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马现场李宏杰:音乐现场视频直播可达千亿规模

董露茜 李斌  | 音乐财经CMBN |  2015-08-27 16:50 点击:
【字体: 】   评论(

市场乐观估计,支付解决好了,各方面的体验都足够优秀的话,现场音乐视频直播能达到千亿人民币市场。

在音乐直播潮兴起后,汪峰投资的野马现场进入公众视线,野马现场以”无处不现场“为理念、为观众提供国内外的音乐演出现场直播。上个月,音乐财经独家报道了野马现场Pre-A融资的消息,由九合创投领投,汪峰是野马现场的发起投资合伙人。目前野马现场已经完成了十几场的小型现场音乐的测试,解决了第一阶段拍谁以及怎么拍的问题。

野马现场的创始人李宏杰是著名的音乐节策划人,也是知名音乐节品牌张北草原音乐节的创始人。7月底的张北草原音乐节就由乐视音乐和野马现场联合直播,投入超过了两百万元给观众献上一场视听盛宴,还采用了航拍技术,现在用户仍可在客户端上看到回放。就内容而言,目前野马现场比较少,走的是“精品路线”。

以下内容根据野马现场创始人李宏杰在沙龙上的分享内容整理而成:

说做内容做到互联网,感觉好像有一点不务正业。但我个人觉得在这个时代,尤其是2001年以后这10年,每个人都和互联网脱不开干系。但我始终觉得互联网就像水和电一样,它是一个介质,我们做的还是音乐内容。虽然我现在不做杂志,不做平面媒体,但我做的还是音乐内容。只不过把这个内容用互联网的方式,让更多人看到而已。

野马现场是我去年下半年开始筹备的事,之前从做杂志到做唱片公司,再做音乐节,我始终在思考一件事,张北音乐节每天台下有十几万观众,但你出去见到朋友的时候还有人会说,听说张北音乐节特别厉害,但我就是没有办法去,正好出差,或者说想想堵车人多就不敢去了。

我们之前做过数据研究,一场演出现场有100个观众的时候,一定有10倍现场观众的人数想看却没有来。所以我想怎样可以让这些想去而不能去的人,也可以感受到魅力的摇滚乐现场。我的一个好朋友介绍一位天使投资人给我认识,后来和他们聊了,他说你的想法完全可以利用互联网来实现。

去年下半年开始有想法,今年年初过完年,我们把第一版就做出来了。后来汪峰因为去年和尹亮做了第一场鸟巢付费演唱会直播,他本人也对现场音乐行业有了自己的看法,所以跟我们的理念和价值观不谋而合,他迅速加入进来,这基本上也是野马现场的缘起。我虽然做的是互联网,但我的理念还是从长计议,做一件事按照十年规划来做。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时间。

你想和某一个人做的事情完全一样是不可能的,一定会有差异。因为每个人的审美和品位不可能一样,虽然是同一类产品,但是从UI到交互,从UE再到整个的产品逻辑都不可能完全一样,所以说百度照着谷歌做也是不可能的。

从野马现场来讲,目前我们一直在强调两件事:一个是内容最优质,一个是视角最丰富。我觉得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肯定还是坚持这两点,内容最优质不代表内容最多。对于最优质的标准每个人都不一样,但一定得符合自己的艺术和审美标准。

视角最丰富,如果有人用野马现场看张北音乐节直播的话,应该是有体验的,你在看直播的时候可以选择不同的视角,可以选择看后台,可以选择看主唱,可以选择看吉他手或者观众,这是第一阶段。

接下来我们会让交互更加有意思,可能没有身临其境到现场,但是你用野马现场看直播的时候,会发现可能比去现场还好玩,你去现场是没有机会进后台的,但是不在现场,反而可以看音乐家在后台吃喝聊天,会很有趣,我认为这可能是我们坚持的所谓差异化特点。

我们今年和S•A•G合作,一起在声音上实现行业标准的音质。很多设想可能得分阶段来实现这个目标。和现场音乐家互动,这是一定可以的,但是这需要我们2.0版本,甚至是3.0版本加起来实现。

我们短时间还碰不到硬件的事,我们的声音和画面质量特别高,可能观众看的设备体现不出来多好,这个怎么解决?直播小的演出不可能每一场都让S•A•G开车过去,怎样可以让整个行业的声音质量都变好,我认为这可能是我们需要思考的。

可能硬件音箱我们不会做,但我们计划做一个野马学院。包括可以联合S•A•G,因为无论是影像还是声音都需要大量的人才,归根到底中国的行业标准没有出来,知道标准的人才太少了。

现场直播和资本结合,钱就是一个工具,是实现目标的辅助手段。有了钱可以让我们更快地把商业模式试通,做出更多更好的优质内容,钱在本质上并不能改变你的方向。

市场乐观估计,支付解决好了,各方面的体验都足够优秀的话,视频直播能达到千亿市场。前提是中国智能手机用户已经快过7亿,4G包括接下来的5G,流量可能不是一个困扰用户的事,这两个硬件环境会得到提升。还有就是生活方式,现在基本上离不开手机,我们可能从睁开眼起床到闭眼睡觉都离不开手机,千亿市场可以达到,具体需要几年不太好说。

内容差异化方面,如果摩登天空的内容不让我们播,这反而对我们是一个优势,它会让我们把视野放得更开阔,发现更多没有签到摩登旗下的优秀音乐家。其实这也是不绝对的,因为今年我们直播的很多艺人都是摩登的,从老沈那他不会和内部说,咱们的内容必须不能给野马播,我觉得他肯定不会这么小气。但是对我们来说,肯定也是尊重他们的决定和选择。

其实做演出和做音乐节一样,只有一两家做是做不大的。每年中国的音乐节保守估计200个,做这件事的人越来越多,市场才会越来越大,增量才会越来越大。所以我觉得这种竞争对市场和行业是有好处的,因为竞争分恶性和良性,良性的竞争只会让这个行业越来越好。

张北音乐节的直播是和乐视、S•A•G合作,其实就相当于建立了标准,以后音乐节直播达不到那个声音和画面质量,你都不好意思让乐迷看。今年的张北,我们的声音和画面达到这样的标准,到草莓的时候它做出一个比我们质量还好的,督促我们下次做得更好。只有这样才能让用户感受到,不管花钱还是没有花钱,真的看到了高质量的内容,我觉得对音乐行业还是特别好的。

现在比较流行的打赏和送虚拟礼物,从商业模式来讲已经做得很成功。前几天看了一个现场直播APP,直播一个小孩吃饭一天挣一万块。可能我们的音乐家还没有挣到五百块。虽然它也是直播,但和音乐现场直播还是有区别。我们目前做的演唱会直播和音乐节直播,让乐迷为他/她喜欢的音乐付钱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用打赏还是用什么别的形式实现,可能需要摸索。

有的音乐家觉得我演的时候有人打赏就跟街头艺人一样,可能心里不是很舒服,但就商业模式来讲,可以让互联网时代的用户觉得很好玩,也可以把这个钱给花了。

粉丝支持他的偶像,说白了你再多的欢呼掌声可能没有你把钱花在他身上更加直接,比如陌陌,日活跃几千万的用户,这样的模式没准儿还能帮助音乐行业又探索出新的道路,这都是有可能的。因为国外有一些是这样的,自己放一台笔记本电脑,然后拿一个吉他一弹,有人看的话可以打赏。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野马现场, 李宏杰,
分享按钮