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二 |刘嘉良、易天舒等业内人士:低估值难获投资,解决行业痛点是关键

宋子轩  |  2016-04-12 09:16 点击:
【字体: 】   评论(

4月7日,由音乐财经和方正证券联合主办的“音乐+”高峰论坛暨泛音乐产业投资峰会完美落幕。在主题演讲会上,我们邀请了多位产业内外人士,就演出市场,音乐行业估值、粉丝经济等方面,探讨了音乐项目的创业机会和优势重构。

4月7日,由音乐财经和方正证券联合主办的“音乐+”高峰论坛暨泛音乐产业投资峰会完美落幕。在主题演讲会上,我们邀请了多位产业内外人士,就演出市场,音乐行业估值、粉丝经济等方面,探讨了音乐项目的创业机会和优势重构。

卢小旭:小旭游戏音乐创始人

小旭音乐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作品数量最多、制作经验最为丰富的专业游戏音乐、动漫音乐制作公司,在业界一直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专注于中国原创ACG音乐的发展。已经为上千部网游/单机游戏/Webgame/ios/SNS及其他平台创作音乐,音效和主题歌。

易天舒:爱听卓乐CFO

爱听卓乐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数字音乐内容及服务整合商,是国内领先的开放式智能硬件音乐服务平台—“爱听音乐云”的创建者。致力于打造中国最成功的B2B音乐生态系统,为音乐产业打造更加创新和有效的商业化产品和渠道。

刘嘉良:达意美施文化传媒总经理

达意美施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具有国际视野、前瞻性经营理念、强大市场号召力及一流艺人阵容的文化娱乐整合型多元化企业。仅在两年内就迅速占领全国各类大型演唱会及颁奖典礼市场。2013年,独揽了《歌者归来》巡回演出,之后,签下了BigBang在国内2015年一整年的演唱会。

李俊:摩登天空CFO

摩登天空创建于1997年,是目前两岸三地最大、实力最强的音乐节 制作运营机构。业务领域涵盖艺人经纪、唱片版权、现场音乐、移动互联网应用、线下实体运营(艺术生活综合体Modernsky Lab)、音乐媒体(FM975摩登音乐台)等项目在内的全产业链整合。

资本给音乐行业带来哪些机会?对于音乐产业来说,有哪些利弊?

卢小旭:我觉得现在音乐项目融资挺难的,尤其是做内容的。像我们公司的形态是一个订单型的,很难受到资本的亲睐。所以我们选择“自身造血”,我认为这非常重要,仅仅依靠融资解决公司的“输血”是不靠谱的

我们做了十年,给游戏动漫的客单价很低。好在我们有半条腿放在了游戏领域。2014年,游久游戏上市公司给我们做A轮融资,这样我们后面才有精力做不赚钱但是未来有增长空间的项目。

易天舒:我们公司比较特别,我们做B2B。一端连接版权方,另一端连接各类需要在版权基础上提高音乐用户体验的公司。

除了政府支持的正版协会成立,要求所有非正版音乐从网络上下架,很多资本投入到跟娱乐和音乐相关的行业中,也开始要求在这些行业里运作的公司必须保证版权的正版化,因为资本是逐利避风险的。我们很惊喜地发现去年很多人找我们谈正版内容的使用,从这个意义上我觉得资本在帮这个行业做规范,正刺激一些新的商机给大家

演出市场给外界的印象是高风险高现金流,您怎么看演出市场的投融资和风险?

