。随着互联网的介入,新技术的介入,国家政策和经济结构调整的需要,文化产业有了很多可以投资的机会。

而微影资本衡量投资决不仅仅根据获利和回报,我们在投资的时候更关注原创能力,无论是商业模式也好,团队也好。我觉得投资本身还原的并不仅仅是获利,真正让资本动心的就是可以与那些能够创造价值的公司合作。

其次,我们也非常关注,究竟是什么样一群人在做这个项目。我们衡量完项目之后,还是要看做这个项目的团队,做这个项目的人。如果是音乐项目,那一定要热爱音乐的,真正懂这个行业的人来做才可以。

版权、艺人经纪、互联网音乐.....怎么看音乐行业里的投资趋势?

沈黎晖:对摩登来讲,投资这件事可能看人还是第一位的。我们投资不是因为他赚多少钱,而是我们认可他这个人。当我们拿到了一点点钱之后,我们投资的概念并不是要投资一件事儿,而是某个人做某件事做得非常好,我们去寻求和他合作。就像我们投资影响城市之声,全世界都是政府在投资这样的事,我们之所以投,就是因为音乐行业需要这么一个事把大家聚集在一起。

我们看项目的早期看的全是团队,比如我们在西安投资了张冠李戴音乐节,后来还投了昆明的五百里城市音乐节,都是觉得他们的团队非常有意思。像五百里城市音乐节刚开始只赚一点点钱,我们当时用一个51:49(股权结构)的方式,做了摩登的云南公司,做了两年后成为可以有三百万营收的音乐节,今年已经做到两千万的营收了。早期投资我很乐于看到这样的结果,这家公司慢慢成长起来,一开始没人看得懂,但我们看得懂。其实投资的时候,我就会考虑他们该如何与摩登进行资源的嫁接。

目前对我们来讲,就是这样一个方向。不过下一个阶段,也许大家都拿到资本,都有很多机会,我觉得从财务角度去看或许就更合适一些了。不过我也特别害怕,现在音乐产业有一点点微风了,等风口真的来了,比如说像影响这样的活动,如果突然发现还在这个场地,人都挤不进来了,真到那天的时候,什么东西就会非常贵了,泡沫就要出来了。

纪顺友:我觉得音乐行业的一个变化或者特征是,一些机会已经从纯粹的艺人、艺术这些最核心的方面延展到了一些生态和基础设施上,这也是我们投爱听卓乐这个项目的原因。爱听卓乐是一个创新的商业模式,它把版权音乐集中在一起,再分发给比如手机厂商,再提供给他们的用户。这个模式很创新,对于推动正版化,推动音乐整体的改良改造,有促进作用。

这两年来无论是视频还是音乐,在版权方面的投入非常大,而且是不可逆的趋势,这也是我们国家消费升级以及跟海外国际接轨的一个表现,这对投资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我们投资也是看人,除了看准一个项目,爱这个行业,懂这个行业的人,他自己知道自己做的事是正确的,我们就是帮助他而已,我们自己不发挥任何其他作用。

刘献民:我们刚开始设立这个基金的时候,我们设立了重点关注领域:影视、体育、传媒、演艺、音乐、时尚和人工智能等七大领域,非常遗憾的是,其它领域我们都投了,但是音乐我们还一直在看,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一直没有出手。我们还在看音乐产生的收入和价值在哪,如果没有比较好的经济模型,这个行业就没法获得比较良性发展的机会。

我们一直没有看到比较好的,从商业上、从经济价值上的模式。虽然这两年有很多原创音乐人得益于视频,综艺等等渠道获得了好的发展,但是我们也有一些真正在创作的音乐人生活状态还不好。

现在数字音乐平台发展得越好越好,我觉得在付费的时代到来之后,音乐产业的生态会越来越好,会有更好更新的商业模式出来。

沈黎晖:现在音乐人挣得其实挺多的,有时候我都觉得有点太多了(笑)。因为以前觉得可能真的都吃不上饭,今天我觉得他们挣的数字其实我最知道,已经不是小数目了,尤其最近两年我觉得艺人收入直线上升,虽然没到泡沫,但实际上已经超过了那个“应该的”程度。

张熠:我觉得所有的内容行业,影视也好,体育也好,他们的经济结构是一个金字塔的结构,是由它内在的产业结构造成的。那么在这样的一个产业结构情况下,投两端是我们比较看重的。首先就是最顶部的一类公司,具体到音乐行业就是音乐行业里最好的公司。其次就是真正未来的方向,或者做给年轻人的项目,因为消费的主体已经开始逐渐转向年轻人群体了。这样的市场背景下,我们更看重一些年轻的团队,或者有经验的但是面向去做一些年轻的东西,创新的东西,有意思的东西,我觉得这些可能都会是我们想要投的。

我们第一支基金就投了十三月,创始人卢中强在音乐行业里做了将近20年,自己就是音乐人,曾经也非常艰苦,甚至还经历过半停业的状态。一年前我们是看了新乐府的音乐会才决定投他们的。除了卢中强匹配我们选人的标准,新乐府的产品把民族元素,像戏曲、昆曲,越剧等等去跟流行的电子音乐整合,做出了既有传承价值,也匹配年轻人喜好的创新产品。这就是我们的投资方向。

你们怎么看文化产业、音乐创业项目的估值?

