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30年“发烧史”老烧友是如何玩黑胶的

李斌 苏行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03-31 13:56 点击:
【字体: 】   评论(

老程的黑胶发烧史有30多年,十几年前,他在中山、杭州、西安开了三家唱片店,卖黑胶唱片、唱机和音响设备。每赚到一笔钱,他都会继续买自己喜欢的黑胶唱片和发烧音响,边开店边自己玩。老程收黑胶的特点就是只买贵的、稀有的版本。

老程,他的黑胶发烧史有30多年,在国内黑胶圈里很多人都认识他。他从70年代就开始玩卡带机,到了80年代初,他把很多香港的黑胶唱片、日本的二手唱机带到内地,慢慢开起了自己的唱片店。

十几年前,老程在中山、杭州、西安开了三家唱片店,卖黑胶唱片、唱机和音响设备。每赚到一笔钱,他都会继续买自己喜欢的黑胶唱片和发烧音响。边开店边自己玩,最多的时候他手里的黑胶唱片有5万多张。

如今,老程已经改做别的生意了,他说,玩了30多年黑胶,现在已经不想玩了,该有的唱片都有了,该听的音响都听过了,没什么新的东西能给我带来惊喜了。

不过,聊到他的黑胶发烧史,还是有很多好玩的故事。

黑胶实验室:讲讲你以前开唱片店的历史吧?

老程:2000年左右在国内开唱片店是非常赚钱的,我在中山、杭州、西安一共有三家唱片店。90年代CD出来后,香港人淘汰了很多黑胶唱片。

以前很多港台歌手发唱片都可以拿到十多个白金销量,一个白金就是5万张,十个白金就有50万张,当时香港才600万人口,每家都有很多唱片。

但因为香港人住的地方非常小,储物空间也很小,最后大量淘汰下来黑胶唱片甚至都拿去填海了。有的人会花钱请人来家里把唱片搬走。

我当时去香港收了很多黑胶唱片,运回国内在几个唱片店里卖,一两千张黑胶唱片很快就卖完了。

当时还从日本收了一些二手的唱机在唱片店里卖,那个时候网络还不发达,很多人没有接触过太多进口产品,所以二手唱机也卖的很好。

小插曲

由于CD的“出世”,1992年开始,香港、台湾停止发售黑胶唱片。随后的几年,香港市民家中的黑胶唱片被视为垃圾,被大量“贡献”出来去填海,当时少数留下来的黑胶唱片最常见的用途是锅垫!

保守估计,1992年,600万香港市民中如有1/3的人每人扔掉10张黑胶,至少也有2000万张黑胶唱片“埋”在海里。因此,目前香港市场的黑胶唱片大多都是填海剩下的,尤为珍贵!

黑胶实验室:后来为什么把唱片店都关了?

老程:后来网络越来越发达,大家的渠道也多了,这几年唱片的价格几乎翻了10倍,港台的流行唱片,三年前去香港收还只要10港元左右,现在翻十倍人家也不见得愿意卖。

我以前在唱片和音响上赚到的钱,也都自己玩黑胶、玩音响了,花销很大。后来实体唱片业下滑,音响行业也在下滑,所以把杭州和西安的唱盘店也关了,中山的店也不经常开,朋友要买唱片会提前给我打电话,我有时间的时候就过去坐坐。我自己留了一些喜欢的唱片,其他的基本都卖掉了。

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正常的过程,玩黑胶到了一定程度就不想玩了,改玩其他的。我身边也有一些朋友跟我一样,不玩的时候就清理干净了,不听不碰。我还有一些唱片留到现在,是因为舍不得,留下来肯定是好东西。

黑胶实验室:你为什么会觉得音响市场在下滑?

老程:因为经济不好。虽然玩的人多,但真正花钱买东西的人少了。一套音响设备卖到十万八万也赚不到什么钱,以前广州的二手电器市场,每天都人挤人,这两年基本上没什么人了。

我们这一代玩音响的人已经玩了几十年,年轻一代人可能更喜欢数码的东西。他们不会像我们这代人要求那么高,我们是要求每一个细节都要做好。

说到数码产品,就像CD,虽然我也有很多第一版的CD,当时看着喜欢就买了,但我从来不会去听,CD的声音不好听。

黑胶实验室:你收的黑胶唱片有什么特点吗?你手里最珍贵的唱片是哪些?