刘家良:我们早期做传统的唱片公司,后来发现越来越困难,就开始慢慢从事商业型演唱会。以前中国演出市场没有现在这么好,老百姓真正掏钱的不多。

2013年之后我们做《我是歌手》的演唱会《歌者归来》,湖南台做完节目,我们就把这些艺人签下来。2014年,邓紫棋和张杰也加入了巡演,粉丝都非常踊跃,像张杰粉丝的购票量都超过了百万。我们从2014年9月到11月,一共做了8场巡演,这8场巡演全盘盈利。

当然我们也认为粉丝粘性的个人演唱会非常重要。于是我们出手了李易峰、李荣浩还有林俊杰的巡回演唱会。后来,我们还接下了BigBang的演唱会,第一场出现瞬间秒空的现象。我们感受到了BigBang在中国非常大的市场,就和IME娱乐把2016年BigBang的21场演唱会代理了下来。

有些媒体说演唱会出现了大量高价票,我要解释一下这个现象。并不是我们有意想去把票价炒高,而是市场需要这样。第一点,韩国经纪公司比我们了解的粉丝信息更全面,能更准确评估出这一场可以卖多少票,票价多少钱,所以票价是韩方定的,他会顶着你红眼要个价,这个价你能瞬间卖空但是挣不了什么钱,那么利润出现在哪里呢?我们就在票面上再加出来20%左右的利润,这也是我们仅有的利润。至于黄牛怎么导出去,这个真正完全是黄牛在操控这个市场。

音乐公司的模式或者在商业上很难说服投资机构,投资方是如何看音乐行业给自己的估值?

卢小旭:你说的问题正是我的痛点,因为估值上不去,投资方和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很欣赏你们的团队,你们自身造血也挺好,你个人也挺好,但是我不看好这个行业。”我觉得现在还是音乐投资的中前期,早期的天使轮、A轮都没有办法拿利润算。

你会发现,在游戏行业,甚至一个很差的公司都可以有很高的估值。音乐行业就没有办法比。大家找音乐行业投资,更多的是找产业投资者,有音乐产业布局的上市公司或者是像产业基金这样的,在音乐里面已经投了很多的公司。

所以我觉得在找投资方的时候要有目标性,只要找对了,投资者会很迅速的跟你一拍即合。

易天舒:音乐公司目前的估值没办法跟影视和游戏比,游戏在去年的估值甚至比影视公司还可怕,确实有空壳公司,不过这样的现象里面有他的逻辑,有IP,有大的产业链延伸。

音乐公司估值就很困惑,首先投资方看不懂到底这个行业中谁才是关键点。作为投资者,特别是财务投资者,他看的是你的增值潜力,跟文化基金不太一样,战略投资者看的是你跟他现有资产和未来资产的整合度,对他们来说就是你抓住哪个痛点产生哪个价值。从这个角度上他们很难估值,因为产业链看的不是很清楚。

第二个看商业模式。很多投资方都会问你按什么盈利,但是音乐行业,很多成本没有办法在第一天或者是说在前六个月或者AB轮看得到,所以投资方其实很难投。

我们公司成立的时候就希望搭建一个平台使大家在这个平台上可以赚钱,利用这个平台把版权、把C端,把各种变现端接在一起,让大家可以清楚地计算每一个版权使用,每一个C端产生的价值。消费者有痛点,版权方有痛点,而解决这些产业圈的痛点才能拿到钱。

很多演出公司都面临风险和困境,您操盘过那么多流行音乐和韩流的演唱会,您有想过在资本方面的转型吗?您是如何看粉丝经济的?

刘家良:之前有几家投资公司和上市公司想跟我们谈一些合作或者并购,我们发现,其实他们对我们这种非常传统的行业的估值倍数非常低,基本上5—12倍左右,所以后期寄予的希望特别高,但是我们这种行业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大的利润,所以每一年的回报率要提升20%,甚至提升30%,真的是无法想象的事。

所以后期我跟资本方面的对接比较少了,因为他们对我们并不了解,对我们要求和希望都太高了,所幸后面我们自己给自己造血。

至于目前演唱会为什么选择具有粉丝黏性的演唱会?有两点,刚才说了韩方对演唱会的定价,虽然定的卡喉咙,但是还留了挣钱的余地,虽然不多但是肯定能挣到钱,这比其他演唱会的风险小很多。

