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一丨陈悦天崔恕等业内人士畅谈偶像团体、移动直播

于墨林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04-11 12:36 点击:
【字体: 】   评论(

4月7日,由音乐财经和方正证券联合主办的“音乐+”高峰论坛暨泛音乐产业投资峰会完美落幕。在主题演讲会上,我们邀请了多位产业内外人士,就偶像团体、音乐众创、移动直播的角度,探讨了泛娱乐背后的投资逻辑。

4月7日,由音乐财经和方正证券联合主办的“音乐+”高峰论坛暨泛音乐产业投资峰会完美落幕。在主题演讲会上,我们邀请了多位产业内外人士,就偶像团体、VR领域、音乐众创、移动直播的角度,探讨了泛娱乐背后的投资逻辑。

尹亮:乐视音乐CEO

2014年,尹亮担任乐视音乐总监,2014年8月尝试了线上付费直播汪峰演唱会,购买量超7.5万次、销售额200多万,引发业内广泛关注。2015年3月,乐视音乐公司成立,将以“音乐+科技+互联网”的定位垂直纵深于音乐产业垂直发展。2015年9月,乐视音乐直播了李宇春的成都演唱会,4小时150万人订阅。

庄继顺:兰亭数字联合创始人

兰亭数字是国内顶级的VR影像内容制作公司,在VR影像软、硬件研发及制作实力上均领先行业,并成功大打造首部VR电影、VR版MV及VR真人秀节目。华策影视此前公告将出资1470万元获得兰亭数字7%的股权,双方已经为《谁是大歌神》节目合作开发移动端VR版本。

何怡:偶像计划CEO

偶像计划是一个区别于传统模式,为有梦想的年轻人提供机会的造星平台,可以理解为互联网版的SNH48。造星模式是粉丝养成、众筹出道。练习生能否出道,拥有多少资源,都取悦于粉丝的公开支持。

崔恕:华语乐坛最优秀的一线词人

华语乐坛最优秀的一线词人,被称为内地“林夕”,也是音乐制作人、唱作人。曾发表词曲作品500余首,参与制作地唱片超过100张,曾出版个人专辑 。也为很多知名的电视剧创作了主题曲,比如《甄嬛传》、《幸福像花儿一样》等等。

陈悦天:创新工场投资总监

2013年加入创新工场,陈悦天在创新工场负责文化、传媒、文化三个领域的投资,曾成功主导投资墨明棋妙、SNH48、橙光66rpg、半次元、翻翻动漫等多个二次元及亚文化相关项目。

偶像团体越来越多,如何看待偶像团体的市场?

陈悦天:对于投资来说,这相当于是同一个赛道的项目,关于是否投同赛道项目,基金内部也会有争议,而且各项目之间也会有意见,会比较难平衡。

何怡:在泛娱乐市场里面,不可能出现一家多吃。即使日本AKB48,也没有把日本通吃了,虽然他们是天团,但还有很多“邪教”。

粉丝用户,特别是年轻人,他们的消费口味是多元化的。如果一天有3个小时消费文化内容,可能有1个小时看动漫,1个小时看宋仲基,1个小时看跑男。如果当天的内容只够吃1小时,那么剩下2个小时我们就能够争取一下。

偶像产业很像五六年前的电影工业,处于刚开始发展的阶段,刚开始有陆续进入的技术和人才,本土化才刚刚开始。从人均占有率上看,中国的是日韩的五分之一还不到,说明本土的(团体)还有5倍的成长空间。

尹亮:我觉得事务看本质,聊SNH48应该聊聊中国的(模式)在哪。其实任何偶像打造并不是理所当然的过程,或者说互联网可以代替一切的职能。偶像和艺人最最重要的是认清谁是伯乐,谁是IP的灵魂。

感觉现在VR有些失控,从客观的角度来看,现在VR、AR已经到商业模式成型的阶段了吗?

庄继顺:VR行业最大的问题是目前的商业模式极其不清晰,不过短期内还能走得下去。首先我表明我在圈里是出了名的唱衰者,我现阶段最大的目标,就是五年后如何让我们兰亭不是从先驱到先烈。

VR还很不景气,成熟期比想象的要差,3—5年是一个基准。

关于行业失控这件事情太有感触了,我们作为一家科技+内容的公司,活生生变成一个网红,这件事情我到现在都笑话不得了,每天做的最多事情不是研究VR,不是研究心理学,每天研究最多的是拒绝。

音乐行业内的众创,是什么样的?