老程:我收唱片跟其他人不太一样,他们求量,我不求量,只有罕见的、大家公认好的版本我才会收。我买的唱片,价格很少有人相信,一张唱片五六千元很正常,有一段时间,低于3000元一张的唱片我都不买。

我只收第一版唱片,因为我玩音响,头版和二版唱片的声音相差很大,每一张唱片的声音都是不一样的,相比二版三版,头版唱片的音质绝对是最好的。而且我收藏的每一张唱片都是自己喜欢的。

我收了510多张邓丽君的单张唱片,邓丽君的唱片在国内收藏者中我收的是最多的。因为邓丽君是华语歌手中唱片发行最多的艺人,收集她的唱片比较有挑战性。其他流行歌手的唱片就几十张,收起来也没意思,一点没有难度。

邓丽君的黑胶唱片价格也不菲,平均一张一两万,最贵的一张我花了差不多五万元,是在台湾收的,那张唱片是没有发行过的彩碟,碟片上有一个邓丽君的头像。这张唱片因为版权问题没有公开发行过,当时可能是唱片公司的人拿出来十几张,都是没有开封过的。

如果按资料来算,邓丽君的唱片我可能还差三张没收齐。但是有的唱片也没有留下资料,比如邓丽君在越南出过两张唱片,越南因为打仗的原因,几乎没有留下关于这两张唱片的资料。

我看到邓丽君的唱片一定要买到,但我不会放感情进去,不会像一些歌迷那样,用几十年时间去追星。我想买的唱片,钱可以多花一些,但一定要拿到。

我收的古典音乐唱片都是国外绝版的黑胶,国内基本上没有人能买得到。比如像尼奥尼德·柯岗的唱片也是全世界最贵的,我有他整套的黑胶唱片。我在国外花了差不多20万买到了哥伦比亚唱片公司给他出的四张地球版唱片,最贵的一张差不多8万元。还有小提琴家谢琳的唱片,我应该有80多张。

我收的唱片都是比较偏的,我喜欢的人才会收,尤其是古典音乐,要好的版本和我喜欢的曲目,但即使是我喜欢的唱片,如果版本不好我也不会买。

黑胶实验室:广东一带玩黑胶的人应该挺多的,这边的发烧友有什么特点吗?

老程:在中山,我收过的和卖过的黑胶唱片应该是最多的,我基本上清楚这里每个人在玩什么风格的唱片,但其实玩的特别好的没几个人。虽然我们这里玩黑胶的人很多,但大多数都是随便玩玩,数量和品质都不算很高。

一般有钱人才玩黑胶,中山和北方城市文化差异挺大的,北方城市的人一般是喜欢什么音乐,就买什么风格的唱片。我们这里不是这样,看你买了一套,我也要买一套,你有什么唱片我也要有,真正喜欢音乐的可能不多,比例很小。

黑胶实验室:最近几年国内外黑胶市场都在复兴,你怎么看现在年轻人也喜欢玩黑胶?

老程:现在黑胶市场有些复兴的趋势。但我个人认为,有些年轻人喜欢黑胶只是表面上的。看别人有了也想买来玩玩,提高一下自己的档次。

玩黑胶其实是非常难的,光是唱盘的调试就特别不容易,100个玩黑胶的人不一定有一个人会调试唱盘。

玩黑胶投入也非常大,需要理性投入。大部分唱机、唱片基本都进口的,国产的器材在技术上跟进口货差距非常大。我觉得德国的唱机挺好,日本的唱机不太好,因为日本的民族性格决定了他们喜欢轻缓的音乐,所以他们生产的东西都是非常轻缓的。

但是,如果有人真的玩进去了,会发现黑胶非常好玩、很有乐趣。我从80年代玩到现在,各种器材都见过了,所以现在一般的东西不太会让我觉得有惊喜,太高端的器材我也没有能力买。有的时候见识了更好的东西,回家就不愿意听自己的了。所以现在我也不玩了,已经卖掉了很多东西。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黑胶唱片, 邓丽君, 尼奥尼德•柯岗, 谢琳,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