我们之前也联系过一些像赵传这样的老炮艺人,后来评估完,就完全放弃了,虽然演唱会的价格不高,但是赌的嫌疑太重了,因为我们不知道可以卖出去多少票。但是像BigBang就不一样,粉丝数据都有。别人问我,你拿那么多场,演唱会那么密集能挣钱吗?我调查了一下,他的粉丝在中国当时有五六百万左右,铁粉肯定会来买票,即便想来看演唱会的人只有10%,那也有50、60万人,一场演唱会平均下来就是8000—20000人,这样算下来肯定能卖空。

我觉得我们现在在做具有粉丝黏性艺人的演唱会是突破口,找到之后我们还可以搭建比较好的粉丝平台。真正从这场演唱会上获取的粉丝是最有价值的铁粉,他们有消费能力,他的年龄、性别、区域,还有他的购买能力都在我们的掌握里,所以我希望通过互联网平台把这些粉丝管理好,服务好,将来找到我们线下演唱会的突破口,这是我觉得接下来要走的路。

李俊:演出这方面,我举个例子,世界上最大的音乐节,大约参与人数有20万,而北京草莓音乐节大概有15万人,上海大概5万人,我们两边同期开,基本上在观众人数上也可以与最大音乐节持平,但这个公司的估值要远远大于我们这个,所以我觉得在目前来讲,估值看中的是一个品牌优势。投资界对品牌优势会有一定的认可。我们要让投资人看的长远,因为我们相信音乐公司正走向大道,基于国家对这个产业的支持和本身我国的经济发展阶段,音乐公司在后期会有大的发展。

现在很多创业者都把创业目光投向了音乐,你们觉得音乐创业者的创业机会在哪里?

卢小旭:第一个项目一定要2C,因为2C潜力比较大。像我们是2B项目,在前期走了很多年,但是最后在资本市场的认知度或者是粉丝里面价值不是那么高。我觉得包括版权,作品是很有价值的,但是资本会认为版权比较慢,所以第一个项目要2C。

其次,找细分领域切入很重要。我接触动漫游戏比较多,假如有十几万的cos粉丝,一组照片就能卖好多好多,包括一个我们根本不知道名字的歌手,他的CD即使制作是上不了台面的,也能卖到100多块钱一张。

易天舒:我有三点和大家分享。第一点,要能解决痛点。数字音乐这个圈里痛点太多了,抓住一个解决好,可以帮助这个行业变现的绝对是有价值,并且能够受到投资界欢迎的。第二点关于跨界。今天很典型的例子,就是VR在数字音乐化的程度,他把几个行业的突出优点放在了一起。第三个,互联网细分行业大家讲创新,革命性的创新。而数字音乐有一些不是革命性的创新反而是革命创新,或者变现方式的创新或者是产业某一个环节的创新,其实是很有机会的。

刘家良:我个人觉得就音乐产业来说,音乐版权部分需要积攒很多年才会产生价值,资本并购就很快速。但是资本很难找到,你要有条件了,才能把故事讲圆了,再对接你理想中的并购等等。

艺人经济这个部分来说,我个人也摸索了一段时间,发现这个领域其实市场还是挺大的。比如现在一家公司中的一个艺人红了,这家公司靠这一个艺人就可以做很大的流水,有很大的收益,所以我觉得要专注一点,而不是哪个好做就去做哪一个。

演唱会部分我认为,现在还是要抓有粉丝粘性艺人的演唱会,你会比较容易掌握粉丝数据,这样会比较容易赚到演唱会这部分的钱。

李俊:我觉得我们做一个创业公司,还是要关注核心东西,还是要关注音乐本身。目前摩登天空对音乐原创非常重视。从这个角度来讲创业公司包括创业者,还是要创造出一些优秀的作品,摸索出好的模式,对产业的发展才会有帮助。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卢小旭, 易天舒, 刘嘉良, 李俊, 演出市场, 融资, 创业, 估值, ,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