沈黎晖:其实对摩登天空来讲,我们从五年前有了第一个投资人,一直到现在我们就按PE方式估值,所以我们的方式符合资本市场基本的逻辑。我当时也好奇他们怎么看摩登,我们做公司很多年,干自己热爱的事很多年,反正什么都是我乐意,我觉得我牛逼,我就是很值钱,但怎么值钱,为什么值钱,也说不出道理来。

比如我们当时一年就挣一点点钱,可是我会说音乐节我投了好多年,版权也有大量的累积。可是人家会说品牌的价值得体现在营收上,体现在品牌的变现上。版权是一样的道理,人家会问你有多少版权?版权挣钱吗?挣多少钱?这些问题我也没什么话好说。

所以当今天我们往外投资的时候,我们就不说资本的规则。因为我们知道,这个价值不能单纯从帐面的营收来看,如何和摩登现有的资源进行嫁接,如何放大价值,如何让它更好的面对原来品牌的属性所面对的受众,我们反而愿意去为这个付更多的钱。

因为我们就是这么过来的,当时人家看我就是这么看,我接受了,所以第一轮放了10%的股权,第二轮放了10%几,我们就有对赌。我对(中国文化产业基金)说对赌好象应该做双向的,如果你让我们赚了更多的钱,你应该输回来一点,我没有赚这个钱我输回你一些。第一轮也有对赌是单向的,我们也完成了财务数字,第二轮收入超过很多,所以第二轮我们嬴回来一些股权,第三轮的时候我们对赌,复星想了想能不能咱们就赌1%?那也行,1%对我们也没什么压力。

当你做了一些事情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再用PE的方式也就可以拿到那样的利润了。摩登这样的公司赚钱是非常难的,当时我们成立的时候是最不被资本看好的公司。我们做了十年,做了十五年,按照资本的逻辑去学习,现学现卖。中国现在的公司幸亏没到一个什么风口,到风口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就不想投了,比如影视现在就有点问题,我真的不觉得它能值那么多钱,天天说IP,我最烦的就是IP这个词。

所以我觉得音乐行业恰恰现在最大投资的价值是海外,摩登已经形成渠道,已经形成闭环的公司,可以放大,对于摩登来讲,懂这些公司的价值在什么地方,如何跟现有的资源进行嫁接,以前我们觉得跟他们特别远,现在可以坐下来聊一聊,谈的最多的就是如何跟中国已有的市场进行嫁接,如何和摩登天空的资源进行嫁接。而且我觉得欧洲公司的估值和美国公司的估值比中国的便宜,更合理一些。

纪顺友:其实不仅在音乐产业,在很多其他的行业也都有估值的问题。其实我们喜欢怎么算都行,不过最后还是要看项目能跑多远。一开始的时候没法估算,以现金流估算任何的模型,都不是很值钱,但是如果一直这样做下去之后,可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刘献民:我们讲估值这块,基本上也是希望能够看懂将来能做成什么样子,或者团队是不是能够往下做,这个事情如果做下去,加入一些其他方面的未来发展的模式,新的资源或者新的帮助,是不是能够做大,甚至超出我们的预期,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会愿意以一个我们能够接受的价格进行尝试。

张熠:其实每一个投资针对不同行业的阶段,估值的算法是不一样的。对于相对成熟的公司,PE的方式是一个最简单直接方式。对中早期的公司,我们要衡量这家公司能跑多远,或者会与一些同类的公司进行横向的比较和分析,然后再去衡量一个价值。

对音乐创业者想说什么?

沈黎晖:踏踏实实做事,别老参加论坛(笑)。

纪顺友:还是要“诗和远方”。

刘献民:欢迎音乐领域的创业者来找我们,我们愿意帮助,愿意尝试。

张熠:我希望真正在这个行业里想做点事的人要坚持下去。也希望我们有更多的机会面对面来交流。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项目, 资本, 乐创资本, 微影资本, 娱乐工场, 摩登天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