尹亮:众创的问题也应该看本质,音乐到底是什么?音乐是用来亵玩的,还是欣赏的、仰视的,每个人都应该问一问自己这个问题。在我的生命里,音乐是高贵的不可亵玩的,以我个人价值观我不接受任何亵玩的音乐。不过我能接受老狼跟一票人唱《礼物》,那也是众创,我还是很期待的。

崔恕:我认为如果每个人都能做,那这个东西就不值钱了。这个行业有门槛,门槛在哪,需要专业的人来促成这个作品,并且为音乐本身的产品进行提升,或者是变成偶像等其他形式。

前几天我也跟一些老炮聊,觉得音乐不能单独存在,一定要跟其他东西捆绑。包括最近的《火锅英雄》,也是在电影前期做了一个宣传物料,体现了音乐的价值。

庄继顺:从VR行业来讲,目前还是以技术为基准的行业,进入VR的门槛和获取及运营都还是很高的,所以短期内出现众创是比较难的。

陈悦天:我们认为,最好的内容还是最优秀的人做出来的,只不过通过互联网的手段,组织了一批人优秀的人,而不是说通过互联网降低了门槛,让不能做音乐的人做出音乐来。我们认同通过互联网,将每一个环节当中优秀的人聚在一起的平台。

如何看待直播和移动直播这件事,它会对娱乐产业带来怎样的改变?

何怡:我认为移动直播之所以起来这么快是因为传统直播秀场有一定门槛,还是得再有电脑的地方,还需要场控陪我圈粉。移动直播把这些门槛瞬间全部去掉,我只要打开手机有网络,陪聊功力厉害瞬间就有粉丝给我送钱。我觉得移动直播是一个技术上的变革,把传统直播门槛清零,让大量用户涌进来。

很多人进来做就取决于大家是做一样的东西还是不一样的东西,大家做一样的,那么除了老大老二,第三第四一般都不知道去哪了。因为直播特别烧流量、烧资本、烧各方面的运营,所以小的平台如果后面也想做这种泛直播,其实一点机会都没有。最好是到一个细分的领域来做,比如我知道一个农夫直播教打农药,这种细分的直播就会很有机会。

尹亮:我是做直播的,但不是做秀场和移动直播的。我不喜欢草根这种内容,我喜欢有审美代表的、能看到人类美好文化灵魂的东西,无论是音乐还是其他。我理解移动直播是社交手段,但我认为如果用户对这种社交是有需求的,那么入口也肯定是有意义的直播平台。我认为直播专业音乐演出内容是更有价值的,当然我们也会关注和支持推广那些初步进入行业的音乐人。

庄继顺:我的观点和尹总一样,我个人比较喜欢内容两极化,如果高大上那一定要专业,如果草根那不够接地气也不行。之前VR最火的移动直播是教你在农田里抓蛇,移动直播让草根人士获得收益。

崔恕:我认为移动直播社交的手段,把它当成微博微信晒生活,对于更多人来说,可能是一种交流方式或者生活方式。有些从上面赚到钱的是不到1%的比例。

而音乐节目、选秀节目的直播,就跟大家看电视一样,以后会变成一种传播方式,这种直播和我们所谓的草根直播和用户移动直播是有区别的,是经过策划、很多幕后工作形成的节目。

陈悦天:我总结一下前面几位朋友的观点,何怡讲这个东西的爆发是因为基础设施的完善,大家对这种内容有需求,所以提供这样平台的用户量会逐渐上升。

像前面说的PGC内容和UGC内容需要分开看,PGC会比较难做,因为是很多专业的东西。而UGC来说更像微博的形式,形成用户管理,所以直播平台也会变成一个趋势。

我自己判断直播是一个蛮大的机会,这 要涉及到传播学的一些非常基础的原理。比如说我们探讨视频内容为什么比图片内容或其他内容,更容易让人产生冲击力,是因为视频把真实的生活呈现在面前,这 和脑子里面形成图片是不一样的。曾经有人说过视频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点播在这方面完成了这个,是把另一个人生活呈现出来。

在直播领域稀缺性肯定是非常稀缺的内容,这种东西会非常非常赚钱,有可能是优质策划的内容,也有可能是非常稀缺的人的生活。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陈悦天, 尹亮, 庄继顺, 何怡, 崔恕, 直播, 偶像团体, 众创,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